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2091|回复: 10

【原创】《一枝梅》系列文:生命中那些不可承受之轻。。。

[复制链接]

20

主题

393

帖子

412

积分

青铜长老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412
发表于 2008-9-11 11: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 l+ @- W2 ~1 P3 g+ e
5 |- r* Q# J$ Y( N' T: v如果没有那场突如其来的灾难,那么那个可爱聪颖,四五岁就能画出诩诩如生梅花图的李谦一定会慢慢的成长为象他父亲那样正直、博学又风度翩翩的佳公子吧。$ A7 H. C" }6 |  f6 a; B
也许他会有一个温柔娴静的妻子,再生几个活泼可爱的孩子,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共享天伦。1 \- c* L) X5 h9 m+ G
也许他还会在闲来之时和家人共赏那一株株他最爱的梅花,再细细的讲给家人梅的傲骨、梅的雅致。, Z+ T( P2 }5 B" r2 i& Z

4 j/ y& l* j  r% }8 ~% i但,一切只是如果。“如果”这两个字注定了所有已经发生了的事情的无法挽回。
( H: w& H$ M# `( U1 m0 w( _9 }$ ]$ f0 }0 g, _
那场如同灭顶的灾难,那场让他失去一切的灾难变成了他生命中的第一个不可承受之轻。。。$ @/ G8 g* l1 J9 P  B
( E$ v, t- d$ U
父亲的死他亲眼目睹,那时小小的他只能透过那细细的锁孔紧紧捂住自己想要痛哭失声的嘴,大大的眼睛里折射出最伤痛的悲哀。他无法相信,白天还在和他一起赏梅的父亲,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眼前;他更无法相信,白天还在教他剑法的父亲就这样和他天人永隔。犹记得,那时的他通过一个小小的伎俩赢了父亲,当时他雀跃的嚷着:“以后谦儿要做能够保护这个家的男子汉。”听了他的这句话的父亲脸上流露出的骄傲,母亲脸上那满足的微笑,还有姐姐那怜爱的眼神似乎都在眼前,可现在,这一切竟然变成了只有在回忆里才能找到的过往。
8 B* Z# X1 K* z/ _* E' |
8 I+ w0 j3 S0 S7 W小小年纪的他就要承受着在他有生以来最痛苦的事情。为了躲避官兵的追杀,他一直在逃亡。为了有食物吃,他和小乞丐们混在一起,可即使这样,他依旧没有躲过危险,追杀始终在和他步步紧随。这一切,让小小的他害怕莫名,却也变得敏感至极。父亲在闹市被分尸,他没敢哭出来,只是在心里默默的喊着:父亲,父亲!后面的过程他没有勇气看下去,他泪流满面的跑走了。
6 ]( l' k* Q# V6 q1 P) c7 u% V# H6 n跑,跑,不停的跑,为了活着,他勇敢的向前冲。
  D# }0 G$ d! P5 w, s2 J9 V& ?6 Q# E! H) H# I) r% Y: r
, \& U7 T% s8 o
可这样的日子并没有过多久,他生命中那第二个不可承受之轻又悄然而至了。。。
1 m" L' V1 P- G7 A8 y8 B1 G( h
. A4 `" q, N' L- \4 k8 B当他被那个穷凶极恶的官差抓住时,在那一群群被捆绑着的犯人家属里他看到母亲。虽然母亲没有华服在身,可在母亲的眼里他还是看到了慈爱的目光。母亲看到他了,母亲看到他还活着时,母亲放心的笑了。可官差并不放过他们,为了要证明他不是李谦,官差拿起石头,让他砸向母亲。他还是一个小小的孩子啊,却要在此时为了活下去,向自己最爱的母亲扔石头。眼泪滑下他小小的面颊,他嗫嚅着,他的心痛着,他的泪眼看着母亲的泪眼,母亲心底的声音在一遍遍的告诉他:谦儿,你要勇敢,快扔,快扔,只有扔了石头,你才能活下去。。。于是,那枚尖尖的石头从他手里飞出去,重重的打在母亲的头上,一股鲜红的血从母亲的脸上缓缓流下,而伴随着他深深的痛苦是母亲释然的微笑与眼泪。。。6 Y  x4 C8 z9 K1 K/ w3 K$ k

. x# E% d" P: u8 ]3 s% }: Q这生命中难以承受的痛苦即使是一个成年人也不一定能够承受,何况是一个小小的孩子?这痛苦太深太重了,这痛苦让小小的他承受得太艰难了。* e2 ^  Z( H) c; [1 }

. f! ]8 O4 l2 h5 E4 B: ^4 ~于是,在那场大病之后,醒过来后的谦儿不记得了所有的事,从此他有了一对新的父母和一个新名字:勇儿。- T+ K( k' a0 h1 _9 ]' E+ q
这样的失忆对于小小的谦儿来说,何尝不是另一种幸运?忘记一切,忘记那些痛苦记忆,这样他才能够活得快乐一些。
% ?4 V8 L4 y6 H( [; v, A从此,世间少了一个李谦,市井间多了一个叫勇儿的孩子。
$ I5 D0 m5 V: c4 U6 `+ C
( o/ u5 b1 s  j' U6 g勇儿活泼,勇儿爱玩爱闹,勇儿甚至喜欢看限制级的小书和赌钱,勇儿有着一股“痞”。但,这样的勇儿很快乐。8 H/ N/ q6 e/ i1 x8 l8 u
他不记得从前那些悲伤的过往,他只知道自己有一个疼爱他至极的父亲和一个不爱说话的母亲。* R/ W$ _1 O( j; ]8 ^
被父亲逼着去念私熟,他从不告诉父亲,并不是穷人念了私塾以后就会有出息,那些官家子弟早已经识破了他不是贵公子的谎言,他去了私塾也总是挨打的份儿。但,这些他不说,他只是用自己的顽劣来面对父亲,他不会告诉父亲真相,只是不想让父亲担心。他总是用他的笑来掩饰他的内心。他以为自己的这一辈子就会在和父亲斗嘴,躲避母亲随时打来的扫帚中度过了,虽然平淡,虽然贫穷,但对于他来说,却是最简单、快乐的生活。
6 J& X' _; D: {+ }7 `
6 l- |2 j# e' e$ r# O( k7 i+ X但,他不会永远是勇儿,当他想起了过去,想起了他是李谦之时,就已经注定他不能只做一个平凡的勇儿了。
+ M# c0 e. A4 J1 N3 d7 c/ @5 u
; H' F. D# \$ T3 x7 G/ I当过往终于赤裸裸的再次呈现在他眼前时,当他终于想起了一切时,他跑向那个已经13年没有回过的家,在他最爱的那些梅树下,他痛哭失声。
, P6 C/ k' y4 G6 W4 Y  F
% H: l9 x( G# k  ?4 n0 k% n“我曾经说过永远都不会忘记的,可我,竟然已经13年没有想起了。。。”1 I/ B+ r( h( f* u- D
梅树下,在那些随风飘扬的梅花雨下,少年的谦儿抚着树干哭得肝肠寸断。
' j" W5 E/ b2 Z' g+ B6 I既然想起了一切,那么他就不能再做那个玩世不恭的勇儿,终有一天,他要做回谦儿,他要为家人报仇。
, }1 [' y) F1 D: {0 Q! Z
' R4 N& E2 c, }3 `2 B) J, a0 p; m: L
! h* F0 s; w9 K: K4 i
9 g; b4 K' ^% t8 J7 u$ K未来,他生命中还有多少不可承受之轻会向他袭来?
# k& E& m6 j% f5 F0 r  l我不知道答案。
2 K/ }8 w' Z3 P/ a但我相信:: `1 L% z7 ?4 U6 l) U
当他还是个孩子之时,当他轻轻的对父亲说着“我喜欢梅花,因为它没有樱花的张扬,没有梨花的楚楚可怜”那时候的谦儿已经在向父亲诉说着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喜欢,还有他要告诉父亲的是:他要做一个象梅一样的人。
7 C  A/ l0 s8 H3 d9 T/ u- F% a一个有着梅花的傲骨,一个在严寒中勇敢怒放的不一样的李谦。

