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3184|回复: 18

【原创】【鬼怪】人世几回伤往事,善恶不期问鬼神(全文完结)

[复制链接]

53

主题

609

帖子

1840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840
发表于 2017-2-9 21:5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Mello 于 2017-3-26 14:00 编辑 7 E# `& {, J8 u( V' Z

5 ^6 A+ ~2 `5 D+ L$ ^$ P& J
时间慢下来的时候

# P( Z6 d1 I( b" Y$ U/ c$ i- r: Z; b' N8 ?; M" S
  时间慢下来的时候,方容人舒一口气。

* }& {' u- {. M5 G& V+ @2 U" @" e( a$ z* \" J) }: b$ l2 l
  《鬼怪》的开篇,无论是高丽古战场的血腥厮杀,还是金侁将军被奸佞陷害而枉死;再或是鬼怪负着神灵的奖惩横空出世,在汪洋大海中对奸恶之人痛下狠手;又或是数百年后,面目依旧、装束已变的鬼怪作为无助少年的守护神主动成全……
+ t& ~9 Q- s& A* c4 l; ]7 O& d$ a

& |7 k' J  T/ \" k0 {: J* L0 e7 W, Q& m* R/ e
  一些在后面的剧情中才能理清来龙去脉、分辨前因后果的故事被掰开揉碎,跳跃在不同的时间节点中,密密麻麻的情绪和表达被挤塞在一起——节奏太快。

4 U+ g# x. a- Q' e; \- I$ C: j1 |
2 r  f3 m8 ~. E/ F! d0 {* `+ [; Z
( [8 w) s5 ?, j5 D  直至金侁在深夜坐在摩天大厦的楼顶,悠悠地独自饮着淡酒,感叹心无杂念真好。都市无法消散的喧嚣像恒久的背景音,一层层扬起、散去,一切都可入耳,一切都可不必在意,鬼怪的自在,也很难得。

+ w& \& e- s% u( @/ k7 X9 n" q# T: T. a8 m: P: n

# @3 R, E5 b- A% z* v  时间慢下来,又太慢了一些。
: \! S% [) e* L2 v( e' Q( {
" R1 J/ w# O) m! R
. P0 M3 Q5 Z, ?) g1 T
  在鬼怪的眼皮底下,发生了车祸,肇事者逃逸,受难者是孕妇,殷红的血在洁白的雪地上蔓延着,让人忍不住地害怕且焦急。

# Z0 R: m( N+ F' S6 B8 \! k9 I: X9 A$ D3 ^) d, ~# L

2 m/ I% B/ G% x  e" \  _% C  孕妇虚弱地向神灵求助。然而,不随意插手人之生死事,是鬼怪的原则。那么,救人还是不救呢?这个没有太多悬念的疑问,在似乎变得更加缓慢的时间中,像一种无声的折磨。
( ~4 D) a5 t! D/ G( r# p1 V) o4 h

" ^( Z& I: G0 T1 g  q- h2 W: y; }% W5 T5 [! ?. s- @* b
  金侁救了受难的孕妇,孕妇产下了女儿金恩倬。

3 S' ~2 v* R0 E/ Q, u- Z: C  V  `6 g+ n0 V

( M& t4 l6 m( Q) s! O3 K" h; N  于是,通篇故事中最为坚硬、最为柔软的核心不动声色地凑成完整:鬼怪之生有负剑之痛;鬼怪新娘之生,为解鬼怪负剑之痛。

' E) s9 C" G$ L! Q! m! W& c+ r5 N" |" v  _1 l3 c* x! Y4 `" ]
  看起来,金侁无意间救了自己的鬼怪新娘,成全了自己的未来。
3 y. v/ c  j. l

# R  ?) R5 C: y2 `$ ?' i  但是,世事又没那么简单:三神奶奶事先叮嘱了孕妇,所以,池莲熙在生死之际的求助、金侁最终的怜悯相助、以及鬼怪新娘池恩倬的“破格”降生统统都是预先安排的神谕,环环相扣,挣脱不破。

& u; u- J/ C& l* u2 D5 P1 [2 n7 Y; N, N& [( B- l9 E4 C

# E+ `7 w4 \) B% `, D  t$ R  奖与罚、得与失,都被神灵攥在掌心捏合,然后不由分说地投入别人怀中,嵌在这人的命运里。池恩倬因此在出生时躲过鬼门关,却落实了鬼怪新娘的名头,有了能够与鬼魂交流的能力;她与母亲在车祸中一起挣出命来,享受了母亲无微不至的关爱,却又小小年纪失去母亲成为孤儿。
/ l) n8 d2 g0 h  }7 i: u

" K5 A4 E" C# C8 g6 c" X; O, Z
: f$ j* F) `' N; `% }) I! ?  神……还真任性。

% x. w( A2 h) D4 u
& a- e& H3 C4 B# D5 J6 ]" W# ?7 H/ ?0 ~0 O0 z8 j/ `" Z
  原本因为时间慢下来而变得正好的节奏,又变得飞快,九岁……十九岁……池恩倬成长为少女。
+ W7 W, J. A: y* R
5 t1 k- d) B+ y, V0 V+ O
  在同学的冷眼和孤立中,池恩倬一个人吃着午餐;在鬼魂的纠缠和吵闹中,池恩倬淡定或者假装淡定;在雨天,没有雨伞的池恩倬和打着雨伞的金侁面对面,暗自打量着对方,无声的擦肩而过。

3 z$ `3 x0 l( t5 H9 o
9 O' \# ~% g+ z8 F
% h) e1 t  Q( j4 I1 S  看到后来才想:究竟是此时正在下雨,还是金侁彼时心情阴郁?能够轻易在他人身上洞察旦夕祸福的金侁,是不是特意而来,看一看这小妮子人生的未来究竟有没有自己?

( ?" K( l1 P; Z) B
) _" P+ f( I2 |8 E7 S* z4 G: _" D* L2 l( Y7 u/ c1 q
  编剧那么用力地落笔,可惜,在第一集,有很多事和情,因为她的快,被稀释了。

3 H9 H6 y/ r, R  o3 H  Q7 n9 P% u4 u6 e
9 w2 s) t3 v8 {& [
  还好,在飞快的节奏中,依然有张力十足的瞬间。
" l2 S. {, ~: A7 \* E6 ?5 u+ G
7 x1 X. k& t9 E- B# i# H, U# F
  I1 D* c4 j& m. g) u
  饭碗被飞掷到池恩倬的后脑,因为疼,她的脸瞬间扭曲,白色的饭粒黏在她的头发上。一个居人篱下的少女在十年中所忍受的全部凌虐和欺辱,终于从池恩倬明朗的面容下浮了上来,擦不掉、掩不下。
" r% h" r  O! R, z$ f

" T1 E' {, S- \8 a; Q4 R; }: S" l4 W
  因为这个瞬间,这个故事才沾染上了人间的烟火气,让人宁愿相信它——相信十九岁的鬼怪新娘吹灭生日蜡烛就能召唤鬼怪,相信被召唤而来的鬼怪一定带来白色的荞麦花束。

& J% l1 T2 k# m, ~4 N) |1 E
$ T- y0 p2 n6 e6 \3 S3 o6 i9 t0 _% m" A2 Z. M" K
  这样,时间才真正慢了下来。

9 b* }) ]4 Q6 p9 e/ l) A9 s4 m, k1 T9 u

: ^, U% X9 E3 }
1 p3 H' N! x  @

( p/ t5 ]! T0 k. g; d; ?/ K: l
. }8 t7 c/ m/ t: k7 a
----------未完待续----------
/ ^; Y* M* N* v( k1 y, ^2 y
5 f# i  P# Q; S3 d- j

0

主题

29

帖子

29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1

积分
29
发表于 2017-2-10 14:19 | 显示全部楼层
为楼主加油!期待后续更新!

