韩剧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0375|回复: 212

【转载】【强敌们】百度柳冠弼吧的番外接龙——柳暗花明又一村(更新114楼,未完)

[复制链接]

2

主题

1123

帖子

1114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114
发表于 2008-6-12 12:4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来源:百度柳冠弼吧
5 ?) k* H2 H8 Y. j, A9 ^, P1 b- c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f?z=39801 ... F8%B9%DA%E5%F6&pn=09 D7 U- F7 y. {
原帖接龙发起人:路遇此木# |  d! X9 q7 y! D* K
原帖作者:因本番外为接龙,原作者ID附于每段文末

) Q! W0 u' z# y: Q/ A=====================================================================================================
+ ~* [+ g7 I9 X4 H5 Z% v/ F
收看索引(更新中……):
% z8 I- f- F% Y; PP1:01-13楼
+ p) L0 \) g- z6 a- \P2:18-20楼 25-30楼
7 }6 D& \5 D( `) CP3:31楼 35-38楼 41楼 43-44楼
* V+ `6 S6 {1 }, D! J% A1 ^P4:46-51楼 53-54楼 57楼 59-60楼5 y. W) O1 j( I1 P$ d
P5:61-65楼 67-71楼/ E) j( d$ u# \) A6 ]
P6:81-90楼; @/ L! D. i2 z4 Q) ^% ?
P7:91-97楼 99-103楼 105楼
* `% I/ G; @9 ]  z' x/ CP8:106-112楼 114楼-115楼
5 \: n5 W5 M& \- f& A1 d6 s9 O- Y
=====================================================================================================
' {2 ?, c- W$ Q: O1 N  r% ~下班后,车英真一个人走在回家的路上。
; I! r% ~9 k3 N* w) P$ A8 @    今天是新兵训练第一天。想起两年前的自己还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傻丫头,现在却已经立了功,开始保护总统。心中感慨万分。离自己第一女警卫的目标又近了一步。这次的上司好像很难搞定的样子,又有点担心。“就想着两个冠弼加起来。”又觉得好笑。冠弼。这一年来,都保持着拍档的关系,谁都不敢提起界限问题。可英真知道,一切,和以前多少有点不同了。
+ e& S+ R/ Y( I0 q) V: L7 Y    正想着,却听到背后有人在叫自己。回头一看,原来是车颂珠。“英真前辈,在想什么呢?我叫了你好几声也没听到。”英真笑了笑。“哦,是颂珠呀。我没想什么。下课了?今天过得怎么样?”不问还好,一问,车颂珠的脸色立马变了。“别提了。那个柳冠弼,一说就来气。你之前说的果然没错。这人真是无礼,又让人倒胃口。哼,我一定要好好干,灭灭他的威风。”这些话是以前,和柳冠弼势如水火的时候说给颂珠听的。柳冠弼其实没那么差劲。英真刚想开口解释,颂珠先说了:“不说了。训练了一天,好饿。前辈,我们去大吃一顿吧。明天是周末,我才能出来,可不容易了。要犒劳犒劳自己。”
5 T9 ~2 F1 @' v8 Q& G6 _5 G% m    英真本是大条的人,之前想说的一下抛诸脑后。“好啊。就吃烤肉,再来几瓶烧酒。”两人高高兴兴地朝外面走去。
0 S: W8 H+ G5 W) y( T' x    柳冠弼回到家。推开门。空空的房间,没有花儿。才记起,今天,花儿和秀皓去旅游了。时间过了一年,适应了一年。好像也可以慢慢适应没有花儿的生活了。看着花儿和总统一家人的关系越来越好,和秀皓也渐渐融洽。心里有失落,但更多的是高兴。自己并没有失去花儿,花儿比以前笑得更多了,这是自己乐于见到的。而自己,好像也因此,得到了更多的家人。
  Q8 v# b* z+ |. ?, F) \. O& p    可是,有些东西,却是时间也不能带走。今天训练场上的事情,和两年前多么相似。一个和车英真如此像的女人。车英真,即使只是想起来,心里也感觉沉沉的。“没准,要用很长时间。”这话犹在耳前。就这么等着。一年,一年的时间又算什么。
) X. e9 R+ O( L# O    “铃……”“喂。”“爸爸。我,花儿。”冠弼不自觉展开了笑容。“恩。玩得开心吗?”“恩,开心。一个人在家吗?饭吃了吗?”“不用担心爸爸。爸爸是大人了。你和秀皓爸爸好好玩就行了。”“她都要变成老妈妈了。”旁边传来秀皓戏谑的声音。“哪有,你乱说。”“就是,就是。你还打我。到底谁是老大!”……
+ [) E  F5 o: Y2 |1 h    这对父女。冠弼默默地挂上电话。自己应该高兴的不是吗? 7 S6 g+ {( q6 R4 d0 O8 R

) c* V+ _8 V- q4 C作者: 路遇此木
. h% m% G3 m% d* t/ Q1 d8 u

4 W/ n! u& e' e5 M% k0 f8 F[ 本帖最后由 Ivy2008 于 2008-6-29 15:04 编辑 ]

2

主题

1123

帖子

1114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114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12:47 | 显示全部楼层
“干杯!”车英真笑笑地看着车颂珠,“恩,干杯。”两人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呢?好像是很久远的事了。
9 \# K8 t' h6 Z) }4 {% o+ u记得还是上大学的时候。一次放学后,像往常一样回家。走到一条巷口,突然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当时没想,就走了进去。只见一群混混摸样的人围着一个穿高中制服的女生。“赶快交出来,不然要你好看!”“我,我今天没带钱。明天,明天可以吗?明天我一定带多点。”女生唯唯诺诺地应着。那群混混互相看了看,“你当我们是傻子吗?放了你,你还不去报警。什么,没带钱?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家里有钱得很,怎么可能一个千金大小姐不带钱的。再不乖乖拿出来,我就动手了。”说着就上前,作势要强。小女生害怕的往后退着。
" q/ y3 w& p7 n4 E% N' I! I, i0 C; s车英真实在看不过去。“住手!你们这些混蛋。”混混看进来的是个女人,根本不放在眼里。“哟,小妹妹,你也来凑热闹?”“什么?小妹妹?今天你们死定了。”又转向那女生:“喂,你,高中生,还不快走。”那个女生感激地看着她,“那,那姐姐你呢?”似乎在为她担心。“你在这更麻烦。不用担心我,我可是国家未来的警卫官。”小女生听她这么说,半信半疑,怯怯得跑出巷口。
6 a# J. v' N8 W$ V: I原来,为了当上警卫官,车英真早已开始做准备。大家技巧不在话下。三下五除二就把几个混混搞定了。“大姐,求求你绕了我们吧!我们以后再也不敢了。”“你们要是再被我抓住,就死定了。还不快滚。”几个人跌跌撞撞得跑了出去。 . K5 ^$ r/ x6 n$ U7 @& u- m* C
英真走到巷口,帅气得擦了擦嘴角。虽然赢了,可还是负了一点伤。看来还要继续练习才行。转身,看到角落里藏着个人影。一看,竟是之前的女生。“咦,你还没走?”那女生走了出来。“今天谢谢姐姐了。姐姐好厉害哦。”英真有点不好意思:“哪有。要成为大韩民国第一女警卫官,这点程度算什么。对了,你叫什么名字?他们怎么?”“我叫车颂珠,是H高中的学生。今天家里的司机有事没来,我自己回家,就……”“还有司机,”车英真心里想着,“看来是有钱人家的小姐,怪不得长的柔柔弱弱的,这么容易受人欺负。”“你好。我们真有缘,我也姓车,叫车英真。是E大学的。”   F) z8 D' J  f
车颂珠一脸的崇拜。“姐姐还是学生啊。好厉害。你之前说要做大韩民国第一女警卫官是怎么回事?”“哦,就有这个梦想。想做对付坏蛋的人。”“姐姐有梦想真好。我的未来父母都帮我计划好了,我都不知道自己的梦想是什么。”英真笑着说:“人都可以有梦想啊。你也一定有,只是还没找到而已。”“是吗?我觉得自己很没用。不敢对父母说不,也不敢对坏人说不。就像刚才那样。其实我也很讨厌自己这个样子。有事面对那些坏人,也想靠自己的能力打败他们。可是……”“没有那么遭吧。像我,脑子不是很聪明,但力气大,就可以做力气活。你这么温柔,力气肯定不行,但可以做别的嘛。”颂珠一脸气愤。“我不想做温柔的洋娃娃,没有自己的思想。我也要做强人,像姐姐这样厉害的人。”面对这样坚毅的眼神,似乎有破釜沉舟的味道。车英真也说不出反对的话。“也好啊。那样子少不会被人欺负。不过,”英真看看她柔弱的身子,“你可要先把自己练得像一头牛那么壮,这样才能打得过别人。不是吗?”颂珠坚定地点点头,向下定了决心。“恩,姐姐说的对。我一定要做到。”
1 Q. F/ V1 O6 g. h: J现在,谁还能想到坐在自己对面的就是当年那个柔弱的车颂珠?车英真笑了。是看到妹妹成长了之后那种欣慰的笑。9 T' p! q5 w4 A  V" W

" [9 ^. q$ h3 k+ s* w' ?作者: 就爱电视

. f) G, j' c# b( _7 ~! m
5 k+ g- U, Y/ V/ Z; E7 u[ 本帖最后由 Ivy2008 于 2008-6-13 13:26 编辑 ]