& b9 v# \; W; P2 q. H
" ], T* ~) u6 V/ V. R. b2 ]* P李谦的人生,其实早已经改写。
+ K  x! d( I1 `& U2 [在他小小年纪念出那富有哲理的话语之时;
3 J  S1 o: E$ t$ v0 e在他遭受到所有痛苦之时;  J' j- M$ E6 D
在他回想起一切的时候,已经开始了。。。
) j) |3 ^! J/ y' ?% j6 a
9 B9 e2 d& F7 D1 L[ 本帖最后由 楚动心弦 于 2008-9-11 11:54 编辑 ]
我看,我听,故我想,我写。。。

20

主题

393

帖子

412

积分

青铜长老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412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36 | 显示全部楼层

兄弟~~谈谈时厚和勇儿。。。〈一枝梅〉第二篇

兄弟~~谈谈时厚和勇儿。。。《一枝梅》第二篇
  m4 h: }6 H5 R# }9 X
4 C) ]" n$ n3 D! @4 K  g
他们是兄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但,他们并不知道。

6 j" B' ^4 b9 r( L* U( U8 J6 H  x* ]& x
# D$ J: P- j) V+ D- p  F
' t& Z5 d  z% u: c( r1 R
他是哥哥。儿时父母叫他“小石头”。虽然这不是一个特别好听的名字,但从父母的每一声呼喊里都饱含着浓浓的爱与温柔。每次听到父母叫他的名字,他都会欢快的答应一声:“诶!”, B& y$ ~, K% \) G& M0 X, Z& C2 J
儿时的他们虽然生活贫穷,但一家人生活得平淡、生活得开心,父母的体贴与关怀都让他开心不己。即使天天穿着粗布衣服,吃着最简单的食物,可那一段儿时的记忆却是他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 X+ W% W# v/ E2 Z
( M0 O$ v" w/ ?2 y4 ?) I慢慢的,他一点点长大,他从别人的口里听到自己不是父亲的亲生儿子,而是母亲带过来的孩子。当他问起父亲这件事时,当时的父亲一脸肯定的说:“你就是我铁石的亲生儿子。不要去理别人怎么说。”那时的他也想:对啊,父亲对他的爱有时候甚至比母亲都要多。; b% N) ~+ g6 ^/ L& i! P' c7 W8 c

& m" Q7 P( a% G8 Q9 o9 j! P父亲总是说要挣很多的钱,要让他进私塾念书,以后也中个状元,“我们不会永远当个贱民。”那时候的他,看着父亲在阳光中笑得灿烂的脸庞,父亲脸上那细细的皱纹和那双当他笑起来就眯在一起的眼睛,这些他的心也满足不己。是的,他们贫穷,但他们的心是最富足的。
: w; C, x! F* r. d3 \“父亲,我一定会努力的!”他曾经这么坚定的对父亲说。& k: V5 a% |* `, p3 y
8 K7 c- H) D6 W+ U1 ]
只是后来的事情发展得让小小年纪的他有些措手不及。
& P9 M8 L! D( ~$ ^" V& L# E+ i父亲为了给他筹念私塾的钱,于是答应官家将一些纸埋在一户贵族人家的后院。父亲不识字,但那一行行的血书让父亲担心不己,于是拒绝做此事的父亲被打得浑身是血。眼看着父亲就要被打死了,他不能让父亲死,于是他站出来,“我去!”年少的他坚定的说。  A% |  m. o' K5 L; ]( I5 b1 m, s
他做了那件事挽回了父亲的命,但他却不曾知道,他埋下那封血书的贵族人家里的大家长居然就是他的亲生父亲。9 K/ @. D0 [& U$ M. k
他不知道,原来他曾经和自己的亲生父亲面对面的见过面;: f0 B3 r9 g6 `9 f1 R! d3 P
他不知道,那个在市集上救了他的小公子居然就是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弟弟。% [% R5 r7 b( h3 l* c! I( k- m9 B

8 K4 }) U) P) w" J2 D原来,一切真的都是造化在弄人。3 {5 Z- k% Y2 Y1 w6 v& Z: y  p5 p
母亲不想让他继续过着苦日子,母亲不想让他继续做一个“贱民”,母亲想要他出人头地,其实母亲也是为了要争一口气。于是某一天,他成了当初那个逼父亲埋血书的大官的庶子。
' k4 f" m# y. \5 o( d9 |4 I; t! y从此,他远离了这个带给他无限温暖的家。1 p! }) M$ k' B: X+ q$ G
走出家门的那一天,他频频的回头寻找父亲的身影,可终究没有看到。他不知道,其实父亲始终偷偷的跟着他,父亲躲在那棵大树后泪流满面。6 A" d6 Z' W% v' G4 g7 T9 |
母亲告诉他,从此他不再是小石头,母亲叫他“公子”;母亲说即使在路上遇到了,也不要说话,母亲说,从此你就是一个高贵的公子,你不是一个贱民。
, s3 G0 X+ Q7 R, V可是真的成了贵族的庶子就表示他拥有了一切贵族应该拥有的一切吗?其实并不尽然。
6 y; l  K7 l2 \从他走进那个大户人家的大门开始,他就有了一个新名字:卞时厚。  E9 X4 J- \0 O- [# }% E1 l* Z
从此,他不曾开心的笑过了。在那里虽然衣食无缺,那里虽然很大很宽敞,但对他而言却没有任何幸福可言。那个他叫做哥哥的人时常的欺侮,他叫做父亲的人时常的打骂,他叫做母亲的人时常的嗤之以鼻,这一切都让他度日如年。他会经常怀念那个儿时温暖的家,怀念母亲的呼唤,怀念父亲的笑脸。
) l: g- [" N  @“我一定要成为真正的贵族 。”他总是这样的告诫自己。
) `8 M  Q6 S! ?8 R他一天天的长大了,他学会了隐忍,学会内敛,更学会的和任何人保持距离。6 P# p, F/ _* `0 O  ^  ?  B4 r