53

主题

609

帖子

1840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840
 楼主| 发表于 2017-2-10 15:5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得见与看不见的世界

% l6 @! L: @/ J- @( \3 E* S! r' L' n: a( A0 {
  金编的野心真大。

  l: m2 N5 u4 Z- _  神,鬼,人。

8 C9 b& o9 T- R2 p# f3 F7 V  _. E* G' z
  同时触碰这三个主题,落笔必然牵动千头万绪。
- R5 }' _/ \6 [, I7 p& I

# }8 V9 {/ ~* C/ g
+ j" }1 z' Y$ X" f  剧情延展至后,在金编碎片化的表达中,生死、善恶、时间、轮回……
: F' x4 g( M; e5 L: J1 W

& @+ t) Z& p4 O$ x, |! w  只是将这些主题完整地列出,已经很不容易。在一部作品中同时着力于这么多的题眼,金编自然有她的聪明。
/ b  y6 z4 c  Y8 w* `0 m

. @4 O3 }3 m  ?- f9 j$ M9 ]  金编不概述分类本身,而是直接分类角色。

$ S7 ~/ g) ?  J! }. z) F/ H+ G6 R  A
0 P. l9 n1 x% H( o* _3 h* T0 m  神,鬼,人。
2 h3 Z0 M" f) j. a4 }1 ]5 l
: C+ R& q3 j  h6 L. h1 A
  鬼怪是孤独而又灿烂的神。

& i# N) Y. y5 O
! m! Y' C# T. m  地狱使者是鬼。
9 n9 Z1 R8 E+ Z. Q" O
: M$ a6 ?* S5 h
  池恩倬随着剧情从高三女生变为大学新生再至电台PD,演绎了平凡女性的人生成长。

+ p. U# r2 |/ P0 w0 S7 i4 P1 C+ a  c- d' H/ g; y
9 G  S) ?2 g! ]7 ]9 j
  而诸多复杂而互相联系的主题,金编不作单一表达,点到即到,牵连成网。这就依靠另一种创作立意:让分类的角色“越界”。

; s' J) |# C+ y5 ~* S( o' K9 }2 \1 F) J) n
  所以,金侁与池恩倬相恋相守、阿使与Sunny爱恨纠葛、池恩倬与一众鬼魂之间交流来往、有悲有喜,乃至金侁、阿使与德华之间的忘年交、三神奶奶对池恩倬的守护、甚至恶鬼朴中元的疯狂作恶,都是神、鬼、人跨越了自己的界限,你中有我,我中有她。在长达数百年的故事中,时间成为最重要的背景,生死既是因又是果,善恶并不一清二楚,四世人生的轮回是充满希望的寓言。
( y& ^% Y; ^/ r4 D9 A5 N

8 D( S% x& r# J" [: ~6 |% \& o4 N- x" V' v9 m1 ^
  这样就足够了吗?
, L$ v0 F! `- S& D0 K/ }

# \4 e& J2 a$ ~1 J" H  还不够。

3 G" J( }3 x( ?3 l
* `' o7 O2 L  g9 e- f& u  戏剧矛盾从角色本身的矛盾延伸,金编赋予角色超过寻常的能力,又让他们在不同的方面“无能为力”。

) T, `# ~+ f" b/ d/ l2 M& A( Y. j( q% d) I& m/ l2 n
  正如金侁是强大的鬼怪,却无法拔出自己身上的剑;阿使在引导别人度过生死界限时,帮助他们忘记前生的记忆,却苦于自己被遗忘的前世;池恩倬是独一无二的鬼怪新娘,却无法逃脱逢九大凶的厄运。
( z( v! L/ o* j0 z( q) r. g

, D+ t- F$ W. w! Y  G- s' b2 F, j  每一个角色的“能”与“不能”,互相纠结,又推着剧情发展,而每一次由“不能”到“能”的质变,都把剧情逼至高潮直至终结。

' B9 \& Y" G( _5 h+ C0 ]) ?1 w& q2 l) P
1 O, X& a* L% V' G
  整个创作架构非常庞大繁杂,千万别眼花缭乱,金编叙述的核心依然是人。

) x% m2 C4 F  D5 v
# b4 `% T; I2 {: `; c  地狱使者需要租房、吃饭、洗衣、洒扫;鬼怪谈起恋爱,会忐忑、嫉妒、心悸、开怀,这些与常人无异的生活细节都是编剧随手而就的表象。整个故事的重心在于追叙高丽时代的陷害与牺牲、辜负与守护,现代的剧情被层层推进,同时,过去的原委被细细剖开,而说到一切的开始,鬼怪是将军金侁、阿使是君主王黎——他们都是人。
1 R" a; B# R, J6 {2 A) o2 L
1 ]  s3 N. ^! x
8 l$ j  ~% e1 f- \7 c, K
  从将军到鬼怪,先不说其中的曲折,这是金侁“神化”的过程,但是,从金侁与池恩倬相恋,鬼怪的身份未变,角色却有走回“人化”的过程。
) X/ T. i) i. w) o8 I

8 c3 H2 P' U" z( j  t  这就是为什么,当观众在第一集看到金侁孤独度过九百多年的岁月并无太多知觉,而在池恩倬救人离世后,观众会对金侁之后漫长等待的孤独有难以忍受的痛感。
  c  t' }) B; o- ]" u$ F

( P. s5 S( L0 p9 Z+ o& n0 a. D
2 @6 }$ x( h, P2 @& Q* D  原本,地狱使者更像一种职业名称,阿使的工作是一种仪式感十足的程序。但是,阿使不是只为亡魂奉上一杯杯类似孟婆汤的热茶,他接触到每一个亡魂,也就触探到他们前世的生活,阿使会痛斥毫无悔意的肇事者、会安抚太早离世的小女生、会为盲人指引迈入天堂的最后一段路、会为饱经沧桑的年迈夫妇争取更多一点的温存时光……
) P( I/ J: u& E. h( w

5 c0 e! G+ s5 [+ }$ @* A5 U  见识他人的人生和死亡,是阿使回归“人化”的开端,他开始好奇自己的前世和罪孽,之后反思王黎的怯懦偏执、自暴自弃。曾经作为君主而被自己轻易毁坏的真情,幻化为阿使与Sunny可望而不可得的爱情,以及阿使与鬼怪同在一个屋檐下的友情和亲情。前世恶果让阿使失去一切,最终结果让阿使再世为人,编剧的这条创作线索足够直白了。
* u; V1 O, y+ S, d# C9 w) `
9 \/ f8 f: C$ _4 }! V! G. K  P
* f. z3 a4 Q9 v. V; V
  池恩倬是更独特的角色。池恩倬本来是平凡的女生,因为可以与鬼魂交流,她比旁人多了少见的敏感和悲悯。鬼魂是她的闺蜜、朋友、玩伴,她偶尔也会被吓一跳,但更多的是同情和体谅,对她而言,鬼魂的存在是鬼魂前世生活的延续,而涉及到生活,与此相关的又是人。