2

主题

1123

帖子

1114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114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12:49 | 显示全部楼层
“英真姐姐。”英真闻言抬起头来:“怎么不叫前辈了?开始还很乖的嘛。”颂珠有点不好意思。“那是还在青瓦台。公是公,私是私。现在在外面当然不一样了。”
7 J* y7 d! z: T- N3 r! n6 Q2 \ “我知道的。怎么了,想说什么?”英真宠溺得看着她。虽然不是自己的亲妹妹,但这么多年下来,看着颂珠从柔弱的千金小姐成为现在身手了得的准警卫官,英真是真正把她当成妹妹来疼的。虽然没有特别去新兵处打过招呼(一方面也是怕套关系对颂珠影响不好),但英真知道,大家私底下都把颂珠叫做“车英真二世”。 : ~6 a8 d8 @/ n8 ^$ @( ^
当年无心的一句话,竟然颂珠就这么当真了,真的选择了警卫这个工作。当时只道的时候,英真确实是反对的。 % _* k! I/ P/ c8 ^
那次援救事件后,颂珠就把英真当做姐姐来看,对她崇拜得很。由于两人家庭情况不同,只是通通电话,写写信。但偶热颂珠会来学校找她。虽然自己是有志于此,但千金小姐和警卫官实在是联系不到一块。几次劝说都没用,小女孩就是下定了决心。想着颂珠父母肯定会想办法阻止,自己也不用太担心,就没再说什么。
7 I4 H1 o" `1 @, C0 m 谁想,后来了解多了,颂珠竟真心喜欢上警卫的工作。后来更是不知用什么方法,让父母点头,同意考虑。直到三年前,颂珠答应父母出国留学几年,以两年为限,如果到时还是不改初衷,那父母就彻底同意。
2 P" d) z1 P  F  U7 a" z 半年前,颂珠再次出现在英真面前,还是那个妹妹,却多了几分坚定。英真为她高兴。7 s" O4 }3 F# {2 o
“姐姐也是很厉害的吧。知道大家都叫我车英真二世,可我好高兴。我一定能做得更好。”颂珠亲手包了烤肉给英真,英真笑着接过来。“姐姐,谢谢你。谢谢你帮我找到我自己的梦想。以后,我会很努力。” ( x9 p, B; \8 u
英真拿起酒瓶,颂珠连忙端起酒杯。“好,颂珠!以后我们就一起努力。加油!”“加油!”
4 D9 y; ~( ?1 U" ~ “砰——”两人一饮而尽。
9 B' U! ^' c7 y, U “不过,颂珠啊。”“什么?”“知道姐姐的梦想是当韩国第一女警卫官吧。可不会因为你叫我姐姐我就手下留情。到追不上姐姐可别哭鼻子呀。”“讨厌!我才不会。可姐姐还是先担心自己吧。” 4 c: k7 u" _( P
“哈哈……”
* ^5 O! w1 C* J3 s3 X  v
2 @  _! O3 F8 V9 k4 ?1 ?又是一天,下班回家。  + u' d/ @2 o. Z# a
冠弼刚打开门。“爸爸!”突然跑出来的小小人,一下冲进冠弼的怀里。一把抱住她,高高举起,脸上露出少有的笑容。“花儿回来了。”花儿高兴得圈着爸爸的脖子。“恩。和秀皓叔叔看了很多大河,还有好高的山。可好玩了。下次爸爸和我们一起去就好了。”冠弼笑笑。“等下次爸爸有空了一定陪你去。”
5 S% k: ^" D/ f: O% h( F* V6 p. Q& _& [- h  V “如果车英真也能去就好了。还记得上次我们四个人一起去都是一年前了。花儿,你也想吧,是吧?”秀皓从房间走出来。花儿点点头,“是的,上次玩得可开心了。如果再玩一次就再好不过了。爸爸,可以吧?” 4 {! u. _, m8 z7 Q& U5 A
看着花儿期待的目光,冠弼不忍拒绝。“爸爸是没问题,但这要英真阿姨同意才可以。不能随便勉强别人。现在英真阿姨在保护总统爷爷,会很忙很累的。”花儿低下头,有点失望。秀皓说道:“那找假期去就可以了。下周末车英真有空,我问过警卫室了,就那天去好了。花儿很期待呢。冠弼哥,你没问题吧?”又对花儿使了使眼色。花儿会意,立马转向冠弼,拉着他的手,脸上一脸的期待:“爸爸,爸爸,就那天吧,好不好。”
: Z& S6 g) [: }% X) O9 k 冠弼无奈地看着花儿,又看向秀皓,后者转过脸当作没看到。“唉,好吧。不过,得先问过英真阿姨,她同意就去。”“哦,万岁。爸爸最棒了。”又对着秀皓眨了眨眼睛。
( Z9 M0 b; p9 w3 U* z7 L 这两人,在计划什么?可惜,冠弼没看到这可疑的一幕。( X3 `) v/ H. s/ X, l
6 Y0 z, L* v, O8 S" {
作者: 路遇此木

5 R% u+ T' N; d. x. U
0 d! p. T* X2 Z[ 本帖最后由 Ivy2008 于 2008-6-13 13:27 编辑 ]

2

主题

1123

帖子

1114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114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12:50 | 显示全部楼层
秀浩回到家中给下班离开忠正馆的英真打电话 . m) U8 a+ e" Y+ @
“车英真,你下周末休假有什么安排?!”
( D  ]2 u$ T+ L' f: M“耶?你怎么知道的?!”
6 p5 {. @0 a0 y; o+ D4 H- ~3 [“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先说有没安排。” ) J2 U- u3 G- ]( L1 J8 d# ~! F
“啊?!没有,怎么了?” % B2 U: y  O) D, ?' `! e
“哦,和冠弼哥还有花儿决定带你一起去休假旅行,3天2夜,怎么样?!” , v7 @, T$ x* X5 K. X5 W
“为?你们去就好了呀!” 4 f. s) t9 `) W2 f
“喂,车英真,上次旅行的时候不是说好了吗,有时间会再带花儿一起旅行的呀?!忘了吗?花儿很期待和你一起旅行,而且上次一起去是1年前了!”
1 G6 L1 E2 y, _1 r. n. ~“阿,你让我考虑考虑,而且到时候我没准儿还有什么别的安排也说不准呢!” - L6 `& w+ j, |
“别的安排,什么安排?难道又是相亲?????”
) E# f! R& P: I4 r“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好不容易休假,没准要在家帮帮父亲和英久他们!”
3 N) o# V, A" b8 I. N$ V- o4 n“哦,车英真,你父亲带了我这个徒弟之后,生意怎么好,你不是应当得感谢我吗?现在我又郑重的邀请你,怎么,看在生意上的份儿上,难道不能答应吗?” 5 i' ^- p4 A) T
“你让我考虑考虑!啊,BUS来了,我先挂了”
$ p1 @) U6 M/ ?; W6 e( P: G英真上车后不久, , }$ M6 {8 u/ c' Y7 y# |6 k6 T- ]
花儿用她爸爸的手机给英真打了电话。
0 h5 @9 p- j1 @5 g2 H公车上,看到’冠弼’的来电:[嗯,嗯,清了清喉咙]“喂,柳冠弼,好久不见,什么事?” $ g5 [! j, p6 x/ N$ e; M# {
“阿姨,是我,花儿!”
: o/ |, v6 ~/ X) R+ I& k“哦,花儿呀,好久不见,有什么事吗?!”
7 I1 h* p5 k0 l9 H$ Q$ i' I$ t“阿姨,你别在考虑了,和我们去吧,当初不是答应我了吗,有机会我们再一起旅行!” * {9 y; y: c) X2 \$ ^% d- K! j
“啊,你秀浩叔叔跟你说什么了,你和爸爸还有叔叔一起去不是更好。”
; u" I; ]% S- y2 M- x“说好一起去的,去吗!嗯?!阿姨受伤之后我们就没怎么见面联络,而且我很想和爸爸一起去旅行,但爸爸每次都那么忙,好不容易他有空陪我,但是就爸爸、我和秀浩叔叔三个人去旅行,很奇怪耶!不是吗?!” * q" B# k/ I; j5 H
英真想了想,自己放假也没什么,说是要给家里帮忙,但有”微细所”在,自己根本帮不上忙,在想想自己除了受伤休养后回来工作后,好不容易的一次休假,再想想大海、沙滩、蓝天、白云以及从海岸线上冉冉升起的太阳〔日出〕。 7 T  N7 H6 ]. a+ {/ _- Q
同意了!& ], r' B$ s* k, C( i+ U7 O1 {

0 \; m0 l- R4 z. o* H  i作者: kappa_zhang

( m8 |/ O+ \1 b1 z8 q+ b$ `( d+ n1 ~
[ 本帖最后由 Ivy2008 于 2008-6-13 13:36 编辑 ]