0 V. P) ~! L/ `& v& }' b' Q8 O" f8 }1 H( W
他,是弟弟。. V' w/ B. [! f0 O
他儿时的名字叫:谦儿,后来被养父母抚养长大,他的名字叫做:勇儿。) N- v: h. {! @0 ]% R
他以为经历了儿时的那场如同灭顶的灾难以后,他在世间只有失散多年的姐姐和母亲,他不曾知道自己还有个未谋面的哥哥。5 S2 o7 z- M8 g; c  s6 B
姐姐的惨死,让心痛如绞的他痛下决心,他发誓要查明一切真相,他要找到害死父亲和姐姐的真正凶手。
! c6 \( b  {/ [7 Z' S( S于是,白天他是市井间痞痞的“勇儿”;而夜晚他则化身为“一枝梅”出入贵族家中寻找线索。6 L% p3 u5 \* E' j) y( \& q8 n$ Z
他要找到答案。
, o0 {* b. @6 ]7 ^
% A7 \4 Z  c# {' |0 W. }4 u/ h可世间的事情往往都是上天早已经注定了的。
5 K0 _7 Z& C5 m他们兄弟的相遇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己。- q/ |$ Q8 O+ X' Q3 D0 z5 D. q
命运早已在他们还不清楚、不明白的时候,那根细细的代表着亲情的线己将他们紧紧相连。
4 w; s9 K: p6 p1 w他们共有同一个生身的父亲;他们也共有同一个养父。
: T! V6 Q! |6 S* ^9 X  \: p2 n' ?6 x# X6 z$ h% D
他们都用全部的身心来爱自己的父亲。
8 Q8 Z. ?) w0 w, X9 Q于是当父亲被抓入牢中,即将被砍断手筋之时,他们为了救同一个父亲,他们站在了同一个擂台之上。& \1 o- r2 ^; d- m/ U6 T! K5 I2 z
只要这场比赛打赢了,那么父亲就得救了。
. l2 c) G1 g/ T0 I# b4 i于是,勇儿和时厚他们为同一个目标打在了一起,他们浑身是血,他们满身是伤,但他们谁也不肯举起那个代表着“言败”的白色牌子。他们都在努力的支撑着让自己不要倒下,努力支撑。。。! q" A" J& Q- q
最终,父亲得救了。
3 S' l: Z4 F/ X; q" N而他们,也是第一次这样面对面的站在了一起。
/ X+ w( n8 B2 _8 u# z% J8 n同样卓绝的身材,同样不驯的眼神,同样两颗深爱父亲的心。  x- A+ V& e$ {$ y$ U" V

7 K; H3 U/ r, _, ]& o, K
" |  w( m; H- Q1 O
1 R5 d$ ?$ T2 X6 q+ x- V他们是兄弟,只是他们不知道。
9 D/ m* t0 @+ z( g他们爱上了同一个女人。
% B+ a4 r8 W! N: _7 D时厚在那个如同牢狱的家里,只有那个他叫做妹妹的女孩给了他最真的温情。也只有在她的面前,他才会有舒了一口气的感觉。那个女孩漂亮、温柔,如同一朵白莲,站在满是淤泥的潭里依然善良、出淤泥而不染。他喜欢她,但她是妹妹,是他永远不能去爱的人。所以,他总是默默的关怀着她。% g6 v4 S: H4 b( K
在她晚归的那条寂静的山路上,他总是悄悄的跟随着她的轿子,偷偷的保护着她。为了让她回家的路上不再黑暗,他用弓箭射亮了那长串、长串的灯,那灯照亮着她一路前行。- A$ b  p9 m, o9 d- q) G8 f0 J( ]7 p

7 a; s& G4 E0 \! W; w6 U+ o只是对她的爱,他从不说,而她知道:为她做这一切的人,一定是时厚哥哥。他总是不多话,他把对她的关怀总是落在最实处。4 L' Z( W% F. O$ y: Q" R9 Q# |
而慢慢的,他发现了她的小秘密。他发现了她居然和那个义贼“一枝梅”相识。于是他追出去,他伤了“一枝梅”可手臂也被“一枝梅”的匕首弄伤。她看到他回来了,看到了他剑上仍在滴着鲜红的血,她对一枝梅的担心表露无遗。3 S& ]* s; |( w' [. h5 z
看着她要深夜去寻找受伤的一枝梅,他的心痛了。
2 c* ~, v, J: A& V! B他也受伤了啊,他也需要她的关心啊!
! E4 y6 R( G) Q& ?“在你眼里,永远都没有我的存在!”他沉痛的说。* w$ w* ]$ F/ H
难道这场爱恋注定要无果吗?他不知道答案。
" e0 g7 _; V( r0 E" D- F6 j9 R1 d伴随着手臂那深深的痛楚,比那疼痛更重的是他心底深深的失落。
2 w2 T# Y- z' ]( v. t# P我,难道注定要做一个一生孤寂的人吗?在那个清冷的深夜,他这样轻声的问自己。
/ w! n5 T1 n0 o2 C7 S, u# C1 t' E2 f! \' A. A+ A2 q

2 E! s" ]* f3 Z; g) [
" [2 g7 _6 {0 m9 R! t) S
4 T% e1 v( k. @3 ^! d9 `在勇儿的记忆里有个可爱的女孩子。她漂亮、端庄、她有一双大大的清澈如水的眼睛。曾经他拉住她的手,他们并坐在那株他最爱的梅树下,看那些随风飘落的花瓣,听树莺那一声声清脆的鸣叫。她看着那些粉色的花瓣随风轻舞,轻轻的她绽开了笑颜;而他呢,就这样沉醉在她甜美的笑容里,眼里再也容不下其它。。。
- V. c/ D  Z6 C' K& d3 D
3 g$ h% c% W2 O% S4 C十三年过去了,他没有想到自己还会再次遇到儿时和他共赏梅花的女孩。他没有想过,他们居然还会再次相见。那次,他拉住她险些滑下树的手,13年后的牵手让他们再一次的重逢。他讲给她那个儿时没有讲完的关于梅花与树莺的故事,他轻轻的讲,她仔细的听。7 s2 k' c. l7 D1 k( l
多希望时光并没有带走一切,他还是儿时那个锦衣公子,她还是儿时那个可爱少女。但,毕竟时光已经悄悄的改变了一切,他们谁也走不回过去。& a* f& t. Q" m6 ^/ ]& z, S
1 \" W- c: f. n: V: G" s
“你相信命运吗?”长大后的她轻轻的问着他。
2 v2 z2 `4 p1 x. v命运?他在心里轻轻的念着这两个字,不语。" t4 p0 `- |! A3 K/ v& Z
# @+ j* U8 g1 L) [; o5 J5 ^

2 t9 J+ A0 v9 X5 [# z' ?) M* Y& R; C% w
这一次的邂逅让他们重逢,但他们依旧不能在一起。: j+ R7 r$ c0 a5 ]0 k
因为她是官家的小姐,而他,只是一个痞痞的少年。他配不上她,他清楚的告诉自己。可心,却难以控制。再加上他那形于外的劣与痞,终让她对他嗤之以鼻。在她心里,他是一个太坏太坏的人,不明事理,欺负弱小。在她心里她喜欢的人是那个义贼“一枝梅”。可她不知道,其实他就是“一枝梅”,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人物。
) U+ l; R& d2 `" y! b她更不知道,正是因为她的善良才让他变成了一个真正的义贼。
0 U. G/ M8 M9 ~# N9 ?! }这份爱要如何来继续?他们可有未来?谁也不知道答案。
: {1 }* g+ X* n4 ^/ l- m0 a! B* N5 y3 x! m$ J2 c
) K( H* |6 W- Z$ t0 ^
时厚会经常来到父母的家门外,看着那个叫做“勇儿”的孩子和父亲斗嘴,和母亲撒娇,“多希望我能够做他。”他总是这样轻声的说。这些最平实的幸福是他最想要却又得不到的。他羡慕他。
& l; b2 m1 z4 S8 }2 B  I
- J. y+ c4 y4 o勇儿故意和时厚的大哥走在一起,其实他只是想报复时厚。因为正是时厚的告密,姐姐才会被抓,才会被处死。他恨时厚。只是他不知道,时厚是他的亲哥哥。1 E' l" u: T( M6 d( ?