% p( w. S3 h0 Y8 v" |3 n- ^: [* N5 G$ ~7 V4 [2 Y2 D
  池恩倬帮助考试院女生尤其感人。太早离世的小女生看起来和高三的池恩倬年纪差不了多少,小女生想要安慰自己的母亲,请池恩倬帮忙把考试院房间的冰箱装满饮食,让已经失去自己的母亲感觉女儿生前的日子过得殷实富足,少一些遗憾,多一丝安慰。
; l3 r9 R, ]# P& W
: J; S; q' G! m8 d9 h
  这个忙,池恩倬当然乐意帮。但是,小小年纪的池恩倬还不懂得,在死亡面前,没有人会得到更多的安慰。正如小女生的妈妈看到装满的冰箱依然泪流满面,这个母亲想到的是,有这样多的美食,女儿再无机会享用……
/ ^: l5 v. Y9 @2 \3 R) [
0 w" V9 C: [2 B# {
  这是人的悲哀,在看得见的世界与看不见的世界,同样如此。

$ b  ~+ Q( i7 i/ Y& J8 f- V3 ^& `
' m: t% z6 V# z5 U) U6 ?
----------未完待续----------6 ]1 b1 `! D3 D( h) X  J5 W

10

主题

1719

帖子

1715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715
发表于 2017-2-13 16:37 | 显示全部楼层
Mello你來了!!! 好期待你的劇評!!
孤獨又燦爛。

53

主题

609

帖子

1840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840
 楼主| 发表于 2017-2-13 22:25 | 显示全部楼层
从一扇门到另一扇门

. p8 u5 Y: x, S, s% c' b  J5 U1 N
. `5 B2 S8 T/ p; z  其实,除了鬼怪,谁又不孤独呢?
: ]7 ]' D" s3 g" w1 {! L

; v7 Y0 {6 J. j3 \+ l2 I. T  Sunny深夜盯牢冷清的街道,一定要数够50个经过的路人才肯关店回家,为什么呢?当然,你可以说彼时她的炸鸡店生意惨淡,一个人难免心灰意懒起来。那么,后来呢?Sunny的门店生意火爆、赚到盆满钵满让她把整座楼都买下,她却不怎么肯守在自己的店里了……

; \7 u) ?9 y& W1 \1 q& ?. i, E  ^6 N& c- @
$ e7 Q+ B. j/ L- o! ~% }
  阿使和他的“同僚们”在一起,永远是一脸疏离的表情。即使没有穿戴那身意义特殊的黑衣黑帽,阿使走在街上,也总是抿紧双唇,抱起双肘小心地避让来往路人;回到家,他也多是沉默,坐在沙发的一角小心翼翼地折好洗净的衣物。而这样枯寂到说不出悲伤的生活,他一个人捱过三百多年。

  P+ i- \5 j8 |+ F# B, @1 N! X3 j$ p& K. w1 N* F

; y* o8 Q) ^) S! N# s$ y# j  池恩倬坐在学校食堂里大口咽下饭菜时,无事生非的同学正在不远处非议她,同学的声量不大不小,刚够她听清,她不动声色,淡然以对;鬼魂在雨中反复纠缠,无伞的池恩倬拉起卫衣的连衫帽,戴着耳机哼着歌,步履轻巧……在最初,她几乎让人相信她是开朗明媚的少女。直至受不了姨母一家的欺辱,池恩倬躲在海边堤坝喃喃自语,对母亲倾诉她的为难和孤苦……
( U5 [' Q! a8 Y8 @6 x
, M0 G' Q9 x; F. E! v' L- w
8 J3 a# p" W( o  m$ s1 m
  或者,孤独根本不应该互相比较。
0 D  g9 c) K1 V
* _/ u8 M/ I3 |: w2 N

6 ?2 V4 z; a- `0 h  在金侁眼中,没有“物是人非事事休”这样轻浅的事:山顶的小木屋已然变成豪华酒店;守在身边的柳氏一族早已不是仆佣而是他的亲人;他有意无意做着守护神,庇护了很多平凡人,安静地看着他们的人生硕果累累又最终枯萎。岁月飞逝,不肯饶过任何人,对于金侁更甚。生老病死,于别人,是自然而然、是归宿解脱;于金侁,是无尽无止的疲惫、厌倦和孤独。

7 r5 p6 d  p$ `+ b
# H3 K) k. {9 i: R! }" K# _3 i
! C$ L% S! R7 w3 o* ^  金侁蹲下身看着尚是小孩子的德华,自顾自地说下去,德华会是他的侄儿、兄弟、父亲、祖父……

  t1 F8 L/ L, Z3 }
4 x! J3 w2 P; c( p  金侁记得每一个陪伴过他的柳氏后裔,记得他们每一个人的面容、神情、性格……他们,来了又去了,金侁却记着他们陪伴自己的每一秒,并且永远记下去。即使纪念,金侁也只能一个人去纪念,这其中的苦楚,是无法说出口的。比如,他要如何告诉德华,与德华同在的每一秒,都会成为他未来无可终止的思念,何况,他是一个有着有那么多思念的人。

+ l7 V& n8 b9 T& D+ S& e7 d- I5 K) d# ~9 X: t
  池恩倬和金侁一起通过穿越之门来到魁北克,对于他而言,是意外。自称鬼怪新娘的小妮子终于站定在他身边,笑盈盈地说爱他——几乎无所不能的金侁手足无措。而他没有想到的是,小小年纪的池恩倬聪明体贴,无师自通地懂得应该尊重他的独处空间,守在他的身边,静静地等。

1 p! ~8 Z( p6 r8 t3 n$ S3 {
3 B& o1 y1 D6 F* m" y: G3 i) H+ U2 a+ T! A0 ?1 v1 G- S
  那真是奇妙的时刻:金侁如晤旧友,沉溺于漫长的回忆,想他的所得所失,想他的心死绝望,那无疑是他最孤独的时刻;然而,秒针飞转,天空晴美,飞扬的蒲公英也像人生的种子散于无形,池恩倬守护了金侁的孤独,而有人守护的孤独,其实不好再叫孤独。

* s7 Z' q: w" f- @' u& |
- f& M6 z$ a# V2 z& D6 ~! v. d9 H
  一同走出光化门,池恩倬道别的最后话语像极《仲夏夜之梦》里帕克说的话语。是的,帕克是精灵。金侁有片刻愣怔,大约,陪他一起走过魁北克精灵出没区的池恩倬真的也是精灵。日后,金侁会收到池恩倬的礼物——他们在魁北克一起接到的枫叶。金侁依然是有很多思念的孤独鬼怪,但是,关于那片枫叶的回忆,是两个人的纪念,两个人的共处时光,在那短暂的一瞬,他们两个人都并不孤独。
4 P" X' P/ f2 l' D

6 X& L8 x7 t5 `3 Y7 Z/ l
8 o  u4 n7 I4 Z7 {- y  j" N
----------未完待续----------0 E; I( x$ \' T8 S

53

主题

609

帖子

1840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840
 楼主| 发表于 2017-2-16 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送你一束橙色