2

主题

1123

帖子

1114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114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12:51 | 显示全部楼层
旅行日到
+ `; w7 }9 J. V$ u4人乘车,座次变化。司机:冠弼,副驾:秀浩,后排花儿及英真。 . b" E+ T5 j* o
满脸无聊失望的秀浩看了看后面愉快嬉笑的花儿与英真,与冠弼对视一下后,看向车外。耳听后排动静。
+ D, B/ V, P* E0 C# ^4 r认真驾驶的冠弼,透过后视镜看着花儿与英真微微一笑,时不时看看后面的动作
7 W1 W% H, m" O% ?英真:“喂,我们这是去哪里,还是上次的地方吗?”
8 i1 A) Q, L* K/ j3 b; f: z秀浩:“不是,这次是冠弼哥安排的地方,我都不知道,对了,哥是哪里呀?” # V! [6 `) \3 y# K8 e7 Q
冠弼:“安眠岛”
8 M: c* D7 M0 [* x5 i[备注:安眠岛,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么叫,看《可恶的女人们》时字幕上这么打的,我看的盗版盘,就是涨潮时淹没了与外通行的路的那样一个度假村[岛],固定个与外能通车的时间吧,就定从上午11:00到下午17:00有路,其他时间因为潮水的原因不能通车,不通船的。就酱] ( F5 ?! \6 K  \, D6 r' G. A
英真:“安眠岛?!呀,你怎么知道这种地方的?!”
, E4 m+ W. L) l1 S6 x: N冠弼:“网上一搜就有了!” / h" }. D" d$ ^7 s: c5 N2 }) M
英真、花儿及秀浩一脸好笑的看着微红微尴尬的冠弼。
$ _; |: C, O. c到达地点
& `7 C$ k6 `9 p5 o5 B2 R9 B3 I蘑菇形状的度假小屋,两间,1间花儿英真,1间冠弼秀浩,比邻而居。
: W; a" N- t9 D: X0 e舟车劳顿大家都在安置行囊,换便服 & P; r, o: W) l5 k& Q0 M3 k
冠弼换好先到屋外环顾四周 % f0 k$ O6 G2 J$ y. i
“爸爸!” $ b9 D+ m6 U1 S, I9 j
“哦,花儿,换好了”微笑着看着英真和花儿。
3 h$ I$ |$ g* }' ]/ \% o英:“我们现在做什么呀?” - J1 Z' M; R* _9 B3 f% h- R
花:“爸,秀浩叔叔干什么去了?”
1 y6 H* g) Y0 T) c0 U冠:“哦,他还在整理行装。”
* I5 y3 X, t3 i( I1 r4 V花:“爸爸我们现在干什么去?!”
- P0 i; \  b7 E6 V; Z* x5 \  V冠:“现在得准备晚饭了花儿!”   F$ u' r; d# Z/ B* Y2 R, D' D
英:“晚上吃什么,做什么,我来帮忙”
6 i0 ]2 X6 `, _! r6 j冠:“烤五花肉。”[就是那个烤肉菜包饭什么的,谁知道韩国的饭叫啥?!] , v4 J, M# {& K1 r
英:“我可以帮什么忙,洗米,洗菜,还是什么,说吧?! ”
! z4 W" t' B  ^0 I; ~/ ~冠:“真的要帮忙吗?!”
' O& W+ F" G. B* E花:“爸爸,我也可以帮忙的” * b7 @% D% k5 v$ K( z
英:“好,一起” % z; E9 m, R, D4 D% c+ S2 f; ~& s
英真和花儿一起蹲着在水龙头那里洗米(笑),在他们后面冠弼站着料理桌面上的菜肉等,这时终于换好衣服的秀浩所看到的画面。4 _) g) Z+ [& W$ f$ z* t) v* c
& l7 L3 A) y2 F7 o
作者: kappa_zhang

, g4 D  J1 Z  g8 F: I. |: e5 |0 b" v$ f0 t: L6 r$ s
[ 本帖最后由 Ivy2008 于 2008-6-13 14:23 编辑 ]

2

主题

1123

帖子

1114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114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12:53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这个情景,秀皓有一瞬的失神。摇了摇头,走了进去。 8 r+ D. U" B& B8 a) y' l
“大家都很忙嘛。看来今晚有好吃的了。真期待呀!”作势搓了搓手。突然想起什么,悄悄走到花儿旁边。“花儿,和车英真说了没?”
0 G5 |0 {, c  @: P7 m& \花儿一脸受伤的表情。“当然,我又不是你,哪那么没脑子。”
; v7 E$ Q5 _- x$ B  W8 A秀皓刚想反驳,看到冠弼好像要转身,只好作罢,只瞪了瞪她。花儿朝他吐了吐舌头。 , e/ k% N! o1 }; ~! j0 X: o

* L1 L) w- A* u7 r- K3 b" \! `原来,英真和花儿在房间里呆了那么久,是因为花儿在和英真说秘密。
  A$ h7 i: I! I4 y$ O! ~一进房间,花儿就把英真拉到一旁,还小心得关上门。
4 r  F- t" K4 n1 V“花儿,你做什么?”车英真看着花儿奇怪的举动,很是不解。
  ^! M9 y' i; N" s/ N' D7 I5 @% P花儿坐在床上,拍拍对面的椅子。“阿姨,你过来坐。”英真把行李放在桌边。虽然不解,但还是在椅子上坐下来。
7 i/ V( F/ u4 o“阿姨,其实今天是爸爸的生日。”花儿明亮的眼睛闪着恶作剧即将得逞的光芒。 , y) ~0 G- F4 b( }. m
英真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时竟不知道说什么。 - P7 w5 X5 g0 K0 a0 s; w
看到英真不说话,花儿更高兴了:“怎么,吓到了吧?是吧?” 9 v0 X  X6 f$ {9 E. L' ?* v
“今天竟然是你爸爸的生日?!阿姨不知道啊。怎么不早说?阿姨都没带礼物。”英真这时想起秀皓的举动,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和江秀皓要拉着大家一起出来玩。柳冠弼也是,早说嘛。害我都没准备。”怎么办,待会柳冠弼会不会生气。 / Q' l, j  Y3 v8 W; }0 [  Z# T
花儿却突然不像之前那么高兴,只低低地说:“爸爸不知道的。” 8 L1 t6 x1 X8 q1 r% Y3 q
“别开玩笑了,哪有人不知道自己的生日的。”英真笑笑得说。 ) M# [2 F0 @% a8 V$ a6 |$ l5 A
花儿眼中有一丝难过的神色。“爸爸,从来不过生日的。爸爸都好像不记得自己的生日了。”花儿低着头,不停地撤着衣角。“自我记事起,爸爸从来没有提起过自己的生日。上次和秀皓叔叔出去玩,秀皓叔叔问我生日是什么时候,说要帮我过生日。”花儿不确定的看了看英真,似乎在考虑要不要说。最后还是说了。“后来,我问他爸爸的生日。因为爸爸不过生日,我都不知道爸爸生日是什么时候。”花儿脸上显出愧疚的表情。英真轻轻地拍拍她的头,安慰她。“秀皓叔叔知道爸爸的生日,可他说,在他和爸爸认识的时间里,也从没看过爸爸过生日。” + w3 t* H% E7 E3 L* T
英真困惑地看着花儿。“怎么会这样?为什么?”握住了花儿的手。
4 h  l1 [: C" C9 C& N& G花儿抬起头,看着英真。“爸爸没说过。秀皓叔叔也不知道。”又努力抬起肩膀。今天是给爸爸过生日的,要开心点才对。“不过,秀皓叔叔说,我们可以帮爸爸过生日。所以,就安排了这次假期。爸爸会高兴吧。”
/ v2 l1 Y7 D+ m* W* E- x看着懂事的花儿,英真眼里漫上了泪光。“恩,爸爸一定会高兴的。”说着上前抱住了花儿。“柳冠弼真幸福,有这么懂事的女儿。我都嫉妒了。”
5 Z; H0 r0 v* z2 ?' b* v( J花儿也回抱着她。“当然,我还要做得更好。爸爸就会更高兴。我喜欢看到爸爸笑。” " z! P( ]  e# A. C/ W- Z
两人就这么坐着。
5 J+ D) v4 ~4 \$ C. d' b看到花儿那么希望柳冠弼高兴,英真心里酸酸的。花儿。柳冠弼的爸爸做得是称职的,教出了这么乖的女儿。可是,柳冠弼,你平时到底有多不快乐?连这么小的小孩都想让你多笑点。一个人,连生日都忘了。你到底经历过什么?是受过什么伤吗?这个日子,到底对你有着怎样的意义? ) P! f- q4 ]6 c1 }# ]( u! h
这个日子…… 突然,脑中好像想起了什么。可还没来得及抓住,又溜走了。算了,应该是无所谓的事情吧。
% }5 c; G5 h; `, q$ [1 v3 |2 U英真拍拍花儿的背,站起来。“我们是不是也该出去了。过了这么久,爸爸他们该等我们了。”花儿也站了起来。“是哦,都那么久了。我们出去吧。”走到门口又转身看着英真。“不过,阿姨,你可要保密哦。秀皓叔叔到时会悄悄布置。你可别先露出马脚。” $ r& k& ], B' K+ l8 m: X
“当然!”英真有力地保证。 , R5 t! y2 f2 c! f6 @1 e( x8 T) g
花儿这才放心得走出去。
! c+ v" H( k- H. m, ]7 n, u
& _( B2 l  |1 o1 @, }" p, S: M& M: c很快便到了傍晚。
3 k1 Y2 m  o6 b! ]# G“来咯。这是最后一道菜。”冠弼熟练地摆着盘子。看着这样 “居家”的冠弼,应真有点不适应。这是柳冠弼吗?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冷冰冰的柳冠弼吗?
, y- B7 p  X1 E; t看着发呆的英真,秀皓笑了。对着冠弼道:“冠弼哥真是厉害。铁人车英真也被你吓到了。”又转向英真。“冠弼哥可厉害了,以前就都是自己做家务。做饭也很厉害。连恩英都说比不过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秀皓赶紧住了口。 4 u: S8 V9 k$ c; h/ b& ~9 h& |
英真看到冠弼突然顿了一下。英真虽然不知道事情的全经过,但多少知道一点。不知道会不会让他想起不愉快的记忆。又看到秀皓的脸色也有点不自然。刚想开口说什么,冠弼先说了。 6 H8 w2 |. Q) B7 S4 j
冠弼坐在花儿身边。“你们不用担心我。过了这么多年,我也想开了。发生过的,不可能消失。记忆,是不能改变的。以后,要记住恩英留给我们的快乐。恩英在天国,也会希望是这样。”爱怜地抚着身边花儿的头。恩英已经留给我们最好的,不是吗。抬头,看到对面的英真,正笑着看着自己。默念着,还有英真。
5 A0 [& |0 ]& W看到这样豁然的冠弼,秀皓也笑了。以后,不想只觉得抱歉,更要感谢。“冠弼哥,谢谢你。哥。” " |9 Q" k" ~/ @( z* [
“恩。”冠弼也看着他,慢慢地笑了。了然,释怀。心,轻松了。 / b+ c* V! I: Z7 R* X# o
“爸爸,秀皓叔叔,别说了,饭要凉了。”花儿在边上呆不住了。 ; _+ ?% G1 E, e1 j8 U5 c& s
“饿了吗?”同一句话,三个声音。话出口,三个大人都笑了。
- F8 L2 i6 w# J“大家吃饭。”最后还是花儿说了这句。 2 k2 O9 l% _9 a1 |