& q; G1 s( D' z! }4 S时厚曾经发誓要做一个真正的贵族,他不要再让人瞧不起,所以,他要抓到一枝梅。只要抓到他了,他才能成为一个真正的贵族。只是他不知道,一枝梅其实就是勇儿,他更不知道,勇儿是他的亲弟弟。
" k* c" |( i9 N
, }2 c/ T* |7 l0 S这一对亲兄弟什么时候才会相认?什么时候他们才会知道一切真相?我不知道答案。$ I; e5 H/ w4 L3 F
但我相信:血缘和亲情是世间任何的一切都抹杀不了的东西,终有一天,他们会成为真正的、心意相通的、相亲相爱的“兄弟”。
/ B$ r; ]  h- k1 {" p" y. @9 J$ |' B; L% i
我看,我听,故我想,我写。。。

20

主题

393

帖子

412

积分

青铜长老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412
 楼主| 发表于 2008-9-11 11:37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喜欢这部〈一枝梅〉很喜欢俊基的表演。
- v3 W& P* Z; e. s5 x% |
* Q" Z8 {3 z! {* K他诠释的勇儿和一枝梅形象太深入我心了。# Q# Q" N2 {  C" l* J& c

4 Y) {! d' T( ?" R: e; L( t感觉俊基的演技越来越成熟了。6 ~/ {( t9 a  D/ f6 e

; Z. ^+ t3 s  k2 ]+ q7 N关于此剧的文我会继续写下去的。
我看,我听,故我想,我写。。。

20

主题

393

帖子

412

积分

青铜长老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412
 楼主| 发表于 2008-9-14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解读父亲——罗铁石《一枝梅》第三篇

罗铁石是“小石头”的养父,也是勇儿的养父。这两个和他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他付出了全部的爱与关怀来对待他们,爱他们如同己出。" o- r4 t+ h# V3 c  @5 x
4 E" O: \% W, U5 p3 [; T- n. n
铁石不高大、也不英俊,他有着瘦瘦的身材和平凡的脸孔,那脸上密密的细小皱纹,让他是一个站在人群里毫不起眼的人。可就是这样的一个小人物,一个生活在社会的最底层的小人物,在他的身上我看到了人性最灿烂的光辉。. C  U# J: E6 R7 |8 B' o; C
7 D" U5 u+ a3 u  e
对待一片丹儿他用最虔诚的心来爱她。爱得一片赤诚;爱得甚至有些卑下。这个他从别人手里救出来险些丧命的苦命女人,虽然这个女人只是一个贵族家里的婢女,但在他眼里,这个女人很高贵,高贵得让他不敢逼视。这个女人太美,太美,美得让相貌平凡的他都自惭形秽,他心里对她的期盼与爱很深,但他不敢表达出来,他觉得似乎说出了这些,都是亵渎他心里的仙女。所以,从他救回她的那天开始,他对她体贴入微、关怀备至。) P1 J; i9 T- u' v! Z

* F6 B" L# a' O- B2 Q他爱她,爱她的全部,连同她腹中那个未出世的孩子一起来爱。
& J$ d$ n8 X- v* |, ~$ O  y$ e; w% \二十几年,他对一片丹儿的深情始终不减。但,他却从没有越雷池一步,他始终用自己的深情来面对她的冷漠。他知道,在一片丹儿心里,永远有那位贵族公子的影子,虽然她说她恨他,但他知道,有爱才会有恨,正因为太爱,所以才会有那么刻骨的恨。直到那位贵族公子被陷害,家破人亡之后,虽然她不再提起他了,但铁石还是经常会在一片丹儿的脸上看到落寞。
% Y: v! m" g( P4 T% T' a) d5 A他能和一个死人争爱情吗?他能够争得过一个已经死去的人吗?. y7 k, C" F  P  `; e; q5 ^5 {
他知道他不能。/ a) o+ K3 h4 b  [5 O7 s
活着尚且争不过,更遑论死亡?
4 H- ~+ z' b  d; K8 G- @8 }5 b1 j
所以,从他抚养勇儿开始,他们三口人一起生活了近二十年。在这二十年中,他对一片丹儿一如既往的爱与温柔。慢慢的他的温柔与细心也让一片丹儿心里的坚冰慢慢融化,他们变成了最熟悉的家人、亲人,但不是爱人。在他的眼里,虽然经过了时间的洗礼,一片丹儿依旧美丽如初见。而一片丹儿也会看着他不经意间轻绽笑颜,她也会关心他的生活起居。她为他洗衣、为他做饭,她做了一个妻子应该做的一切事情,只是他们不是真正的夫妻。3 M9 {) N# S+ G* c9 C" K4 Z  v) w" F

7 Q% C! y$ O, g/ F忘不了那一次:铁石给丹儿买了一盒胭脂。但被丹儿怀疑是从凤顺那里偷出来的,当时铁石委屈的说:“自从送走小石头后,我就已经金盆洗手了,我早已经不做小偷了。”当丹儿知道了一切之后,她的温柔对待让铁石一个人憨憨的笑了好久。
; J- c! s: B8 {6 r! s, ?7 _2 k1 i7 i1 b+ }1 F; K
忘不了那一次:所有的乡亲一起为死在官员世子马蹄下的小良顺喊冤。乡亲们都静坐在使馆府门前,想讨个说法。当那些官兵们向自己的百姓挥起了拳头时,铁石不顾一切的抱住一片丹儿,他用自己的身躯挡住那些重重的拳打脚踢,头破了,身上受伤了,但当他看到一片丹儿安然无恙时,他扬起那张犹在流血的脸庞,笑得很甜。2 t3 A' i( l; q8 K: k# Z
刻骨铭心的绝恋和一份平淡中见细腻的感情相比,哪个更幸福?
% p5 ?9 a% j5 {2 @3 I2 L
& m9 _1 h/ s* R$ G8 M在和铁石一起生活的二十几年中,一片丹儿终于看懂了生活,也放下了从前所有的爱恨情仇。
6 V- l$ g2 |: g, m/ w& k" l他们终于成为真正的夫妻。9 A) d$ ^2 k& E1 I5 W0 W3 K$ I9 ^* F
$ M/ N+ v/ ?7 Q( T; J
他们成亲之后的日子,铁石幸福无比,开心无比;一片丹儿幸福无比,满足无比。他们以为他们会和勇儿一起走过往后几十年、甚至更久远的时光。' T& v2 N4 h- @  C
但,他们依旧没有逃脱命运的掌控。% f. [- H, L; ?% i. {+ [
1 o6 e* S# M$ c5 e, {( E
铁石爱那两个孩子。
9 j$ \, S4 v/ S# w& j9 L3 C/ z/ F虽然那两个孩子都不是他亲生的儿子。但他用自己那颗最慈爱的心来对待他们。) M) Z1 K' b. p: _$ t
对待小石头,他温柔慈爱。也是因为小石头,他决定不再做个人人不齿的小偷,他不想让小石头长大后被别人嘲笑他有一个当贼的爹,所以他脚踏实地的干活,他要让小石头和贵族家的小孩一样,念私塾,读书识字。但小石头和他的相处时光太短了,小石头就要被送到贵族家了。7 r+ j7 q: e; P3 k2 R! d' p2 ]) ]/ |
) V; ]$ D& I. e3 _+ A# p
那一天,伤心的铁石躲在一棵大树后泪流满面。他不舍这个从小抚养长大的孩子,但为了让他以后有个更好的发展,他忍着痛默默承受着离别。, N7 w0 f3 A; X) n; x7 u0 w
许多年后,他看到了长大后的小石头,耳边听到了他喊出的那声“父亲”,他激动得无法言语。
9 p/ v3 y* V2 S3 k
" L3 a4 v. H" B( h7 @小石头要考参加武科考试了,他给他送去甜甜的麦芽糖,看着他追出来的身影,他满脸含笑的挥挥手转身走远,他心里是那一股股甜得化不开的满足。0 G. H. O4 ^* |* [, R
; C5 E; k" L+ w
多少个日夜,他会深深想念那个住在贵族家里的小石头,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快不快乐?
: L4 c( s% j! W) c父爱的牵挂永远那么绵长。。。
7 L0 D# |  c9 a5 V! P% s% V2 ~, k: I, b, T+ `8 a9 L
+ O1 _+ Q# ^. a: G+ u7 y
对待勇儿。他的父爱表达得爱之深责之切。
/ p( i5 _* S' n( N3 r# X勇儿活泼,勇儿好动,勇儿乐天,勇儿顽皮。虽然他经常会对勇儿抡起扫把,但打下去的时候往往力道已经减去了一半。许多时候,当一片丹儿因为勇儿的顽劣而生气打骂勇儿时,挡在勇儿身前的永远是铁石。虽然不是自己亲生的孩子,但他怜惜勇儿。他心疼勇儿幼年所受的苦,他总是会泪流满面的自责:“明明是那么优秀的孩子,都是我没有出息,才让勇儿受不了最好的教育啊!”
6 U. n% M2 S& h
5 }5 t4 ]4 e" z3 O" b' [逼勇儿去念私塾。即使替教书先生挨板子,即使是拖着受伤的身体一瘸一拐的往家走,可心里涌起的是满心的快乐,因为他又一次替勇儿省了念私塾的高昂学费。/ ]. b: E+ b$ @8 h9 I* }- y