# b# t; Q, i4 d- }% _' o. f* U- e/ R! Y9 J% K  J
  在九百多年的岁月中,金侁也曾寻找过自己的鬼怪新娘。

5 N: I) |! W  x
$ j9 `+ Y# b& e  c8 ]5 M3 b  让人疑惑,当他遇见那些女生时,是否曾经有过爱情的涟漪?

4 Z$ Q' `8 V0 [# f' r% x- v" N+ w; U% A+ Y% O3 I+ T; T
  编剧一笔带过,金侁语焉不详。
/ l/ X8 s6 b9 G8 B. X' {3 L( S

% e+ ~8 q2 |. w7 \9 H) X% B  W  后来慢慢琢磨,在金侁主动寻找鬼怪新娘时,他寻求的不是爱情,而是求而得之的解脱。

1 A6 w- C* h8 }, X& }3 h. n5 |1 T( r- \
  当“永生”成为一种折磨,金侁甚至尝试过拔剑自毁。可惜,过分苛刻的神谕把终结他的钥匙放入鬼怪新娘的手中。一旦发现遇到的女生并非命定的鬼怪新娘,以金侁的性格,他就不会再将自己离奇而重大的秘密告诉这女生,更不会让感情继续深入——明明知道对方是凡人,让感情生根发芽后,守候在旁,自己面貌始终如一,而眼睁睁地看着对方变幻、衰老、消逝,未尝不是更大的折磨。
% H$ G* _: z. y( _, M
8 Q7 @# |$ Y6 a6 d* K, E
  但是,池恩倬不同。

. H/ L; h; Q+ x  g1 M9 c
2 ~( R/ S  D$ z  她不同,不是因为她会笑眯眯而孩子气地对金侁说“我爱你”,不是因为她会主动递上棒棒糖示爱。她可以随时召唤金侁,已近神迹;她还能轻而易举地跟随金侁穿越鬼怪的神奇之门,要知道,金侁的那道门,是连神出鬼没的阿使都无法触碰的。

' h. Z* l" x2 O  z) [) Z8 E6 _' O1 ^9 R
  如果池恩倬是自己的鬼怪新娘……

2 g, [0 B/ I0 ]- C9 h  S; W. r" T  Y
  这个念头萦绕在金侁脑中,表面上,他还在排斥甚至躲避,潜意识中,他已经变了。

% c9 w% j8 q2 F& D# ~9 k) b
, p/ g8 t( p  n+ U3 @  神给予金侁的生活,就像将他置于茫茫无际的大海中,他所拥有的神力就像正正好的浮力,够他永远漂泊、却不得安息。鬼怪新娘于金侁,原本是一种解脱,让他沉入海底,得到完全的终结;然而,池恩倬让金侁有了另外的憧憬,自己的新娘可以让自己拥有真正的爱情,而爱情可以让他浮出海面,跃上天空。
: Z  Q% I! W6 X$ [+ `
) O# z+ u6 ~+ X* f1 L; ^. c: F
  从此,金侁的行为是反常的:他会主动在深夜守候在池恩倬的身边,佯装被小妮子的强力思念“召唤”而来,以散步为借口陪伴她、也获得陪伴;他会主动地再次介入生死的决断,插手阿使的“工作”,强势地站在池恩倬身边替她撑腰,以鬼怪的神力、以保护鬼怪新娘的名义,又一次庇护了池恩倬;他会因为举着餐叉、啃着牛排就被池恩倬召唤而懊恼,气的却是自己出现在小妮子面前的形象不够酷炫,进而凹出各种酷炫造型以便下次被召唤时可以拉风出街,并强行参考阿使的意见,把阿使烦得够呛(阿使真可怜,但阿使戴女士浴帽确实好看,另外喜兴的红色花被确实驱散了阿使卧室的寡淡气氛);很给力的是,为了救危难之中的池恩倬,金侁飞快地化敌为友,直接拖阿使出门搭把手,神鬼默契十足地共同出手救美,真是十全十美。

  ^/ \" g5 o0 w/ g" b! d. N
9 P( G) q/ Z+ t' W: n; w/ U  然而,还是有一些事,金侁不得不小心翼翼,不是否认自己是鬼怪,就是否认池恩倬是鬼怪新娘,要么就是犹疑地试探池恩倬是否真的能看见他的秘密。他往前迈出一步,又退回三步;刻意地疏远池恩倬,又一次次地主动靠近池恩倬。当他深夜潜入池恩倬的家里,会知道小妮子是特意回家取走那束干萎的荞麦花束吗?也许,可以预知未来的他刻意回避着真心,但是,被池恩倬用烤鱿鱼无意间“召唤”,他却索性顺着她的意,请她吃喜欢的饮食、让她旁观自己为人们降福去祸的过程、问她究竟能不能看见自己的疼痛后浅笑着看她言辞闪烁。当池恩倬决意离开又转身回头时,这一次,金侁没有消失,而是站在原地等候。两人都有千言万语又只能一言不发。

8 n6 Z9 Z* d6 Q% y7 @0 |
+ T# ^8 T+ w( ^  金侁像是为自己划定一条界线,在确认池恩倬是鬼怪新娘前,必须和池恩倬保持距离。但是,有意无意之间,他不断挪动着这条界线,只为了离池恩倬更近一些。所以,当他无法找到池恩倬,他忧郁无为,瞬间就在内心干脆抹掉这条界线。
" Q) m4 F  d, j8 @9 B2 D

& ~3 D2 }" h+ {6 P7 d  金侁带着雨和伞,终于在海边堤坝找到池恩倬,他的原意是为了告别,但是,他忍不住,把自己讲给池恩倬听,告诉她落雨是自己的情绪;他也忍不住,想要听她的故事;他更忍不住,在靠近她身边就心情好起来,完全止住了雨。
; `5 _  C7 l9 o

% x1 `  ]+ R$ X0 S, ?  这一切打动了池恩倬,她终于坦言能够看见他身上的剑,确认自己是鬼怪新娘的资格,及时阻止金侁离开。金侁不知所措,久候的解脱让他惊惧,生活很美好,他还想活下去,是的,他刚刚看见了爱情的希望,怎么甘愿马上终结。这真是两难的情境,他无法对池恩倬言明拔剑对于自己的结果和意义,再次开始疏离池恩倬,让小妮子生出各种误会和不满;但是,看到自己作为守护神而庇护的少年垂垂老矣、先于自己离开这个世界,金侁感觉到人生虚无,在他最脆弱、最失落的时候,他不由自主守在池恩倬的住所下,被小妮子召唤后,他反常地喝了酒,在完全放松的状态,和小妮子定下初雪之约,拔剑的理由虽然还未解释分明,但他却开口说出鬼怪新娘的唯一和重要,还在醉意引发的春心荡漾中顺手开出满树春花。

* ~/ F# V* `. Q% O7 F2 s% e2 i" t7 Q) a4 N& ?
  酒醒之后,金侁才觉得大事不妙。他带着池恩倬再次来到魁北克,旁敲侧击地验证鬼怪新娘是否真的能够看见他的剑。每确认一点,他就多一份黯然的无能为力;每确认一点,他就更加认定,这个女生真的会是他的新娘。
# r3 D$ ]1 \: ^& ~. I

5 L6 V- s& D% u. y+ q& T  从此,九百多岁的年纪不是秘密,他的性格、他的能力、他对于时光和感情的疑惑,都在池恩倬心里被一一确认。而他,不由自主配合了池恩倬轻盈的步伐,为她送上一束又一束的橙色。在这个少女的笑靥中、雀跃中、美丽中,金侁第一次感受到浓烈爱情的心悸。
' x0 l' S, }$ P2 R% D+ {( f
1 L. V" q3 E1 E: m9 I+ r- S2 L