  Q6 i& \' K9 r* C% i作者: 路遇此木

; V$ E  m: _/ y: l6 o, T( ~' h  s
' X7 n! G; L) J( _[ 本帖最后由 Ivy2008 于 2008-6-13 14:24 编辑 ]

2

主题

1123

帖子

1114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114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12:55 | 显示全部楼层
“爸爸进去了,快点,快点。不然爸爸要出来了啦。”花儿着急地催着两个大人。 - I7 Y1 Q2 c3 q3 x$ g) k2 ?: S
秀皓正在蛋糕上插蜡烛。“就好了。车英真,打火机呢?” 8 o; U. W8 Q) d: \
“这呢,这呢。给你。”英真从桌子另一边把打火机扔给秀皓。秀皓一把接住。
* C( U5 [- \6 E( B“阿姨,帽子,帽子呢?”花儿突然发现少了什么。
# i! [# G9 V: w" P* q5 T“对了,还在车上。我去拿,别急。”说着就跑着去了。
: V) y. I# @% E. J这边蜡烛刚点好,车英真就拎着袋子回来了。做警卫官接受的训练果然效果显著。“还好来得及。花儿,你的。秀皓,你的。”边说边把帽子递给两人。那边两人还处在震惊中。这速度! ! K# r  ]; W7 E9 n
0 V$ R8 E( k; t
戴着闪闪帽子的花儿从树丛后面跑出来。“来了,来了。”   X9 x3 @7 L6 o- S3 W  }. ]! ?
“花儿,衣服拿来了,快穿上。晚上冷,别着凉了。”冠弼走到桌子边,却没看到人。“花儿。”没人应。“车英真。”还是没人应。转过身,向来路走去。“秀皓。”“奇怪,一下子都到哪去了。”
7 g) N+ l1 h& }6 V突然,听到背后有声响。猛一转身。却一瞬间,停住了,忘了接下来要做什么。 1 x' |" J6 t6 Z  i' E( E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花儿捧着蛋糕,戴着帽子。笑脸在烛光的映衬下,闪着柔柔的光晕,眼中盛满笑意。英真站在花儿左边,双手在鼓掌,弯弯的笑眼。帽子不小心歪了,连忙扶了一下。秀皓在花儿右边,戴着小帽子有点好笑。还分神看看蛋糕有没有出什么状况。“祝爸爸/冠弼/哥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2 c+ p. [  w- w7 V9 T! X“你们……怎么?……”冠弼面对此景,不知能说什么。生日,一个自己几乎忘记了的日子,就这么在眼前这些人的手里又活了过来。生日,自己还能过生日吗?有资格过吗?有勇气过吗?能接受吗?
3 [* I  L" v2 p# @要想的太多,多到甚至来不及逃跑。忘了是什么时候吹灭了蜡烛,忘了是怎么被拉着坐到了桌边。
% D6 \5 o- o3 C. L4 X“爸爸,这个是我的礼物。你快看!我画了好久哦。”花儿已经拉着爸爸的手,冠弼甚至来不及拒绝。机械地拆开包装。是一幅画。稚拙的笔法,但看得出,画的人花了很多的心力。画中一个警卫官帅帅地握着枪,很神气的样子。“爸爸,这是你哦。画得像吧。”
; _7 |1 y% W1 j4 k秀皓也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哥,这是我的。” ; E6 M* ^! R5 ]1 V0 R1 C
“那个,柳冠弼。”是英真。抬起头,“那个,我不知道今天是你生日。所以,所以没准备礼物。那个,下次补给你好了。” " u- H7 K& m! {6 ~4 c7 d
“爸爸,切蛋糕吧。”花儿心急地叫着。
& Y* U! O+ p1 T7 D( O. B“小豆丁,就你只知道吃!”秀皓在一边不满地说道。
# g4 f3 V4 G! p& X& i“哪有。才不是只有我。我刚刚明明也听到你的肚子叫了。”秀皓不好意思,赶忙捂住花儿的嘴。
- X* w; k6 ~$ ?# y5 T, i! e0 n7 Q“呜呜,呜呜。”
6 M) \6 g7 v0 i# ]“江秀皓,你放开花儿。她还是小孩子。”   Q3 j( b% x# ]% G
“好啊,你敢用蛋糕涂我。有你受的了。”
- }6 x% H8 E* y4 X  V“不是我,是花儿。花儿,你陷害我。” . I+ u7 T+ X' }
“你们都别跑。”
% r  E6 Z; J) I" D" v  U是谁在说话?这些声音,好远。 % V& `( ?" v2 D1 D

) y( ]3 o! k% E) x5 P, v! K  y6 t  I
刚刚的一切,都不像真的。 " @9 O* M7 m: Q& k, f
冷水,从头上浇下。重重打在背上。冠弼却丝毫没动。希望能借此让脑子清醒一点。 : B2 t* S% P, o3 {2 P
这段记忆,藏在心里,已经有二十年了吧。或者更久?记不清了。自从父亲去世后,再没有人知道。那天之后,柳冠弼,就再不是那个活泼,开朗的男孩。“冷冰冰”,很贴切的一个词,不是吗?
2 ^) }1 w7 [$ y# A. U不是吗?是吗?是吗?! * i, m& y' s# V* X0 a6 H' C7 n* |
心里一阵刺痛,一拳打在墙上。
8 |3 W7 {% a* @血,滴滴流下。
  ~9 |& R/ R3 d痛,丝毫未减。 . d+ _* R3 _' ?: S! ~( q
) {* j3 l$ v3 z6 L9 ~
果然,只能埋藏。 % O+ S; t4 C1 u0 U0 T
4 i( t* Y! l. s4 l
打开门。秀皓却不在。这么晚,还能去哪?还是出去看看吧。
/ k( }- i; l9 C( f“柳冠弼,那个花儿……恩。”车英真再发不出声音。
7 g  t9 E, i  e3 j柳冠弼快速披上浴袍。转过身,表情看不出一丝尴尬,语气也无起伏。“什么事?” 6 P& G6 ~. t" f
“恩,那个,秀皓和花儿在沙滩,让我过来问你你要不要过去一起玩。”英真低着头,边说就边往外转。“话传到了,我先走了。”
8 F. u* C1 L9 t( ^7 N8 i& K“小心——咚”沉寂。 + p- \! |: ?  R- m
“哐!” / Y* t: D3 p8 e1 H* P
“后面。”
$ m6 o% _1 P' U' P( o" q车英真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唉~柳冠弼。唉~不停地敲着头。“到底是谁把箱子放那的!”揉揉嘴巴,好痛。 " V2 N- W5 z- C+ S# Z) v1 A$ J
1 s% s' C* u+ b# E/ y  G: V7 q
作者: 路遇此木
8 h. b4 q7 }5 Z

; D" f8 l5 U1 u0 H& s, \[ 本帖最后由 Ivy2008 于 2008-6-13 14:26 编辑 ]