2 I! G$ K3 ^! o/ j5 O* w3 k, }/ n当他知道勇儿想起了从前的一切,当他知道了勇儿就是“一枝梅”时,他除了惊喜之外还有着担忧,担心这个孩子会承受不了那深切的痛,担心这个孩子在夜晚做“一枝梅”时被官府抓住,担心这个孩子会有危险。& U' l. x& V. a& r- i! m0 @9 l

* i! X) f" S0 n  B3 E5 r当官府布下了天罗地网准备抓住“一枝梅”。他为了不让勇儿涉险,他冒充了“一枝梅”。可当他要被抓时,他还顾意跑到小石头的身旁,只因为他想让小石头立功,成为真正的贵族。
- C/ s$ v$ k/ Q. k! e/ v6 [7 d' O: O9 W2 @8 s: ~" s8 n

9 i4 q3 c) B6 u, r  I6 z, k只是他没有想到,这一次的冒充竟然让他的生命走到了尽头。
( H, K" k. a, M1 ~( Y) ^/ N) z$ b: S5 b( m4 R/ A
临死之前,听到了自己深爱的一片丹儿说出的那句“我现在的心里只有你”时,那么他是不是就是已经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 |& r: C8 q1 {$ r' h# z. m& w
临死之前,看到了自己深爱的一片丹儿为他轻点朱唇,满脸关切,那么他是不是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8 k/ ^5 o5 m% S& ~5 H4 Q
. J; O9 f% w2 S5 s临死之前,看到了他最爱的两个孩子都是那么善良、正直的人,都深爱自己这个不是亲生父亲的父亲,那么他是不是就是天底下最幸福的人了?
! X3 Q2 p+ k& d$ B  H; T1 R0 ?
) J4 v2 Z) {6 q* {& N+ Q2 B只是他多么希望能够和勇儿、小石头、一片丹儿再一起生活以后的几十年,多想再多陪陪家人,孩子。但,一切已经不能了。
1 Q2 F- f! q$ @7 I' O
+ F+ a: f. x3 w# i0 |% @, r, ?$ J这次,他真的要离开了。只是那双眼睛却还是那么的留恋这尘世间的所有一切。# ]1 J% B, j- J, a
5 m( F3 L, }2 J+ ^+ a
) h3 Z6 I6 p- W" x- m. }/ M

* B. J/ P' \" I% J在铁石的心里一直有个结,一个怎么也打不开的结。因为他,因为小石头,所以才会让勇儿失去了幸福的家,失去了一切。那些过往是他许多年后心里永远的伤。这一次,他用他的死让勇儿活下来,那么他是不是就可以含笑九泉了?6 A6 u2 T% j( j& f4 j- h0 _
那么他是不是就可以放下心里的这个结了?5 R$ n1 x4 T% g+ V! d: a/ D
1 h+ z- R$ J/ K' F; ?& X0 M
曾经欠下勇儿的债,是不是已经全部偿清了?
& g9 l2 X7 D) A. w
; l/ z/ b% j, f% e! C0 t这样想着的铁石,在一片丹儿不舍的泪眼下,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T3 @2 j5 I8 w: e7 ~% |! V" i

0 `- H/ j2 n  V5 [“这一次我可以好好的去了!”他的心里是如是想的吧。2 [) m& i$ r: n) Y
: O4 e2 _" A4 X5 a1 c% G' c- a  t
“以后的日子你要和勇儿好好的过下去。。。”这是父亲铁石留给丹儿的最后一句话。
% i$ @- F! C) }0 W) c% O3 H  }' ~. w6 _# B8 o- K
看似粗糙的铁石,其实内心是那么的柔软。他用他那颗最温柔的心来爱他所爱的女人和孩子。
/ Z2 ~: D2 e* G" N总也忘不了他那开心时眼睛就会眯成一条线的大笑;$ p# P2 P, P! B5 \5 S& O
总也忘不了他忽然捂住自己那张少了一颗牙齿的嘴巴时的动作;* ]2 r* s0 }) k" e
6 `# T' C9 e/ R0 Q( A
总也忘不了他口里呼出的那声温柔至极的“一片丹儿——”
$ A( h0 o' [2 C! Q: |更忘不了他留在世间所有的一切。。。
. J7 Y# g% H% j7 P- g' N% M0 N5 R& c

6 }2 Y8 D% ~8 ^( D; V) o6 h0 `( F4 V0 Q. z+ |
一片丹儿在苦难的后半生里遇到铁石这样的男人,何其的幸运!
* f# p# y: I+ Z% @  _$ N
' z6 R* k4 }) v5 K+ I勇儿和小石头有这样的父亲,何其的幸运!
我看,我听,故我想,我写。。。

20

主题

393

帖子

412

积分

青铜长老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412
 楼主| 发表于 2008-9-16 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爱情~~谈谈主角们的爱情。。。

《一枝梅》中的爱情很多。时厚对恩彩的爱情;铁石大叔对一片丹儿的爱情;凤顺对勇儿的爱情;一枝梅和恩彩的爱情。。。这些爱情里有许多让人感动的情节,有许多让人无限唏嘘的部分,每一份爱情都那么真挚,都那么美好。5 k- O3 j% k( V; ~' F
8 e: @  S: i/ o! \" I$ N% O
但今天,不想谈其它人的爱情,只谈谈勇儿和凤顺、一枝梅和恩彩的爱情,也就是这部剧中主角的爱情。$ b9 x# w! h$ u

. ~, z7 Z! z3 z" \2 Z~~~~~~~~~~~~~~~~~~~~~~~~~~~~~~~~~~~~~~~~~, {6 n7 o4 P3 w& j& i% \) U
树莺对梅花的依恋~~恩彩和“一枝梅”之间的爱情
% j2 U. [/ L8 z2 h/ i6 G7 T