* L# ~3 c& X1 k1 g6 j- W----------未完待续----------
9 j6 L. `' M/ I6 l) S6 b' q. j

0

主题

3

帖子

3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3
发表于 2017-2-19 10:4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真好,一定要继续更呀,我算出不了坑了。等更新,一直等哈。

0

主题

1

帖子

1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1
发表于 2017-2-21 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笔真好,于笔端处见风月,期待下文。

53

主题

609

帖子

1840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840
 楼主| 发表于 2017-2-21 2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忙,缺时间,顾不上。& F, [9 z4 a7 _: w
' I  ^+ @+ j8 j. M/ j
只能按自己的节奏慢慢写了。* ?$ g2 I1 w3 {% A3 ^

. X1 Q6 x7 a2 b/ ^) w# }3 R会写完的。

0

主题

3

帖子

3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3
发表于 2017-2-22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急,有你这句话就放心了

0

主题

2

帖子

2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2
发表于 2017-2-25 10:52 | 显示全部楼层
连着看两次鬼怪后不过瘾的找各样观后感来找共鸣。楼主写的很棒!加油,我们期待你的更新

53

主题

609

帖子

1840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840
 楼主| 发表于 2017-2-26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Mello 于 2017-2-27 21:39 编辑
4 G( K5 ^( d' {! v% }4 `, k1 g% _! J2 n3 `, r( m" r# b, r
唯一的的选择
" f& E' z" r/ ?5 C/ f, C
+ k( ^8 X0 W2 I' h7 v8 c" B: ^5 C3 l
  九百多年以来的第一次,爱情从纸张、字间跃入金侁的眼眸、心中——如春在花,唯有自知。
% o0 u2 ]; p' M) H& Y8 A4 E
2 D, e- f0 L1 G4 V+ F' x8 k- r

7 m! A" q7 s1 h: |  金侁想起自己的弥留之际,生和死的界限、爱与美的重合,多么相似。他身上的剑混合他的爱情,让他剧痛,如果生死和爱恨都是他的命运,他又何必再躲避自己的鬼怪新娘?
1 }  e% ?! Y5 }3 `, P1 _, U' V9 t

# o5 E" w7 y5 ?0 [5 ^, j  在池恩倬看来,金侁对她说的那句“我爱你”实在潦草,但这是金侁辗转反侧、思虑良久的决定,让她住在自己的家里。

2 b2 N) C6 x; X4 g0 l3 Y6 L
7 j# A' c; t6 r5 v+ E: @! F  凡俗的爱情按照约会、熟识、结合的路数,金侁反其道而行,先和池恩倬生活在一起。他还是会为生死的问题焦灼、纠结,但是,爱人在身边,亲密相处带来的轻松愉悦时时冲淡他的悲情。金侁会稍微低声下气让阿使多帮忙照看池恩倬,却在眉眼里藏不住恋爱中人的得意与得瑟;会看似低调冷漠,其实特意早起、卖力地为小姑娘烹制爱心早餐;会听到恩倬在卧室里的轻微脚步声就幸福地微笑;直至恩倬和阿使做家务聊家常,金侁分分钟嫉妒心爆发,情急之下宣告爱情主权——自己才是池恩倬的男朋友。
2 \4 V5 v( m7 T; B  S
" v, z2 ]4 v- c6 s

2 Q5 @- i$ U6 x" A+ _  这下就好办了。
& e" s+ g" z. S5 U. X7 n6 H" f9 i) e

6 q- y8 _+ \% I$ h/ A' V* v% m  任凭所有的鬼魂议论池恩倬是鬼怪新娘,都不如大人物金侁主动认账自己是池恩倬的男朋友来得干脆——命定的姻缘说出口,就是谁都不好刻意回避的事实了。

; Z3 e4 H% B7 X
% T# l6 r5 R. i  C& f. N; Q& V& _  再一次的魁北克约会显得及时而必要。
& d. `. p7 \6 `) B% e) U3 [2 k  }8 ~

2 I; S0 F: j) D" X  在期待和兴奋中,金侁于恍惚中看到了池恩倬的未来。

) m( \, q! Z+ x3 V" s, N" V- r% ^) n, }  a( r  e% L4 [
  金侁有未卜先知的能力,但是,在他疑惑池恩倬是否是真正的鬼怪新娘或者疑惑池恩倬是否真的能看见他的秘密时,他从未动用过这种能力。

( i9 R& ]: P4 |2 S/ R6 D# m
  t/ d: a' l, M% h- \$ V1 d8 M  在他独自确定了自己的爱情,在他把自己的男友身份说出口,他却看到了29岁的池恩倬——已是轻熟女的池恩倬依然美丽,笑容依然爽朗。

6 M* y, n2 w" D- z" G3 b! u/ G5 N
  金侁的心还是痛了起来:啊~原来恋人的未来里没有他。
- [  L8 v/ _' W& [/ C2 Q/ `
! ^4 g" w7 Y6 d. b6 _- a! s
  关于是否要选择自我终结,金侁曾经的犹疑都在考虑自己。突然之间,他沮丧、乏力,甚至自暴自弃起来,归于虚无原来是这样一回事:池恩倬与他的一点一滴美好中,他的印记都会被抹除。既然池恩倬的未来人生中注定没有自己,那他就直接成全,主动要求池恩倬动手拔掉那把剑。

# D3 `7 x7 {. t$ v) a6 x$ z' X

- P) y( J6 ^* e3 f; a  生活在一起就是这样,彼此间会越来越了解。池恩倬会旁敲侧击地逼金侁说出真情实感,两个人产生共鸣一同落泪,池恩倬反而直接拒绝拔剑。金侁会守在池恩倬必定会经过的路旁,和她同行、和她交谈、抚摸她的发、再被她教导什么才是真正的温柔,在幸福中颤栗,继而转身拒绝池恩倬拔剑的要求。
  p, C3 ~$ _) O9 S* P8 C
) M, d" c) j+ F
  阿使感慨,这又都是何必,没有鬼怪新娘的时候,金侁不也生活得好好的。金侁一脸茫然,那九百多年的日子,他已经记不清。是的,领略了爱情真正的滋味后,没有爱情的岁月于金侁而言都成蹉跎。

5 c( T7 e3 J0 e  O9 w& U4 Y3 L
9 u* P+ [& h7 e& C
: _3 T5 ^' m+ u5 t* @4 J" @4 k  金侁准备好了一切,要让池恩倬受到最周全的照护、享受最舒适的生活;要让德华的信用卡
而复,好让德华恣意生活,今后刷刷刷、买买买;要让阿使揣着产权文书当个安安稳稳的业主。拔剑的仪式感十足,初雪可以自己制造,荞麦花田花势盛大,情侣间的合同条款全部都被应允,万事俱备——他的剑,池恩倬就是拔不下来。9 z( a% O# @4 A4 q) s3 @% R

7 I. X; f7 s# ~- Z
$ F$ Q: D4 u" L4 Q. c) u  [  是的,在他预备的仪式中,当然有给予池恩倬的免责条款:拔不下剑来也不能怪她。谁又能真心怪她呢,她连模仿青蛙王子童话中的招数都准备好了,鬼怪想变漂亮,不拔剑也一样好办,吻吻他,不就青蛙变王子了吗?
* e0 y, T3 m$ d9 \+ E% Z+ J. A, T$ C