2

主题

1123

帖子

1114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114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12:56 | 显示全部楼层
“英真阿姨怎么那么慢?”花儿和秀皓在楼梯上走着。 3 Y) v9 V$ y7 ^* _
“没关系,反正我们也回来了。”秀皓拍拍花儿的头。“还冷吗?海边风是有点大。还是早点回房间吧。”
( N  J1 R, t+ q: p( c 花儿笑这点点头。“好的。”
$ P5 K9 _, h6 H6 y! h" q 刚转过楼梯口,看到有一个身影匆匆忙忙跑过去。 * K, t# p/ |; ~
花儿说道:“好像是英真阿姨。” 4 T9 y+ L! B% O. [+ n  _6 S+ L4 Z# h
“是吗?”她怎么很慌张的样子。“车英真。”秀皓叫了一声,却没回应。“可能看错了吧。”又转向花儿。“算了。先去看看冠弼哥。他从刚才就一直待在房间里,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
2 W( H3 x6 S2 P5 |! V5 j" | 进门却看见冠弼坐在地上,一动不动,好像在想什么。
% {% m. q9 a5 o0 E" M0 p7 d0 r “爸爸,怎么了?”花儿急忙跑到关闭身边。 ; z+ z/ A' n* O1 G
秀皓也觉得奇怪。“哥,发生什么事了?” 1 R( x: X$ s! P1 z! _& D4 B9 d& ?
听到声音,冠弼如梦初醒。从地上站起来。“哦,刚刚被箱子绊了一下,不小心就摔倒了。”说着要去扶箱子。
1 R3 I8 N: H0 y8 O7 t# a 秀皓抢先一步。“都怪我。我出去得急,从箱子里拿了衣服没放好。没事吧。”脸上有愧色。
! V( h# I+ W, K1 Q' H5 @7 @& m8 I 冠弼看着身边一脸担心的花儿。“没事。只是摔了一跤。爸爸是警卫官呀,这点不算什么。” * o# y( y: b# w  U& H# r. ^+ A
花儿看到爸爸确实没事,才放心。又看着秀皓,有责怪的意思。这人,真的是大人吗?可他又是自己的亲爸爸。无奈。 . g1 J8 X9 D5 r" \; G  D7 L
“哥,你看到车英真了吗?本来让她来叫你一起出去玩的,可过了很长时间也不见回来。她来过了吗?”秀皓有点疑惑。
' ]/ ?8 G4 ^8 Z! ]; V 提到车英真,冠弼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脸上却是看不出一丝动容。“哦,来过了,刚刚走了。可能先回房间了吧。”
0 q- ^: p$ X, Q “这个车英真,怎么这么没义气,也不说一声。”秀皓也没怎么怀疑。花儿又毕竟是小孩,也没看出什么端倪。“花儿,还好我们先回来了,不然岂不是要被放鸽子。”这样也要计较!花儿也觉得无语。 # G* P( F. R2 [6 q. ^" w9 w
“花儿,我们去吓吓车英真怎么样?她都不知道我们回来了。”越想越有趣,拉着花儿就往门外走。花儿看看冠弼,还是无奈地跟着走出去。
3 O9 p. B& I9 Z6 X  p+ C" F
# o0 z6 O5 _7 y5 p
3 Z' L# o- E, q “嘘,不要说话。”蹑手蹑脚地走进去。房间没人。阳台也没人人呢?。突然听到有什么声音。是从洗手间传出来的。小小走到门口。只听车英真在自言自语:“我这是怎么了?干嘛要那么在意?不就是个意外吗。没什么,没什么。哎呀,还是不行。还是背警卫守则吧。一,以生命保卫……”突然又没声音了。 - J% h  C1 {2 R
太奇怪了!秀皓一时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是不是,今天发生了什么事?冠弼哥和车英真?一时间,秀皓有点迷惑。 : q9 B; i; Y# t- h  I9 @4 S
上次出游,和冠弼哥说好要一起全力追求,这一年,却是谁也没有轻易触及这个敏感话题。对车英真,还不想放弃。对冠弼哥,有愧疚,却不想用放弃车英真来弥补。如果,有一天,冠弼哥走在了自己前面,先一步走进车英真心里,自己能像当年哥对我那样,干干脆脆地放开吗?
& E& v' q0 [1 V1 e 花儿在边上看到秀皓突然间不动了,正想上前叫他,洗手间的门却突然开了。“秀皓,花儿,你们在干吗?” 2 K2 Y6 T$ Y3 R6 K7 ~
“恩,我们看你一直没来就先回来了,我是送花儿回来的。既然到了,我也回房间了。花儿,早点休息。再见。车英真,再见。”说着就往门外走。 " x' L/ N# ~: p- }% R
车英真还想着刚刚的意外,也没在意。
6 g) M1 n2 C( R+ m% a 小心翼翼地问:“花儿,你从爸爸那回来吗?”不知道柳冠弼会怎么想。 , e( ]6 `# a" O( b* w1 |
“恩。阿姨,今天爸爸摔到了。我刚去的时候他还坐在地上。我就以为爸爸很疼。,不过还好,爸爸说没事。”花儿说道。 - U$ }- j- T" l. ~4 W
他也吓到了吧。 & N. F/ u" C1 ]9 V# r; i) p0 J, h
“阿姨!你怎么发呆了。”
* S3 m. r2 V) E; ~5 C! a! y  f “哦,没什么。花儿,你也累了吧?玩了一整天。早点睡吧。”
( `6 L; ?, F  J' l1 J “好的。”   A& m9 }0 z, S1 c# x
: I- J1 t/ f$ u1 i2 q9 J3 F! ~
回家那天,还是冠弼开车。英真和花儿坐在后座。 , T0 c$ K/ @  N% f6 J
上次那意外的一吻后,英真都不敢看冠弼,避免见他,能躲就躲。可心里也很困惑。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在意,只是意外不是吗。上次想借着警卫守则让脑子清醒一下,中途想起这个法子也是柳冠弼教的,心中气节。柳冠弼对自己影响如此深了吗?
* ~! U" p: }) Q5 x- O1 d 这一想,眼光不禁飘向司机位,恰巧柳冠弼也从后视镜往后看。两人目光一碰,又触电般赶紧分开。尴尬不已。
. y1 O3 t. b8 K& y" h: S1 G& T  D 就这样回到家。 1 t: C, A$ z* |! e  l, L! K

! Y" t2 q1 c' s6 R$ b
8 F: A8 L, T' V1 N. b9 j 这日,秀皓从学校回家。复学之后,秀皓心收了不少,学习起来也得心应手。下月就要学满毕业了。 ) }( e; R; m8 d8 Y6 t
# e* Q& u; F6 q  q. T
作者: 路遇此木
" L0 {  B7 Z# V7 m7 A# H& P
9 R: e0 h# k2 g; c! M6 E$ Q
[ 本帖最后由 Ivy2008 于 2008-6-13 14:27 编辑 ]

2

主题

1123

帖子

1114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114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12:57 | 显示全部楼层
走进大门,看到母亲正坐着和由敏聊天。 & b# _3 l7 c; y, ?  L1 z; o. j
由敏,有一段日子没见到了。最近她来得没有以前那么频繁了,突然见到有点不习惯。半年多前,由敏竟主动提出解除婚约。当时秀皓很意外。说婚约,其实并没有正式举行过仪式,只是两家父母的希望而已。以前,因为这种带有政治色彩的婚约,秀皓对由敏有偏见。一直都没有正视过她这个人。第一次对她有点改观,竟是她哭着说对自己并不只是出于政治考虑,是有感情的。那一刻,觉得自己又负与她,但那也只是一瞬。后来,她似是突然间想通了,主动在两家父母面前说两人只是普通朋友的关系,希望两家不要再希望两人会结婚。
4 S9 ?* G5 T% \2 x- e( i+ J+ a 到现在,秀皓也没想明白当初由敏那么做是为什么。可心里,对她有丝感谢,也比以前多了分敬佩。也许,是自己错看了由敏。   O, E8 M8 d* a' ~, @/ O
“秀皓回来了!”由敏站起来。两人除了礼貌性的问候,也没别的话好说。总统夫人看气氛有点沉闷,开口道:“秀皓,今天去学校办毕业手续还顺利吗?”
: j2 u2 @( _1 i/ z0 V “恩,差不多了。”这个话题,秀皓也没多少兴趣。 " p5 u; ?# v" @3 v  J/ P
由敏听了有些感慨,“好快呀,秀皓也要毕业了。有没有想过以后要做什么工作?” 0 V% f, a2 ?/ z- B0 Y, J8 U
“专业是工业设计,应该会往这方面发展。”也只是礼貌性的回答。
/ B% L# a: }9 q3 g4 ^4 ` “恩。也好。”两人相对无话。
% x( R- j9 }# s6 g# R0 ` 夫人问道:“由敏爸爸的公司就是汽车公司,秀皓如果能先到那里锻炼一下也好的。” 3 n3 U$ Q9 E/ D& U; ^3 O" r
秀皓有点意外母亲这样提议。“工作我会自己想办法,妈妈就不用操心了。您不用到处帮我找关系。” % M6 s; J0 ?" A$ [4 W
“我爸爸公司在国内也是有实力的公司。你如果没有实力也是进不去的。你如果能凭自己的能力争取到工作也是不容易的事。”由敏看秀皓还是这样,有点来气。“你不用因为我就贸然拒绝夫人的提议,除非你对自己的能力没信心。” 6 L  W3 z( j- [0 x2 `8 Y) ~* P
由敏这话说得有理有据,秀皓一下不能反驳,又听她激自己没实力,一冲动就说:“谁说我没这个能力。我只是不想被别人当作靠关系的人。而且公司那么多,我干嘛非要去你们家的!”
; U" ^& v$ B4 B; {& S- w8 G8 A' j6 g “借口当然谁都会找。有实力也不用怕别人讲,没实力也不用在这里对我说重话。你真有心就证明给别人看,你不是总统的白痴儿子,是堂堂正正的江秀皓!”由敏本就是心直的人,这话把江秀皓气得不行。
: F2 C- J1 w0 [9 r0 k 江秀皓火爆的个性虽比过去沉稳了不少,毕竟还是容易冲动。“好,我就凭实力,做给你看看。到时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 e+ q: b) Z4 a5 V+ T$ A

2 f0 _% j6 i9 M/ c  & A& H5 m( n: z: C
新兵训练过程也已经过半。柳冠弼在训练场上还是铁面无私,手段强势,能力无人能挡,又生性内敛,喜怒不轻易显在脸上,在新兵中就得了个“冷面官”的名号。 ; q! j5 Z5 y4 R7 C  v
许多人都对他害怕得紧。遇到他的训练都叫苦连天。柳冠弼自己知道这些事情后,却是一笑而过,并未多在意。和冠弼相交多时的同事却想替他正名。炳旭知道后,就经常到新兵训练馆这边找冠弼吃饭,想,有个熟人和他多说说话,别人看见了也不会觉得他太冷。也经常叫上英真一起。
0 M8 I8 x6 X5 u) Z6 r5 L1 S7 O这天,炳旭又拉着英真到餐厅找冠弼吃饭。上次的意外事件后,冠弼和英真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再相见,情绪也淡了些,没那么紧绷。所以,像今天这样,两人一起吃饭才不会太尴尬。也自如了很多。 : {  z  A8 y9 r3 {
炳旭嘴里还含着饭,支支吾吾说着:“冠弼,听说这次新兵里有个车英真二世,和当年的车英真有得一拼。怎么样,是她厉害还是我们英真厉害?” / S! d8 {& Q8 Y
英真知道这说的是车颂珠,不免留心多听了点。“我都不知道原来我那么有名呀。嘿,柳冠弼,你觉得那个车英真二世怎么样?” $ u) q: P& H$ |- j4 Y+ C
柳冠弼认真地看着她:“你想知道?”英真点头。“在我看来没有什么车英真二世。你是你,她是她。车英真就是车英真。”
0 }+ }8 X  ~2 c5 _; {' |英真听他这么说,心里一震。不知是高兴还是不高兴。“那你看来车颂珠怎么样?” 7 a" o7 w7 `" x7 @0 {+ U. ?( c
冠弼听了有些疑惑:“车颂珠?你认识她?”
7 [. r; s( y9 \; Y  r有点说漏嘴,英真低着头:“恩,别人都叫车英真二世了,我也多少听过一些。” 0 e7 Z3 K3 T+ y: d5 T7 [
冠弼半信半疑。“车颂珠能力还可以。也没有因为是女的就搞特殊。各科成绩都还过得去。”
1 S' ~% J5 V& ?; p" c2 p6 ~( X% J 看来颂珠做得不错。要柳冠弼夸奖一个人不容易。英真不知怎么就冒出一句:“她和我比怎么样?”
7 h% Y9 [) y$ `7 _6 q 柳冠弼刚想回答,对面走过来一群新兵,其中几个看到柳冠弼就过来打招呼,柳冠弼也淡淡地回应了下。打招呼的这些人当中就有车颂珠。 & P+ c; ?) x* ?: ~
“柳教官好。”看到英真也在边上,有点惊讶。看英真对自己使眼色,也装作不认识,打声招呼:“前辈好。我叫车颂珠,是新兵。”
1 f- \' o6 r" _9 o “哦,那个车英真二世!”炳旭倒是很高兴。“你好。巧了,这个就是车英真。你们可得好好交流交流。怎么样,要不要一起坐?” 9 F7 q9 r8 [4 u; w8 A( i! h& c
柳冠弼不赞同得看着炳旭。后者却好像没看见。
; F( D* v6 C0 d “既然前辈都说了,那就这样吧。”走过去和一起来的同伴说了一声,就在柳冠弼身边坐了下来。坐在炳旭对面。  4 c1 D: d% \7 K" {; L* {7 z( R. d- i8 H
2 ~4 |7 S  ?) @. ^0 F
作者: 路遇此木
% z0 c$ R2 X6 ^, h& u1 n