' B1 |- q) f: W( i3 z; v3 E$ R+ R) q) }9 ?0 ]( P

* K$ Y+ z. v: ~' Y# k3 `' d每到梅花怒放的时节,树莺就会从远处飞来,轻轻的落在梅树上引颈高歌。世间的花朵有千万种,但树莺只恋着自己最爱的那株梅。当白梅似雪,红梅似火之时,那只小小的树莺就站在它经常站立的枝头上,辗转啾啾。莺与梅,相互融合,是那么的合谐。也许,命中早已经注定莺与梅要永远相依相偎。
/ ~4 x# F+ `  @: ~6 R% x" h% k% P! @; w/ i
恩彩和谦儿的相遇,也是在这一株株怒放的梅树下,也是这样一个漫天飞舞着花瓣的如梦似幻的时刻。。。; ~" K# J& b  X  |0 G  B# y
那时的他们还都是小小的孩子,一个是华服公子,一个是锦衣少女,年轻稚嫩的脸庞上都有着没有经历过痛苦和沧桑的幸福模样。在那株谦儿最爱的梅树上,在那根粗粗的枝桠上坐着儿时的他与她。那时,他告诉她那只总站在梅树上的小鸟叫树莺,可那个关于树莺与梅花的故事却都还没有来得及讲,他们就分开了。而这些记忆成为了长大后的他们心里最美的回忆。
0 `4 q5 \" ]# ?1 z" a: I- p. }& D" ~' W8 |
长大后的他时常来到那棵梅树旁,静静的回忆着从前的一切幸福时光。那段时光里有慈爱的父亲、有温柔的母亲,有体贴的姐姐,还有那个仅仅见过一面却永难忘记的高贵、可爱的她。
! J  \; D) }* B. t4 O长大后的她也时常站在那棵梅树旁,仰望着那根曾经坐着她与他的枝干,静静的想念儿时的那个可爱的男孩。那个在她面前侃侃而谈的男孩,那个教她认识树莺的男孩。
: o; `' @3 }$ w真想再见见那个男孩,再听他讲讲树莺与梅花的故事。长大的她经常看着梅树这样想着。& W: W; E: e7 b: C* H' Y' O. K
% t9 Z4 O& F$ \0 W
他们的重逢,时间已经悄悄地过了十几年,在那棵他们最爱的梅树下,他与她的相逢又一次缘于牵手。只是,他们都已不是从前的模样。她成长为一个漂亮的少女,他成长为一个高大的少男。
. u& ~; D$ a( L5 J8 n6 j- u还记得儿时,是他拉住她的小手,帮助她爬上那棵梅树上,那时他们的相互一笑,那笑容里是最纯真的感情;
6 D  x( N! R1 R/ R# j长大后的他们,还是他拉住她几欲滑下树的手,十几年后的牵手就这样发生了,他们就这样再一次相遇。
6 `/ L- r( T" y! b& x" B0 O/ r4 U3 N; M- W
8 }! R3 F3 |5 M) o  C: Y
' P2 l# }5 T/ h* b
“那个男孩是我的初恋。”当他从她口里听到这句话时,内心的震撼是无以伦比的。原来,儿时那些美好的记忆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在乎;原来在她心里,儿时的他也是最特别的一个!
5 w' _/ k; S: K可时光已经悄悄的改变了一切。她现在是京城大官的贵族之女,而他仅仅是一个贫民的儿子。身分的差距注定了他们不能够在一起。所以,他没有和她相认,他只是给她讲着那个树莺与梅花的故事,那个儿时没有讲完的故事。! L) A+ J2 M- N2 s
如果时光可以倒流,如果一切变故都没有发生,如果他们还是如初见的一般,他还是那个华服少年,她还是那个锦衣少女,一切都没有改变,那——该有多好!可,命运不能更改,他们注定走不回过去。# L; ^* q+ {( W8 y; N- j
[size=3]
4 Y( J2 U+ [* ^4 a6 g  t$ }" h; D  N( s' ]: r
记得当时年纪小。
) {- R6 k5 s9 H( i2 X% A你爱谈天我爱笑。
+ w0 b6 b$ ^( \( L有一回并肩坐在梅树下。
* k# u9 e0 k$ `: H, Q风在树梢鸟在叫。1 \5 P4 M+ P' l. W
不知不觉睡着了。7 B, C+ r' |6 @
梦里花落知多少?
! P9 C" Q& l4 n8 `+ V

5 ?9 m( F1 E$ V; _9 b许多次,谦儿总是会坐在那棵梅树上,总是会希望能再次看到她。如果不能和她以现在的身份相见,那么以“一枝梅”的身份这样总是行了吧!
' I' O* g/ V7 Q! I5 K“一枝梅”总是戴着面具,“一枝梅”武艺高强,“一枝梅”扶危济困,“一枝梅”是一个名符其实的侠盗。可又有谁知道,谦儿会成为一枝梅,一枝梅成为一个真正的侠盗,其实许多的原因都是因为她。因为她的善良,因为她总是在帮助贫苦的人们,所以他也不由自主的帮助着那些需要帮助的人们。
  [3 V$ U! r- @- t/ ~
7 P8 d( r3 x8 V" Q# B  L: r) L恩彩仰慕一枝梅,恩彩暗暗的喜欢上了一枝梅。但她并不知道,其实一枝梅就是她儿时的初恋——李谦!她更不知道,市井间那个痞味十足的勇儿竟然就是她朝思慕想的人。她不知道一切,她犹自在自己的梦中不想醒来。
( _0 n2 Y, O8 l8 u; Z) K3 E4 e
% {% J7 n' f- A9 `4 q& A喜欢在暗夜里走那条空旷的山野之路,她总会在心里偷偷的想着:会不会再看到他呢?曾经她和一枝梅在这里相遇过。. e/ o/ D5 `' Y% f
在那场追捕一枝梅追逐中,曾经她故意放箭给他示警。虽然他们谁也没有说话,但他的那微微一颌首,她的那个轻轻的行礼,彼此交替的眼神已经诉说了万千万千。。。
7 ^. M- ~" g4 T, ~1 b- `还是在那棵他们最爱的梅树上,她向他诉说着自己曾经的初恋,只是她并不知道,日思夜想的人竟然就在眼前。轻轻的他用黑布蒙住她的眼睛,温柔至极的吻细腻的落在她的唇上,彼此急速跳动的心跳宣告着彼此的动心。9 M* W0 E, N3 y# [
; T0 f, B; }6 G3 G+ E* l! v
. x1 o" H" j" O  U+ o/ b