1 Z6 ]# ~! c# Y. ?
" n4 g  Z/ T7 h; o; n  W  虽然大费周折,德华和阿使从悲痛欲绝到烦不胜烦只用了一秒钟,池恩倬主动应下各种家务内心各种不服;其实,金侁——乐坏了。

! r) \) v) X# u& s2 n# g. N9 e6 P+ S+ Y, T6 K& b  _7 Q0 g
  活着多么好,恋爱多么好,和阿使斗嘴置气多么好,听着池恩倬在别人的婚礼上唱爱的祝歌多么好,拥她入怀、耳鬓厮磨、深情亲吻多么好。
: O( R7 Y& K5 M) f( N( G
2 h- V! {% b  W2 P( n
% z4 g0 w$ v  m$ t, e# _4 \
  然而,神谕的作用大概就是捉弄金侁,鬼怪新娘拔剑的前提也许有一条,当鬼怪和鬼怪新娘爱得越深,鬼怪新娘拔剑的能力就越大。鬼怪有了新的疼痛和隐忧,他不怕死,他怕不能再爱池恩倬;既然九百多年的岁月敌不过他对池恩倬的留恋,那他就小心翼翼地守护自己的爱情——他卑微地乞求,只要八十年的时间。

4 g# D/ b& @: x, X
6 F5 N9 g" x9 F, h, A% O" d( i/ v$ a: g
  金侁真的想清楚这八十年的意味了吗?
* H/ E, }! q4 |; G) w9 x) a
8 D5 }9 X+ t- X! e/ Z1 L7 `7 ?
  他完全明白。
9 J) r8 T2 U# _, a6 D+ X

: `- k* G# h) O  在与池恩倬的小小争执中,金侁脱口而出,恩倬的面貌是会随着岁月而改变的,而自己不会老去……
( `# k1 m1 ^" X- l8 D
! A) L" s4 U" x* V6 {$ N) G
  原来,守护爱情八十年,那其中,最痛苦、最无奈的片段,金侁早已细细思量、完全接纳,他懂自己所爱所求的艰难。即使如此,神仍不应允。三神奶奶告诫金侁,他的终结与池恩倬的死亡,只能二选其一……
$ ^  b7 e5 R" t" ^* Q# f

+ l+ s$ o" U3 q7 y) D
) I( s( W$ I2 k  总是两难,生或者死、爱或者死,直至他生和她死……

) d' B# T/ h" u% K0 Y2 I  T) W, v" Q, U+ h5 `# z

" y, n  m! T& Y5 S+ I0 Z  也许金侁的幸运在于此,神至少给了他选择的权利。
  b* j+ J) K. E+ x  M! F* K8 i

: c4 I$ }. V0 q* _7 r$ \. l2 P1 N  或者金侁的厄运也在于此,神每次都无比笃定,知道他一定会作出的选择。

9 _+ n. t' P1 ?2 b, Z2 X; j! T  K7 X3 K* ~
  是神让车祸暴露在金侁的眼皮下,神知道金侁一定会心软,一定会守护自己的鬼怪新娘让其出生。

5 C7 T  R4 q; n% Z9 }/ Q2 k; k3 D4 A* Z$ s, G
  是神让池恩倬没有一次拔下金侁的剑,让他们品尝到更多爱情的甜美和哀伤。

% q9 M, Q5 m3 x3 N
% u& a$ M/ ^6 X' s  是神让池恩倬频频与死亡接近,让金侁连八十年的守候都岌岌可危。

$ T- T+ _5 I3 @
) a7 @( v, K1 p7 Q
- T: b$ d  c! q  然而,金侁只能、只会那样选择,如同他向池恩倬坦言,只要一个借口就好,藉由这个借口,他们可以忍受一切;可以长久地爱、短暂地活;可以微笑、痛哭、拥抱、别离。
/ h! ]9 F& @. y6 H& V8 g# B
/ n% b6 h/ [. C" u, {

# j1 d8 t$ W& x9 p3 f  那样,神也就知道,金侁没有借口,他永远只作最正确的选择。
7 I9 X3 E* l6 Q9 n
$ ~( [# n7 a. w% O

. d: m  m6 H4 ^0 F; J* y1 |0 [
7 f: V; t1 n) b0 q6 d
----------未完待续----------) h5 X8 n2 U$ k9 G. v  o' ~3 l  I

0

主题

3

帖子

3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3
发表于 2017-2-27 19:43 | 显示全部楼层
幸福的读完了,再次感叹写得真好。

53

主题

609

帖子

1840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840
 楼主| 发表于 2017-3-4 21:57 | 显示全部楼层
只有截然相反,没有人生

- g- V  O9 ~1 {6 z$ w
$ N5 Z' _7 U  {" D5 ]  《鬼怪》是一个被拆碎的故事,不到最后一块碎片被拼回原位,就不好说看到故事的全貌。
9 n( l$ ^- b0 W$ D# A9 f' k

8 J2 V2 e) _/ [  阿使和金侁生活在同一屋檐下,斗智斗勇、亦敌亦友,看起来妙趣横生;阿使想要追求美丽的Sunny,一路笨拙追随、尽心守护,爱得不易又让人感慨……

: A6 @& c2 j& U  G4 G' |; Z  D3 }
4 \9 W; B3 |3 a0 Q4 t8 V  然而,看到后来的剧情,金编不动声色地提醒大家——神的记性是很好的。

3 r& k9 e/ X0 y) @( ^- ~! W' L+ H6 c
6 \0 W# t" P8 q; x5 U5 }  六百余年的地狱折磨、三百余年阴间使者的差使,都是神给王黎的惩罚。不过,神还是给了阿使救赎的机会,让他租住金侁的房子、让Sunny租用德华的店面、让恩倬到Sunny的店里打工,把命运纠葛的他们全部聚在一起。
' X$ Q* b* Q0 X- u: k- c
+ X6 p3 _6 ^3 @  @4 R2 v5 b
  对于王黎或者阿使而言,很多事情……

, G  w2 t! R; ~$ u& E/ v- n  w. o- P5 _" I1 r
  神把它们全都反了过来。
3 }1 P! d& Y6 M/ @& Z9 j
9 G/ L- E- O* C9 F3 j$ O6 B# i
  曾经,王黎是君,金侁是臣;后来,金侁是主,阿使是客。

# Y3 w7 ~. ]) ^, D! Z2 v7 V- V$ d( z0 n
  坦率地说,内亲外戚,金侁是王黎的大舅哥。但是,王黎对金侁的君臣之情已经寡淡到可悲,更是完全不顾及与金侁的亲人情分。

0 |( O' m2 }, ^+ ^0 q
2 v' ?  Y  m- a' V' R$ S5 o1 L' _4 O  金侁和阿使不得不同住,最初,他们格格不入;之后,他们产生了友情;最后,他们的友情终于升华为亲情。

2 b* {& D1 v2 [8 f+ n+ m* {4 _5 T% }. [+ p0 r9 J
  原本阿使瞅个空就溜出家门想要公事公办地“带走”池恩倬;看到池恩倬入住金宅,就笑眯眯地支持小姑娘给金侁拔剑;之后他全然反对金侁放弃永生,主动告诉恩倬拔剑的后果;再后来,他不但配合金侁数次挡回生死簿的“安排”,更是鼓励金侁好好生活、勇敢恋爱。