$ R; ^7 x; t% l6 Y" m1 I" n[ 本帖最后由 Ivy2008 于 2008-6-13 14:27 编辑 ]

2

主题

1123

帖子

1114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114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12:58 | 显示全部楼层
 大部分的新兵都不喜欢和柳大冷面官打交道,在车颂珠,却相反。一直以来,英真在她心中有独特的地位,总觉得车英真是最强的。后来,从车英真口中知道还有柳冠弼这么个人物,开始是因为英真,也跟着一起讨厌他,后来,是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人,让车英真也没办法对付。所以,当知道这次的教官是柳冠弼时,心里是高兴多过担心的,虽然,柳冠弼的名声在之前已经不太好。 6 _* E$ J0 |7 u( [& B3 j
  几个月下来,自己却也不得不佩服柳冠弼。射击,搏击,体能,反应能力等都是水平一流。这也是新兵中即使大有人对其反感,他却也极有威信的原因。 2 @* ]9 t3 q4 y  P7 T2 ?  p/ K
  这样一来,车颂珠更是对他好奇。这样近乎完美的角色(除了那谁也不放在眼里的倒霉脾气),难道真就没弱点。为了找到答案,车颂珠更希望能了解这个人,然后,打败他。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 h3 ~6 m5 Z+ [! c

2 U, F" f7 ~2 E% H9 f0 c% V( E: O1 Q& n  饭桌上,柳冠弼尊口难开,都是另外三个人在说话。 9 k% {7 x) }* {" N
  “颂珠,刚刚冠弼还夸奖你呢。”炳旭倒是不认生,直接晋级到直呼颂珠。   f$ s2 z0 F& \3 j6 y
  车颂珠有点意外。“柳教官也会夸奖人吗?不过还是谢谢你。我以后会更加努力的。”眼中是高兴的。被认可也是好事。高兴之余,又加了句“谢谢”。
, U. Y6 x  U4 A! |" U$ w0 b  柳冠弼却只是看着她,没说话。 $ }; e' n1 R" O6 \  [# O. m
  车颂珠一时反应不过来。“我说谢谢。不知道谢谢什么意思吗?” % R" P% b( t" E2 Z
  柳冠弼淡淡地回到:“我懂。我懂所以不用故意说这种客套话。我只是说事实,没什么好谢的。以后不要随便套近乎。拿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套近乎。麻不麻烦。”
) q" m# `; m! U; u; w  “冠弼!对后辈不用这么厉害,何况还是女人。”炳旭忙着圆场。
. P9 b& t3 X2 @, O. ~, R- D2 `3 u/ v  “所以说女人不行。”突来的一声让饭桌上的三人陷入了沉默,一齐看向一直没怎么说话的车英真。
0 M8 v' A7 q* q8 C: P3 |! v1 r  怎么突然没声音了?察觉到有异的英真抬头,看到另外三个人齐刷刷看着自己。“怎么了?”
* N, c. ~* Z3 x" n3 t0 G0 ?  炳旭吞了吞口水,“英真,你刚刚说什么?”
) S- I: m8 U. T- i' E7 P  “我说了什么?”英真很不解。“啊~难道我刚刚吧那句话说出来了吗?”突然间瞪大了眼睛,看向柳冠弼。“那个,那个,只是你刚刚的话很熟悉。你以前,以前不是说过类似的吗?我不知不觉就说出来了。”说着不好意思得低下头。
8 X4 [4 z2 G( Z& U  “英真这种话也记得呀。对了,那时候柳冠弼总是对着你说‘所以女人不行。’肯定记仇了。”又暧昧地看向柳冠弼,同情地摇摇头。以后,有你受的呀。
' u. a  [3 b$ E7 p  车颂珠是不了解情况。英真姐姐真是那么记仇的人吗?   O9 w5 U, Y1 a# a6 `
冠弼却只是笑着看着英真。还记得吗?所以说女人不行!
  r" H5 L' ]. Y5 G" y' X4 D( j柳冠弼这一笑不要紧,要紧的是这一笑被来早就注意这边的一群新兵看了个正着。 “不得了了,冷面官会笑。不会是有人要倒霉了吧?”都说平时不笑的人,笑的时候是最可怕的。不要啊,不笑的时候已经是怨声载道了,现在笑了,还有人能活先来吗? “怎么办,我们还是先回去再练习一下吧。”“好,好!”
6 M3 w9 R+ m5 P) S8 E/ v  一群新兵,就这样心情忐忑地走出了餐厅。而车英真,柳冠弼这两个当事人,却永远也不知道那天中午,他们造成了多大的后果。只是一个笑,一个低头。  + G6 M" ~2 V9 P9 B/ R1 M

% p4 W7 R$ |, n  
- L3 `! _5 t1 O$ |" ~! b- S  ` 作者: 路遇此木

. Y8 G5 O+ {, k7 |4 z) H& ?# K) L0 V" p. o
[ 本帖最后由 Ivy2008 于 2008-6-13 14:27 编辑 ]

2

主题

1123

帖子

1114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114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1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总统官邸,又是新的一天。总统夫人正在细心地为丈夫着装。“今天下午冠弼会送花儿过来吧。”总统问道。“恩,是今天。”总统自己扣上扣子。“今晚让他们在家里吃了饭再走吧。”夫人点点头。总统想了想,又转身说:“冠弼有三十了吧?”都过去十几年了。“是啊,真快呀。转眼间孩子都长大了。”“今天,你和冠弼谈谈,问问他有没有交往的对象。如果还没有,就帮他留意一下。这孩子平时就什么都放在心里,自己的事他未必会放在心上。你多关心一下吧。”夫人点点头。“是我疏忽了。我会留心的。” 3 m) O) w( k: G' E
  门口,车英真已经等在那了。总统出来,英真第一时间打开车门。刚要跨进车门,总统回头交代夫人,今晚有国务会议,会晚点回来。“刚刚说的,你就留心下。”“恩,我会看着办的。”
0 `# {; ~& C' u; t  @( m; ]% ~6 Z+ X
& Y+ u& f8 f! O9 ?+ f6 M
  “奶奶。”花儿笑着跑进门。“恩,花儿来了。”总统夫人和蔼地抱着花儿,在她脸上亲了一下。又看看花儿后面的冠弼。“冠弼,来了。”冠弼点点头。“今晚就在这里吃饭吧。一个人回去吃也不方便。而且花儿也会高兴的。是吧,花儿?”花儿赶紧点点头。关闭本来是不想麻烦别人的,既然这样,也不好推辞。“那就这样吧。谢谢夫人。”“不用这么客气,就把这里当作自己的家就可以了。”冠弼还是笑笑,也没再说什么。
) r, D; z# ~5 q" l 
- J& l9 n2 O  u8 E- I! H* @  d0 P5 C6 F- h0 j) N
  饭桌上,却不见秀皓。“秀皓叔叔呢?怎么没看到人?”花儿问着。
% B8 s3 r" \3 X) ^" B: j/ R“哦,他去图书馆了。”夫人欣慰地笑着。“最近几天他基本都在图书馆了,今天应该也会很晚才回来。好像要准备什么考试。不用等他了,我们先吃。”
/ w0 r$ z" z5 G3 x* }3 }  “这么认真啊?真好。”花儿高兴地说,又看看冠弼。“爸爸,是吧。”
4 G% y2 V3 u6 T/ I8 W, o  后者点点头,微微笑着。“恩。吃饭吧。”又夹了菜到花儿碗里。 8 l, s0 D5 a. H; G. E6 U