  E. y8 [" Z% h知道真相了,可心却痛了。原来她的父亲竟然也是参与他家破人亡的帮凶。  d6 V& q3 I9 f2 y
心,碎了。曾经的爱恋幻化成无比的仇恨。不理会她那双不舍的泪眼,“以后我们没有再见面的必要了!”说出此话的他心痛得不比她轻啊!只是,他不说。他绝然离去,只是那滴流下面具的眼泪昭示了他无比的心疼与依恋。真的就这样和她不再相见了吗?可以吗?
9 g) z- W1 V8 e  p6 J$ I% R, t3 V  E3 }; x
当他知道了她因为自己而被官府抓起来时,他那双担忧的眼睛诠释了太多的心疼,他不顾不切的冲过去救她,终于,她被解救了。他给她的额头上抹药,“这里估计得留下疤了!”他心疼的说。
+ C" D$ z8 B6 e4 x6 @) s- `" ?" d, K“没关系,我也在你的心里留下了伤疤。”她温柔的答。8 t1 p2 x& i5 ^0 i( |% r7 }1 Z4 S
是啊,爱与伤,他们都经历过了,是不是这样他们就有了面对一切的勇气呢?可,他不能。他不能视父亲的仇不顾,他还要找出答案。
8 Y: w. L( ]$ n5 ^因为他是李谦,他是一枝梅,他是那个注定飘泊一生的“一枝梅”。
: C" s5 D) e; d& ?! p
2 u6 i7 J7 T, e  q2 {5 O/ _“你是我的初恋,你也会是我永远的爱恋。”她看着他的背影坚定的说。虽然到最终她也不知道:其实她爱的李谦就是市井间的勇儿,但那一切都不重要了。因为在她的心里,永远都有那个少年的李谦和侠盗“一枝梅”的影子。这一切永远都不会被记忆抹去。
9 K7 s% J1 _2 F5 b
) l' _& b5 A$ h4 y0 u6 o在那远离京城的海边,恩彩经常看着那一望无际的大海犹自出神。她一定在想念着“一枝梅”。& ~4 Y  h' q) n! r; H' W6 r
虽然这里没有她喜欢的那株梅树,虽然听不到树莺那清脆的鸣叫,虽然许久不曾看到她爱的人的身影,但那一切都不重要。, d$ x: s* s1 V& ]4 @, ~) k2 r
因为她自己本身就象那只小小的树莺,就象那只总是站在梅树枝头之上,永远只恋着属于自己的那株梅树的树莺。
, d' @% O! ]" V$ G0 K; ?- }- H一次的爱恋,就是永远!这是恩彩心里唯一的信念。. f" T* v5 Y: @2 ]( l( v- U2 r
只要心里有爱,有牵挂,即使走到哪里,我相信:她的心里都有着属于自己的那株梅!
' `: Q$ n+ f' v+ j6 k
" p1 c9 ?* F5 q3 j' F4 c$ Q7 A2 a) M1 y

" c6 U: a" k" k- A4 o  Q8 Z" I4 H6 f* {! b" ~0 C( q5 p
一句承诺,便是永远~~凤顺和勇儿的爱情。+ X. K( w7 m9 i% y- V% B; i4 c" l

- h9 M: }7 p% S: p. k( N4 q凤顺对勇儿的爱恋其实缘自儿时。那时候小小年纪的她和他被官兵追捕,他们迈着小小的步伐努力的向前跑,可他们的面前竟然是一个断崖,他们已经没有了后路。这时的他向她伸出了手,坚定的说:“别害怕,我会保护你的。我绝不会放开这只手。”那时本已经吓得哭了出来的小凤顺,向他伸出了自己的小手。可最终,他们那两只交握的手还是被分开,他掉下了断崖,而她被官兵抓到了。
3 L" k- |9 _4 d- Q! t: n, E8 }似乎,这一次的手放开,就注定了以后他们之间的无缘。0 i) c& `" s" k  c" Q$ X& ]

/ }% c" S: E& P8 v" U- T! ^许多年后,那个记忆中的小哥哥总是会出现在凤顺的梦中。她不知道他在哪里,她一直在寻找着他。终于,当她知道了原来勇儿就是从前的那个小哥哥时,她开心极了。她对勇儿付出了全部的爱与关怀。勇儿习惯在自己用的东西上全部用线缝上自己的名字,内心欢欣的凤顺偷偷在送给勇儿的护身垫子上绣上了自己的心里话“勇儿是凤顺的”。这样小小的窃喜让她偷偷笑上好久。2 o7 m6 j. b! U6 e
% q  f0 Q1 p: d. `
给勇儿做好吃的饭菜,看着他吃得极为香甜,她的心也满足不己。
' V, I% N! p6 D3 ^1 g7 F和勇儿一起走一条小桥,也许是儿时勇儿掉下断崖时的恐惧令她不敢前进。这时候勇儿虽然嘟囔着:这么胆小啊!还是向她伸出了手,她看着面前的这只手怔忡了,她又想起了从前和勇儿一起共患难的日子。那段日子虽然眼泪比欢笑多,但同样刻骨铭心。勇儿见她不敢动,虽然嘲笑着平日里她的大大咧咧,依旧拉起她,背着她走下那条小桥。在他背上的凤顺,笑得很甜。
( \8 d' v+ L$ P0 m) J9 F2 @0 w/ g4 O! L; @; f
  P2 N! e9 L& ^  j& [

9 f! _! ?; n7 ~1 T- w# @5 z7 _# k
& o# q5 |; B! F: w3 Z; ]5 }. r2 H# K3 h5 U: d
凤顺用自己攒了好久的钱买下了勇儿最爱的那棵梅树,再郑重其事的挂上“勇儿的梅树,闲人勿动”的牌子,想象着勇儿看到这一切时的欣喜表情,她的心满足不己。
8 s7 c, {7 d$ C0 R) m# U
  N: O/ `7 y  n# h5 \( v: f当勇儿终于知道她就是儿时的那个女孩时,勇儿的也是非常的开心的。躺在梅树下的他和她,轻声细语着从前的过往,而她的手轻轻拉住他的,“你说过,‘我绝不会放开这只手’这句话我永远记得。”说着这些话的凤顺更象在说着一个承诺,承诺着:你永远不放开我的手,我也永远不松开这只手!  F7 {) `+ s* V4 W/ \

8 Z1 d" B. d0 T- E5 s3 e* Z0 E
1 E- E" {. j7 ~9 ?
1 _# P; K/ u/ n9 h/ T0 w' z; g熬夜为勇儿做进宫的腰牌,熬得眼睛通红,终于沉沉睡去。这时的勇儿,看着疲累至极的凤顺,心里涌起的是别样的温柔。这个倔强的女孩,这个坚强的女孩,这个执著的女孩,她为他做了那么多,那么多。。。轻轻拍起沉睡的她,让她看他连夜做给她的花灯。
' w7 ~. f8 p- C! P" n+ Y  ?花灯轻轻的旋转,灯上是他亲笔画的他们:
4 k4 V; d, c# y年少时犹如小乞丐的他们,他拉住她的小手;长大后的他们,她看着他的吃相,开心的笑着;躺在那棵他最爱的梅树下的他和她。。。
% ^$ ]/ E  p( n- D! C" h) A* y四周那随风轻轻飘动的白纱,映照着那一幕幕他们曾经的画面,那一幕幕画面就象是一面镜子,照出曾经的他们,照出曾经的过往。。。% j( X. ]# C. L' s; Y2 p8 @# M3 |
  u' O2 j- `$ P- d% x
“我,还没有忘记心上人。可能需要一段时间,或者永远在心底忘不掉。这样的我,你愿意跟着我吗?”. {! g' n; y8 D4 W+ N. X* r
在那如梦似幻的花灯映照下,勇儿这样轻声的问着凤顺。
; p9 P  h5 w. j4 B4 w4 Q“我愿意!”凤顺坚定的答。
) {3 L' c( p2 y' L. `! s3 u不去理会他心里的那个人,不会想他到底爱不爱我,只要我爱你就够了。以后我会永远和你在一起,我们交握的双手永远——不放开!凤顺的心里是这样想着的吧。
) C3 ?# Y& Z4 k
! `5 q7 k0 D+ g, `; h只是,当勇儿知道了恩彩出事的消息时,虽然他说过不再去想她,不再去理会关于她的任何事,但这不包括他知道她有危险而置之不理。这时凤顺拦住了他,“你去了会死的!”她心痛的说。
1 z  z' z/ u; h9 Q0 g; R“那位小姐对你而言是什么?”
. N. c# Y0 I+ d* H6 Z/ c勇儿没有说话,只是他用他那只颤抖的手抚向了自己心脏的位置。
* e7 R3 ?( o+ q  @5 Z( q虽然知道爱上他注定会是一个心碎的结局,可是当亲眼看到、亲耳听到他对另一个女人的爱时,凤顺的心依旧揪心的疼。心脏?心脏?那就是最重要的部位了。那我的心脏呢?我的心脏在哪里?看着跑走的勇儿,凤顺抚着心口伤心的问。虽然这是早就已经知道的结果,虽然心里早已有过伤心的准备,但当它真正的到来时,心,还是痛得说不出话来,只有任眼泪在脸上肆意的流淌。。。
- q% g6 d) P  l  _5 P4 ?“为了你,我可以命都不要!”凤顺对着勇儿的背影大声的喊着。
5 w7 i+ s9 V' m可他,听不到也看不到。. R: ^" o) e3 y! j4 t# W
此刻,他只想着如何去救出那位小姐。7 {+ ~* m( H9 n- z. @' h
此刻,他没有看到同样一张悲痛欲绝的脸庞。
/ x+ E) }/ h4 [  v; x7 s/ z& Q) ]
$ _- B/ a& N9 U# t爱与被爱,到底哪个更重要?
, f; i- d# V4 S" m9 o1 ?; y; [爱与被爱,到底哪个更幸福?