$ n8 V9 M* q  C0 E; k; Q
/ l% L, F# h% @  这其中的转变自然有不同的层次,让阿使改变的契机,是神让他和金侁生活在一起。用生活改变一个“人”,是最直接、最深入的。

1 B( y9 [( u/ S% i& J6 `' D9 v
# \% w+ ?- c. S8 A  因为,王黎铸下大错的重要原因——他从未真正生活过。
6 c: ~( [# X) P: V! B: j

9 z: X7 ^: S3 [6 @$ |  小小年纪被人当作傀儡推上“至高无上”的权座,王黎被扣上金光灿灿的枷锁,却连权力的边儿都碰不到。他被人拨弄、挑唆,有膨胀到可怕的嫉妒,却无半点执政、治世的智慧和能力。他始终惧怕、始终忌讳,也始终不知所措,始终无能为力。
8 F, ], Z7 I$ z2 X* k

" G; N5 e: M: Y: V7 z  当他终于成为阿使,神的安排像另类的磨砺:人生已无,但是人活着所需要捱过的生活琐碎,阿使却要一一体验并接受。所以,阿使要采买、烹饪、洗衣,要啰啰嗦嗦地收好一张小小发票,要一次次把黑色礼帽送进干洗店,要细致地折好家里的浴巾,把卧室清扫得一尘不染。

/ M6 I1 G; n- J4 o9 N6 F
$ b8 |' B: d, V: {* |$ }  说句重话,一天如何过,一世如何生。

$ t' g  H9 Y# ?& H0 V: p- D0 s4 Z; U* g- t
  王黎错过的凡人生活,神让阿使用相反的生活,耗了三百余年,帮他补了回来。
9 P% p- |8 y, z6 e5 d+ e4 c

- Q' [, {/ L1 b( w
5 m: @, b9 n# C2 t  Sunny和阿使……

. r& q9 F  Y% p, s- r  |
4 }  g% o% m3 ~( K' o2 _2 h) `  其实,连他们的名字,都用意相反。
$ {( y: I1 o$ ]5 x2 ]

6 G- |- _; v5 c: `5 U1 d0 N" d  Sunny阳光满满,明媚灿烂;阿使只有阴间使者这个“职务”,阴暗晦涩,见不得光。

) v4 T; J4 O" Z* U0 f8 z
" h- H  R* I/ d  神的惩罚,是很用力的。
8 r4 @* C4 A5 l. H3 @& z  Q0 I

1 o2 h- t6 @: h8 X. z  王黎作为一国之君,拥有名义上最大的“名”;阿使却苦于没有自己的名字、没有一张自己的名片。

1 i7 R5 N+ A) N( k* E5 k: i! l
7 k" J! |2 D9 U& u: a1 V2 U. e  王黎之所以看重自己与金善的爱情,是因为,在他悲惨无为的人生中,爱情是他唯一用过自己真心、动过自己真情、依靠自己的力量守护过的事情。
& i8 B) ^; v% h  ^" w! s

: |' ?3 i2 A5 _  与金善的婚姻是被先王指定的,但是,按捺不住兴奋与好奇,趴在墙头提前打量未来新娘真容、并一眼钟情的,是王黎。在这段感情中,王黎是主动的,可惜,成婚后他的心理日渐扭曲,他的主动蜕变成为君王的“说一不二”,直至完全剥夺金善进言、明理的可能,逼得金善无法容身于世,爱不得、活不成。

: N5 f, v4 k' a1 z
: _% \7 y( u# F  转入现世,情势颠倒,主动的是热情大方的Sunny,被动的是小心翼翼隐藏身份、其实完全没有身份的阿使。Sunny初见就留下自己的手机号并附上红唇印记,阿使却捏着电话号码煎熬多日,不敢主动联系;Sunny明朗地示好,阿使却因为没有名字、没有名片、没有人世的细节而怯生生地推三阻四;Sunny全然不掩饰自己火热的思念,阿使同样思念却不能畅快地倾述;阿使从恩倬那里学习如何博得女生欢心,自喜于可以更好地陪伴Sunny,Sunny却因为他无法坦率地说出真实姓名而干脆地提出分手。

7 m& d- R% ~  O* e$ f, |; R' K. k8 l1 k4 q9 L& E9 \
  多么面熟,被否定了爱情的阿使,他脸上瞬间流露出的错愕、不甘和痛苦,在曾经被王黎否定过的金善面孔上,也流露过。

0 U2 ~& z0 t$ Y; S2 o8 u3 h7 ~, o6 ?# a+ Q6 x& S, |" c' P
  这其中的酸楚、悲惨,被王黎忘记,被阿使记起,作为人经历人生,作为鬼旁观了自己的人生,神的救赎,也是需要被救赎者付出代价的。
. t: {! ^# f1 c' D8 @- b+ Z

4 ]" c: o2 v% x) z. j  尤其,王黎在金善以死明志后,毫无振作重整,反而自暴自弃,在心知肚明的情况下主动咽下恶臣投的毒,选择自戕,这也是犯了大忌。

0 C! e, C* p  {
, E% b! T6 H: c/ p* m. u2 ^  王黎不懂得生活,同样,也不懂得死亡。
. I. V' X; C. D3 z

7 c- {5 Y! c$ z- V  阴间使者的“职务”是惩罚,也是神给予的机会,阿使经历了形形色色的死亡,同时窥见他人的人生。终于,他慢慢淡忘了一板一眼的工作仪式感,打开自己的心扉,会嫉恶如仇,会同情弱小,会理解生活和死亡带来的遗憾和失去。最后,他甚至懂得求助于心理医生,也懂得帮助亡者弥补遗憾。

; B* ]7 n. V2 Y6 N3 H0 u9 m8 q8 P; \& Q* ^( O
  经历过截然相反的一切,没有人生的他,才被神给予了继续生活的可能。

% c: p3 N- f7 {% z4 ^2 |& x
- e4 Q1 u+ m. q( V  s4 L1 o: N  n( }3 {
% x0 b5 i2 e3 r1 U5 ~! ^: _% J0 I) |* _
----------未完待续----------
# [9 B: v; o4 w; h; V3 X/ O3 t

53

主题

609

帖子

1840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840
 楼主| 发表于 2017-3-14 22: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世事轮回,红尘滚滚
0 G8 R- F- v% G' p* K

7 N( l1 c) G/ G$ j  孔明灯在寒夜里冉冉升起。

* Q/ C1 J' ~2 R. x- L  f2 ^
' a. g/ H$ ^0 c3 u  九百余年,金侁每年都会亲手放飞这样一盏灯……
7 |! k; ~# k+ R: P* H6 ^

- ~, Q  D9 A9 Q2 X  R" r, J  漫长而含混的岁月,就此变得具体而清晰。

4 }6 U: a8 x: H! o; Q& o& @( Z5 X/ v  T, U1 K, D/ L
  那其中有很多的思念。比如,金侁在准备灯盏、写下妹妹名字的时候,会双眼泛红。
4 o) P/ t0 z3 N) r
! E& {3 ]# J. V% ]- X, v5 Q2 o
  然而,也非常复杂。金侁在写下“王黎”二字时,整张面孔都瞬间硬了起来。
) u1 y, u7 [9 m& b5 x/ N- [