/ Z- a1 t& c8 G2 N0 q) \; R  s' C" N+ }/ }% f
  吃过饭,冠弼陪着花儿在客厅看电视。有点口渴,起身到厨房倒水。
% h& k4 o) F! z5 l$ E4 T* M  “冠弼。”听到声音,冠弼回头一看,是总统夫人。
( n" P9 j$ g: Y4 {6 b! I- w: g  放下杯子。“您好。”   `3 L) p7 n0 s- Q
  “冠弼,你过来一下。”夫人就站在门口。 / W4 U8 h4 _3 S2 y0 x
  是不是和花儿有关?心中疑惑,可也没多想,跟着走进书房。坐在沙发上,冠弼有点不自在。到底是什么事,这么郑重?
4 g5 x* x6 V* l2 M/ Y( s4 ]  “冠弼,最近生活怎么样?没问题吧。”夫人开口了。
1 g! ~7 K3 K" ^9 ?$ c/ H; i  `! s  “恩,谢谢夫人关心。还过得去。”心绪起伏,表面上确实波澜不惊。
! x; g0 S1 C) g  “那就好。每次都麻烦你送花儿过来,真是辛苦你了。你把花儿教得很好,谢谢你。你真是个好父亲。”夫人真诚地说。“冠弼,你想念母亲吧?” . f/ j  q3 S9 P! O
  闻言,冠弼抬头,看着总统夫人。眼中迷蒙的,不知是震惊、意外还是别的什么。 9 i: ?" M- n. q9 ?9 I9 Y
  “很辛苦吧。难得你成长得这么好。以后,你就把我当做母亲吧。妈妈能做的,我都给你做。” # X$ n, f( s$ H/ h  y; M6 Q
  “夫人……”冠弼有点不知所措,有丝哽咽。 1 e! \. z- U* I; p
  总统夫人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到今年,有三十了吧?”
; R  B& _0 l' Q; S; A  冠弼一愣,才反应过来是在问自己的年纪。“恩。”时间过得真快。
0 c9 n6 j) i) L. Y1 |  “一直以来,一个人,又带着花儿,一定很辛苦。”夫人话锋一转。“有没有想过,早点成家?两个人过日子总比一个人要好点。”
* s  O0 z+ ~/ s. {. D8 P  冠弼怎么也想不到夫人要说的是这个。“我有花儿就够了。而且也还年轻,不着急。”
' `1 n  \! h2 T  |. S4 O  “花儿和妻子怎么能一样呢!”夫人不赞同地说,“成家确实是还不着急。但总统先生和我就是担心你这样,不把自己的事请放心上。所以才着急。”又笑笑说:“如果有交往的对象,就带来家里看看,我也帮你参详参详。” " @) m8 _7 k/ u  m4 Q( I, i
  交往的人?脑海中浮现出一张气呼呼的脸,总是喜欢较劲,还喜欢当第一,有时还有点傻乎乎的。可是,“我想做一个好警卫官。还有很多想学的。想体验的也太多了。没准要用很长时间。”自己不想破坏那脸上的笑容,想要她得到想要的。那之前,能在背后看着她就够了,那样,就心满意足了。 ( c9 P) F7 p* z$ ~' u, @: p
  所以,冠弼对总统夫人摇了摇头。现在还没有。
) ~/ }- c" |3 t  d  “真的?” $ i' \# l( r3 N8 G# v
  冠弼点点头。 1 _* t  u4 @( i
  夫人看了,就转身拿出一叠照片,笑着放在桌上。“这些都是我托人认真选的,你看看,有没有喜欢的。有的话就一起见个面。”
% T( Z4 b) O) u6 i  f
6 P# [0 ^: t5 r4 d; X( k5 `0 n2 e作者: 路遇此木

) U' S( i  Q; w- V9 g9 s% M+ [% F- h" _6 q
[ 本帖最后由 Ivy2008 于 2008-6-13 14:28 编辑 ]

2

主题

1123

帖子

1114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114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冠弼不敢置信地看着夫人。这是要自己去相亲吗? $ j' D) p- B- B8 \) G
  “夫人,你这是……您就不用替我张罗了,我还不用去相亲。”冠弼连忙拒绝。 , e& d7 i) [1 s& b4 T3 P0 z
  “你不会是因为不好意思,所以才不肯去吧?” % q( X$ N8 Y7 a; o6 }( O
  “夫人想多了。我现在还不想考虑结婚。”冠弼认真地说。“夫人说这些话已经很感谢了。有一天,如果真的找到了那个人,我一定带来给夫人看。”
5 V2 R0 c$ z' E; c9 m7 K  “这样啊!那好,我也不勉强。” 5 \1 `8 h% D$ j4 w' c4 l
" r  s7 _% [0 r4 l! D9 _0 @- V
% o# [9 d4 y$ q, T0 [5 a/ i9 j
  “奶奶,爸爸。你们在干什么呀?”花儿推开门走了进来。“我一个人好没意思哦。” & B& F& u0 Q  s; O! A
  “对不起了花儿,是奶奶疏忽了。”总统夫人拉起花儿的手,拍拍她的脸。
! Y. W% B$ O( q  n4 v7 C$ O; t  花儿笑笑。“没关系。”走到冠弼身边。“这是什么?”顺手拿起桌上的照片。“这些阿姨都好漂亮。是做什么的?她们的照片放在这里做什么?” 2 r) @$ P  N& b+ w4 r) J4 ~% A9 U
  冠弼和总统夫人都有点尴尬。“没什么。”冠弼说道,“花儿,爸爸差不多要回去了。你在这里好好玩,爸爸后天来接你。” , |1 K+ b# w! Q' g* D5 P+ h
  “好的。我会照顾自己的。”花儿现在已经适应轮流在两个家生活的日子。“我送你出去。”
7 W& C% n: B1 P6 Y- M  “恩,好的。”冠弼又转向总统夫人,“夫人,今天谢谢您。我也该告辞了。” ; u  x) M2 k7 s% X, A9 @
  “好的。下次再来玩。我送你。” # a. J# O0 X, R4 b: @% N8 x

$ W& _5 q9 S9 e, o& {
* y2 y' W" Q8 s2 G0 R- l  走到门口,总统的车队也刚好抵达。 & ]6 N+ f6 D' Q2 Q9 g( b$ D" S
  车英真下车为总统开门。一眼看到柳冠弼站在门口,有点意外。 3 w3 E3 O0 G: Z% ~
  “您好!”“爷爷好!”“您回来了。”
1 I$ z) t# K9 E2 p5 c6 z  总统走到他们跟前。“恩,你好,花儿。冠弼也在。” : \* {3 _" h- a8 m  @- Q0 z
  “是的。我刚要回去,时间也不早了。” 5 i) \8 e7 f  \! s2 Q
  “是吗。本来还可以聊聊的。既然这样,我就不留你了,下次有机会再说。”总统也说得轻松。“还有花儿呢。” 4 s: P  J5 f7 L  v" O5 ]
  “那我先走了。再见。”冠弼向总统他们告别。又看了一眼车英真,没道别,就先行离开了。
% I, }: n+ a9 k5 ~0 Y, j, ?1 h) t

8 m2 M6 U4 X& B% a. c  “柳冠弼!看到我也不打招呼。”英真轻声嘀咕。
7 m* B/ \9 N' `* ~- U  总统对着车英真:“车英真警卫官,可以麻烦你把车上的东西拿到里面吗?” $ a1 e% r7 U) w6 g
  “好的。”车英真从车后座搬了个大盒子,也不知道是什么。跟着进了屋子,也刚好听到总统他们的谈话。
+ l3 V) e# K7 \$ N  “奶奶,刚刚那些漂亮阿姨的照片是干嘛的?你告诉我嘛。”花儿还在纠缠刚刚的问题。停了一会儿,突然道:“我知道了!是不是爸爸要和这些阿姨相亲?”
+ Z6 S9 k! @  f  听到这句,车英真一定,差点被台阶绊倒,好不容易才站稳。这一晃,总统他们却已经走进去。总统夫人是怎样回答的,后来怎样,她没能听到,也没法知晓。
* K6 G8 J/ x$ Y/ U2 a. W3 h4 w$ `" \8 ?+ v2 W0 b

$ m8 @' E; ^# Y( C   “柳冠弼真的要去相亲吗?”走出官邸的车英真,脑中一直回响着这个问题。
7 A, k9 H7 v" S& T- c% |( R  连总统夫人都出面了,肯定是真的。可是,柳冠弼这家伙没说过打算结婚呀。不对,谁知道!这家伙本来就是不轻易说心里话的。可他要真去相亲怎么办?不知道和他相亲的女的是怎样的人,受不受得了他的倒霉脾气。不知道柳冠弼会不会喜欢…… : g# C, x, |! s! z8 ?- f
  就这样,失魂落魄地走到公交车站。根本没注意到,有一个人,从官邸开始,一直默默跟在她后面。
6 i! W7 T9 p# W9 W+ U& n+ }* d
/ f) ?9 K7 ?( s6 E. z  O6 p7 X  出了官邸,柳冠弼并没有直接回家。只有他,站在墙角,寂静无语。 5 s0 A8 O' N  s' w6 l2 @+ |
不知过了多久,从门内走出一个人。不长不短的头发。好像在思考什么,没了以往的神采飞扬,背也挺得不那么直。碰到什么不高兴的事了?累了?要不要紧?
0 L# W  [( E0 d  想要看着她!这样的念头,一起,就放不下。就那么跟着吧。走,一直走……
! U/ o& W6 g0 i# L( L  在公交车站坐了有多久了?不知道。错过了多少班对的车?不知道。要不要上去提醒她?不知道。还要看多久?不知道。
  r5 t/ X( W6 f6 G, \/ u. |! a, H  这一刻,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5 h; W* M% \0 H+ ?& c$ _" g& ~  不知道,也可以。
" }( e' i- D# B0 S. @' x. w. w
, |5 x# U6 H  ^% ?( \; C6 u* Y, N9 s" F* K  P& k9 c4 T; ?& v
  “啊!”怎么那么晚了!车英真一看手表,惊得跳了起来。追着就要开走的车。“等一下,大叔,等一下!”车停了,追上了。急急忙忙跑上车,在最后一个位子坐了下来。 6 F+ j) {, s3 Y6 y7 {% t) G
  车,越开越远,终于,再也看不到。他也踏上另一辆车,向着另一个相反的方向。  
; z1 @# W' _3 ~# f& }' x, p' F
) I* u# Z4 H6 s0 U( [作者: 路遇此木
: j* A0 H9 z  X0 B

9 b2 H- i/ l% V: T# p# ?; P" k[ 本帖最后由 Ivy2008 于 2008-6-13 14:29 编辑 ]