" T. |9 d; n  P8 ]
6 ^+ K" V7 i8 c9 N  l凤顺不知道这个答案。她只知道,她要在那个小屋里静静的等待,等待着勇儿来找她。4 k! u$ m2 Z$ d- \) G( r8 Y* C4 c
她永远记得:勇儿说过他要带她一起走;勇儿说过,他永远不会放开这只手。! \' j* `! a! P
虽然陪伴着她的只有远山的风;虽然陪伴着她的只有那只勇儿做给她的花灯;虽然她孤寂一人。但她的心是富足的。
- b9 c2 V1 k6 h4 ]6 C0 d因为她会用她一生的执著来等待着勇儿,等候着勇儿来兑现他的那个承诺。。。
- O; ?; @4 q. x# |9 U  d% a- H! `1 E
3 C$ ~# G! W, T6 [( ^/ b1 f/ s0 ~$ e
两个女人,一个男人。; W, U+ Y+ ~; |9 U9 L
两种身份,两种爱情。
$ B* f4 ^) E$ d2 }; L4 C究竟哪一次的牵手才是心里真正的依归?我想,无论是在勇儿还是在一枝梅的心里都没有确切的答案吧。1 K0 l8 O* T$ C
所以,他才会不去想,不去听,专心做他的“一枝梅”。) I- F# B" H7 A. C% H  U
一枝梅,永远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一个传奇!) ^1 u0 ?2 X6 @* ]. h+ N* O
2 ^3 M8 d/ b/ E( K1 n3 x
我看,我听,故我想,我写。。。

6

主题

2056

帖子

2178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2178
发表于 2008-9-16 17:24 | 显示全部楼层
偶许久没来韩社了~~~一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一枝梅的文~~原来感性的心弦又写了这么长的文章~~~~还有这么美的图~~~
: q) e. f' \6 ^$ S. W/ g一枝梅是最近偶看的最后一部韩剧~~~~准基的戏~~一部也不能错过的~~~~! ^  A# E. [. h1 P2 J
& \( L. R7 |2 v# [: C9 d/ ^
赶着下班文还未细看~~~~先占位支持~~~~
* t1 `$ s7 W9 A1 S# S; L明天再来~~~

20

主题

393

帖子

412

积分

青铜长老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412
 楼主| 发表于 2008-9-18 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gn 于 2008-9-16 17:24 发表
% D8 e0 a4 x# g& N3 v偶许久没来韩社了~~~一进来第一眼就看到一枝梅的文~~原来感性的心弦又写了这么长的文章~~~~还有这么美的图~~~
* D! a3 i. O/ v3 R3 r一枝梅是最近偶看的最后一部韩剧~~~~准基的戏~~一部也不能错过的~~~~
$ h8 |0 I. v6 `# z* z0 k
9 h; C4 n( j6 m6 P2 ?赶着下班文还未细看~~~~先占位 ...

% M# }4 c  }; M  k9 X. Q( a6 i* L, u/ f

9 K& l% ?4 y- R9 ~: M哈,原来GN也喜欢俊基啊,告诉你,对于他,我可是很喜欢的。有人说他太过阴柔,女人味太浓,但我真的很喜欢他。
8 k' V7 ?0 n9 U8 V呵呵,最早看过他演的《我的女孩》虽然是配角,但他的出场一直很让我惊艳。
0 A+ i' q% K  u: s! j; g1 q呵呵,这一系列关于一枝梅的文,希望GN能够喜欢!
; j- }2 M" {9 _& R" ^( ~6 b) K9 H1 Y
话说我可是很下功夫的!+ d- v% F. d' M4 T( ]$ k
呵呵!因为太爱,所以才会写这么多。这么多。。。
我看,我听,故我想,我写。。。

0

主题

135

帖子

169

积分

支柱会员

Rank: 3Rank: 3Rank: 3

积分
169
发表于 2008-9-20 23:3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了JJ的文,让我又想起梅剧的点点滴滴,让人心痛,让人不舍。。。$ @' I' x+ k/ ^+ c) ^! r# X$ f/ l
或许梅剧的结果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曾经有这样一个传说,一个传奇流传。。。
! J; Y0 G$ G. t% W% a/ t7 o; `* I, K
ps:准在剧里的一举一动都牵动人心啊。。。演技越来越好了,更传神了。。。

0

主题

151

帖子

14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149
发表于 2008-10-17 16:40 | 显示全部楼层
很早就将这篇文收藏了,今天才认认真真的看完。% d# z/ D4 g$ Y$ o4 v  h- o8 O2 t$ x, O
& T, b) d; C6 D6 d4 d( v: @" o; r$ l, L
看着文,剧中的一切又一次浮现,那些令人感动的瞬间再一次感动着我' H( Q9 \* Z$ h) V$ s' y/ O* F
  P7 |3 D6 w. T4 I$ B  i
剧好,准基演的好,楼主的文更好。。。

20

主题

393

帖子

412

积分

青铜长老

Rank: 4Rank: 4Rank: 4Rank: 4

积分
412
 楼主| 发表于 2009-5-15 10:57 | 显示全部楼层
哇!很久没来了,看到大家还这么喜欢本剧,我真的很开心!
: Z& M; _' k5 Z+ d6 i+ c
- v  e3 H" k* h! C谢谢大家一直的支持!
我看,我听,故我想,我写。。。

0

主题

132

帖子

149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2Rank: 2

积分
149
发表于 2009-5-22 23:13 | 显示全部楼层
这几天刚好是一枝梅开播一周年,看完lz的帖子,准备去重温一遍。
" z; R0 [9 u+ G# u/ u2 FPs:楼主的文笔很好啊,看过你的好几个帖子,写的都很不错呢!
一切都已远去,一切还未开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韩剧社区 ( 蜀ICP备14001718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1-3-7 08:07 , Processed in 0.061963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Copyright © 2001-2020,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