' A! e. \, Z# }" U+ f* ?  曾经,金侁盯着电视上的女团表演,戏言如果王黎转世成女团的少女成员,他千年的愤怒似乎分分钟就能消散了……
1 B( j  m$ W2 w7 R3 L) l

, M' l% N  Z, Z# _5 l+ o- L+ C  原来,这都不是真的。真相是,金侁真的恨王黎,恨了九百余年,怀念也恨、惦记也恨。从阿使的面庞上看出少年王黎的轮廓,金侁会瞬间震惊;知道阿使就是转世的王黎,金侁再见阿使,会一把扼住他的咽喉,以此问候。

# [) P5 {0 j: n7 D, ~0 h
% l" o6 C7 D$ b/ p. ~5 T4 D7 {  金侁的悲剧始于死亡?

- i) O$ F& d+ z4 F+ t( H* ?  X) x/ h
  不。
& W. N, K% `/ R- Z7 j, E& [  b6 B1 c

: [) w: j0 f  O( P; _* N  在那之前,就已开始。金侁最大的悲哀和冤屈是——作为一个绝对忠诚的臣子,他尽忠守护的王完全辜负了他。

; F' a* \# O! N1 U% d& ]0 d
- x) B: M3 r3 E! F, x  金侁牢牢记得王黎赐剑于他,命令他远赴战场,死去或者假装死去。这话不中听,但已是少年王黎给予金侁唯一的体恤。而金侁一开口据理力争,上一秒王黎那微薄到可怜的温情也消失殆尽,还是个孩子的君王咬牙切齿,都说不清他对金侁是痛恨还是害怕。
  s) p' t8 L) Z9 d) u0 y

9 `. _9 K( n0 {) B$ _  作为一个忠臣,金侁逆来顺受;作为一个勇者,金侁始终坚持,努力挣脱他人无理的摆布。然而,金侁和部下从战场凯旋而归,却在家门前被自己人的箭镞和刀剑逼杀。无非是死,金侁拼上命要和王黎理论,却为了拯救无辜的家臣而最终放弃。他死了,死得如此不值。这个巨大的心结,在金侁成为鬼怪后,依然盘踞在他内心,继续折磨他。

2 O$ B  @2 W: Y( H3 H
# P% W1 E# J- i# |/ K- X' w  金侁无奈于自己的悲哀,更痛苦于妹妹的命运。

# N! X$ ^  m9 b2 I( j( l" P5 C
- n3 T  W, `/ J* I, l  先王托孤,让金侁守护王黎,更是指婚,让金善嫁给王黎。
! I3 u' R0 G2 g, V* u% s7 a! v
, Y& c) ~; |5 E5 B7 i" v
  金侁自然懂得尽忠职守,但是对于妹妹的婚约,他一直心存顾虑。他本能的感觉到妹妹可能面临的潜在危险,却无计可施。在他心目中,妹妹活泼可爱、天真善良,被禁锢在宫廷中,断然难以幸福。在金侁无法触及的境遇,金善有着不输给兄长的勇敢:金善爱得大胆,不掩真情,自己奔跑到恋人身边,冲破王黎身边虚伪敷衍的氛围,打动少年王黎的真心;看穿朴中元的弄臣嘴脸后,金善当面斥责朴中元,更直接向王黎谏言,为兄长辩白。
9 k; H, l5 |- Z- ?9 u4 o* E

7 Q7 y8 Y% H( n  王黎曾经努力过,在朴中元的面前假意怒斥金善,以此保护她。但是,一个时时刻刻留意朴中元脸色的君王,又能真的保护到谁呢?尤其,王黎的心理已被朴中元百般扭曲,他逼着金善在他和兄长金侁之中二选其一。
  v' C5 i& I( q: o; z
' n$ m# Y, U/ M8 o
  王黎无知,当他说出无论金善选择谁都不会有损失,金善就已被他逼至绝境。金善知晓,王黎作为君王虽然不堪,却是真的爱她,然而这种爱依然会被弄臣利用,她的存在会成为王黎的“把柄”,被恶人挟持然后更深更紧地控制王黎。

; }" K" C% U- n5 ]2 X7 [
4 a$ Q+ P0 S2 G5 y( D& ^  这些,金善都想明白了,王黎却不懂。在他们两个人的最后时刻,王黎只是粗暴地为金善戴上玉戒,他所以为的爱是君王的恩威,他给了,旁人只能接收。金善却是那么聪明,王黎指责她身穿素服、不着首饰,她就戴着珍贵的金钗,在自己选择死亡时,保持一个真正王后的端庄和高贵;那枚玉戒,她也好好地戴在手上,她懂得粗暴无礼的君威背后是王黎可怜的真情,更何况,王黎再不堪,她也还是爱着他。
& {9 q+ z9 {2 n
9 Y, q0 u1 m6 T* n/ h
  真可惜,这一切,在那个瞬间,王黎统统不懂,他正咬紧牙关努力表演“逆我者亡”。然而“亡”是什么?当他真正意识到失去此生唯一的爱人,死亡究竟是什么,才在他痛失金善的每一分每一秒中,击溃他、逼疯他,让他生不如死……

5 q5 }% Z& H; _1 o# S
5 \4 o  P- P6 [; G" ~  c9 K  后来,过了很久,阿使意味深长地说起,其实,何止地狱才是地狱。

$ [9 c9 @0 z# Z9 c" M  b: h9 G
* ^; m+ K) y# `8 D  阿使喝过忘记前世的茶汤,却用亲吻让金善记起前世。

1 A2 \+ X% ]; {) o+ v% i7 I% O9 t& s$ H1 Q9 z
  依然是阴差阳错,阿使不懂,金善如此记起前世,他们此世的感情就不再可能圆满。
. L5 P6 R& G& h0 V0 L* R
3 p3 g7 f5 v9 W, a; Q
  因为金善记起自己的选择,记起兄长的坚持,又眼睁睁地看到,她和兄长都被王黎辜负——他们兄妹二人的死亡,都未能激起王黎的警醒和重整,王黎只是颓唐自弃;而王黎造成的伤害却仍未愈合,兄长金侁胸口插着王黎赐的剑成为鬼怪,几世不得安生;为了灭掉前世恶缘,彻底驱散恶鬼朴中元,金侁拔剑消失,她又失去兄长。
* ]6 r; O' G/ K  s

( g" Z. V" U0 d* `6 ^" s  这些事隔在金善和阿使之间,成为他们两个人的伤口,碰都不能碰。即使他们还是深爱彼此,即使后来金侁归来,即使金善绕过其他人保留了所有的记忆,但,人鬼殊途,仅这一条,就让他们无可奈何,金善最终选择了孤独。
  E! m, [( e# _

8 o) l1 p$ `& i3 i' i0 n% _  前世缘尽,此生终矣。金编仁慈,用笔给了金善、阿使一个来世。然而,金善与阿使踏上来世的阶梯前,并没有喝下一杯孟婆汤……
( E6 z! z8 q0 S" F0 [

; v, r8 ?  D- `+ E2 l. U* f
: z7 ]9 Y8 q' g; G5 e% @- f
----------未完待续----------
9 u+ ]- k8 U8 ~& q9 f3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韩剧社区 ( 蜀ICP备14001718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6-16 09:37 , Processed in 0.060604 second(s), 15 queries , Gzip On,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