2

主题

1123

帖子

1114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114
 楼主| 发表于 2008-6-12 13:04 | 显示全部楼层
  训练场上,已经是训练的尾期。
, I% u' z* y5 G6 M% u  “快!快!”登山训练已经让一大批不再新的新兵倒下了。还在坚持的人寥寥无几。柳冠弼站在最前面,催促着后面的人。面前是一个陡坡,不小心的话很容易出事。一个男兵率先通过,到达目的地的时候还心有余悸。下一个是车颂珠。她想跳过来。
# Z0 S7 |. w3 p. E2 }9 T  “车颂珠,不要跳!攀着边上的岩石慢慢移过来。”柳冠弼大声喊着。可是,车颂珠没能来得及停住。 , t7 _" F1 O# g8 N; h
  “啊——”随着大家的尖叫声,车颂珠跌倒了,向着坡底快速滚下去。眼见要出事,柳冠弼奋力一跃,拉住车颂珠的手,尽全力稳住她下降的身子。瞬间,边上的人都围了过来,合力将两人拉了上来。 1 \5 B/ H% a: O% f) O$ O" K7 A
  “车颂珠,没事吧?”“教官,你还好吧?”边上一下乱开了锅。
# R0 F$ d7 e# o  “先看她有没有事。”车颂珠没有反应,可能哪受了重伤。柳冠弼想起身,手一撑,才发现剧痛无比,几欲痛昏过去。 3 g6 l' n1 x; F" ^
  车颂珠却是终于有了意识。可能是刚才事发突然,受到惊吓,一下子呆住了。现在回过了神来。奔到柳冠弼身边,一遍遍道谢。觉察到柳冠弼有异,大家这才发现柳冠弼受了重伤。 0 I* F3 @6 V: e( [
+ M& x3 u8 c9 S' C- ]

7 u( V5 s" e& `8 O% J  u  柳冠弼在医院已经住了近一星期了。这一星期以来,车颂珠一有空就到医院。毕竟柳冠弼是因为救她才受的伤。送水果,送饭,不在话下。
9 ]' E6 ?2 Z  \0 V  车英真在知道柳冠弼受伤的消息时,简直不相信这是真的。天下无敌的柳冠弼怎么会受伤呢?当天拉着炳旭到医院。看到柳冠弼右手臂打着石膏,虚弱地躺在床上。眼一酸,竟闪出了泪光。看到他受伤,怎么比自己受伤还难过呢?心里一惊,竟再不敢看他,好似怕有什么东西会碎了。 ) P- O: z3 E& D0 A8 X, L" U' h$ l( |
  这日,是周末。秀皓,花儿,英真都去了医院。花儿坐在床边上和冠弼说话。下午,秀皓有事先走了。英真留下来陪花儿。
+ \# Q# `! p! ^, V; x" p0 [  是吃晚饭的时间了。“花儿,你在这里陪爸爸,我去外面买饭回来。”英真交待着。 5 F, I7 A7 r1 s  z( ~
  “恩,好的。”花儿乖乖地回答。
; \; F9 Y5 [0 r0 q6 v( g  看了眼床上,冠弼正睡觉。英真放心地走了出去。 $ m$ X6 x7 d  W# F, F& o

0 k, l# w3 T, V
; u: m- i9 r: p  a: x" l. u# h  “这个是牛骨汤,对骨头好的。”病房里传出声音。
% {0 X0 o! b; b( [' C% O  是谁?英真推开门,看到车颂珠正从袋子里拿出一个个盒子,看来是带了饭。 + l1 f3 y( `- u0 `6 q
  “这个是鲍鱼粥,营养很好的。我特意让阿姨做的,还热着呢。”车颂珠拿出勺子,递给冠弼,“你趁热吃。”又拿出另一个碗,从壶里倒了粥递给花儿。“你叫花儿是吗?你也还没吃晚饭吧?喏,你也吃。”
/ X" @# k0 d  f  花儿看看冠弼,看到爸爸点了头,就接了过来。想来也饿了。 2 @) K. A* |% q( u# C
  不知怎么,英真将手里的紫菜包饭往背后一藏。
. z$ R$ Z. y! W& g& m6 c% _7 D' b  “阿姨,你回来了?”花儿看到她,高兴地叫着。“饭呢?你不是去买饭了吗?”
$ q+ b2 u2 J7 i! b* n/ ^  “哦,刚刚回来的时候摔了一跤,饭都掉了,不能吃了。我刚想回来和你说一声,重新出去买。”又努力笑了笑。“看来刚好,不用重新买了。不是有颂珠阿姨给你带吃的了吗?”
( P( }3 m& x, ~8 C- ^4 v! v( [5 {  看到英真在这里,颂珠也有点意外。“英真前辈好。真太可惜了。你吃过了吗?要不要一起吃点?反正我带了很多。”
4 I$ i+ v( `% p; n2 j0 x5 M英真笑得更开坏了。“不用,不用!我在外面吃了才回来的。你们吃吧。我先到外面透透气。今晚月亮很好呢。”说着很快走出房间。
" K& f& J( |; T) k2 c- N  ]
- M& C, |. H% C! |& B6 j3 K" H0 E, R8 W; Q  ~7 [* A- |& n2 w, h
  看着急急忙忙退出房间的英真,冠弼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刚听到英真说摔了一跤,冠弼就觉得不对。难道真是“猴子都有可能掉下树”?    “在外面吃过了?”自己和花儿都还没吃,她怎么可能先吃。还有,出去的时候干吗一只手放后面?有鬼!
' W1 z+ @9 t; \) H+ A" f7 p3 F  “车颂珠,你今天不是有训练吗?怎么有空来这里?”冠弼看着车颂珠。 : {: w( r8 _3 ]
  颂珠笑笑:“我请假的。你是因为救我才受伤的,我当然要来看你。” & f+ s" O6 v3 C( b7 w
  “我不是为了你。当时换做谁我都会救。你是我的学生,我有责任负责你的安全。不用想着报恩。我早就说过,不用拿鸡毛蒜皮的事套近乎。”冠弼丝毫不见感谢。“而且,你确定是你是为了来看我,不是为了偷懒?你要真想感激就应该更加努力地训练。要不是你笨手笨脚,也不会出这种事故。”
5 w1 K+ I! Z8 u* y. L: C& W) i  冠弼一口气说了很多重话。要在平时,车颂珠定是恨不得出手打他,可是,现在他是病人,又是为了就自己才弄成这样。而且,他说的话虽难听,却还是为自己好。在他,明明是做了好事,又不居功。这么一来,反而更敬重他。 " E" t, a8 T  \8 C* [
  这么一想,颂珠说道:“是我欠考虑,下次不会了。那您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又收拾了一下。“这些你留着慢慢吃,对身体康复有好处的。”然后就离开了。
! L' f/ o3 H% X4 P) l) {- O8 N  “爸爸,你怎么那么凶?那个阿姨做错事了吗?”花儿不解。 9 B' c1 s/ i6 u0 v- G
冠弼随便应到:“没什么,花儿不知道也没关系。”吃力地从床上下来。  “花儿,你一个人呆在这里可以吗?爸爸出去一下。”
8 [; f+ ^- a+ F8 v! O$ x  R# J  “出去干什么?找英真阿姨吗?”花儿真是鬼灵精。“你去吧,我会乖乖的。”
0 C% M+ ~3 \6 ^3 n5 c3 H/ Y  “恩。你乖乖在这里,爸爸很快就回来。”边说边往外走。 " D9 p) h" j' ~0 K  Z, {
. _! q2 f1 |8 f" |  p
5 N; U/ M2 a# C/ c+ D' k4 S& M0 v; v
  花园里。车英真一个人闷闷地坐着。“是啊,有那么名贵又营养的东西,当然看不上我的紫菜包饭了。”说着气闷得把一个包饭塞进嘴里。 # K% j+ m2 U1 ~* f
  “一个人吃得了那么多吗?” * I' c7 Q, {: z3 X7 `8 L
  “咳——咳——”车英真被一吓,呛到了。
# v  u2 K2 Z1 ?/ r6 ~7 P7 k冠弼走到她背后,用左手拍她的背,帮她顺气。“小心点!真是笨蛋,这样也能抢到。”
4 Z0 U4 M( g- J# n! ]  “你才是倒霉蛋,这样也会受伤。”气刚顺过来,就吵架。
# a8 L6 C% X! b7 {* E" P+ V3 d- U  冠弼也不和她计较。“你不是说吃过了吗?”
$ K! h2 f7 S2 r9 z. U( C  “吃过了难道就不能再吃了吗?我本来胃口就大,你不知道吗?”英真大声说。 8 r( Q" c/ E2 U" L/ U& j" {* N
  冠弼拿起一个紫菜包饭,放进嘴里。
% k# z* v: l# \. l, G# S- q, B  G  英真不示弱。“你不是也吃过了吗?还吃!” 9 y" ]4 a0 v3 s7 l1 f! `. G
  “那些骨头汤,鲍鱼粥不适合我。”冠弼似无意地说。“还是‘金德顺’顺口。”说着又拿了一个。“好饿哦!”
/ P. X& q( L7 \! \1 s  看着冠弼开心的表情,英真笑了。  " C9 O3 I# [* y" V* ?& U" \

9 t  a1 d0 A! F' C/ j  ; X6 o  E0 F. d$ x4 q) c
作者: 路遇此木
: M! C$ z. B% z
) ^' K8 z7 Q7 |, P& A- Y
[ 本帖最后由 Ivy2008 于 2008-6-13 14:30 编辑 ]

8

主题

701

帖子

759

积分

账号被盗用户

Rank: 1

积分
759
发表于 2008-6-12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好看哦,支持,一定让甲顺甲突幸福哦!

6

主题

2816

帖子

3241

积分

社区元老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241
发表于 2008-6-12 14:40 | 显示全部楼层
IVY亲辛苦啦...& c' K1 H1 n, Q' E' h7 V$ Q  s
看到大家的续写接龙心情会变好很多呢...
" |% D6 J4 u( _6 i2 W期待看到更多的亲都加入进来~^^
美好的时光,不想再错过。
欢迎注册[李凡秀中文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韩剧社区 ( 蜀ICP备14001718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7 05:13 , Processed in 0.050715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