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社区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8712|回复: 78

【原创】《巴黎恋人》续____再次爱上你

[复制链接]

2

主题

1039

帖子

1023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023
发表于 2007-1-2 22: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从04年8月看了巴黎恋人以后,就对新阳一头栽了下去。至今已经一年多却还是拔不出来。迷恋于韩社长的深情,写下了这篇续。' _$ m) E  o; u. T3 X
我的故事从韩社长自承俊那儿得知苔玲要去巴黎处开始。0 G5 k# S# @: c) J* ~  a! G
" _' Q" [& ~" p/ M$ [

# L( b1 U1 s+ ~[ 本帖最后由 化妆舞会 于 2010-1-6 09:48 编辑 ]

2

主题

1039

帖子

1023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023
 楼主| 发表于 2007-1-2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7 q  u: g& ^% w3 ~
启柱一把抢过相机和信便夺门而去,整个脑海中只剩下承俊的话语:她买了去巴黎的机票。; Z9 p# D& v# U3 M7 Z
“有很多记忆却没有回忆的韩社长,我把这个相机推荐给你,以后会让你增加很多美好回忆,希望相机里的你永远都能够面带笑容,因为在我的记忆中的你也总是带着笑容的。第一次去巴黎的时候心情是不断的期待,可现在却有点害怕,没有你的我是不是能过的下去,失去了韩启柱的姜苔玲还是真正的姜苔玲吗?。。。。。。”启柱一边飞车一边看着苔玲的留言,心痛不已。虽然是万分不舍虽然心中完全懂得苔玲离去的苦心和那份坚决,但也正因如此,心头才有挥之不去的恐惧:这回是真的留不住她的,真的是要失去她了。
5 o4 c; [; l+ [2 N: x; V, L( D可既使现在自己什么都无法改变,却也不能让苔玲就这样一人孤单地踏上旅程:我真是个混蛋,说过再也不会让你流眼泪说过让你放心地跟着我走,却一再地让你为我而受伤,甚至孤单上路。我一定要去告诉你,经过这么多的事,我知道你需要疗伤,今日的我无力挽留住你,但我的心会一直跟随着你,会再次从茫茫人海中找到我的宝贝儿。因为,我也比任何能表达的言语还要更爱你。" o" I' b' N) S1 a
只听一声尖厉刺耳的轮胎猛烈摩擦水泥路面发生的怪响,紧接着就是“嘭”地一声,启柱只觉得身上一阵刺痛,脑中突然变得一片空白,耳边却还回荡着苔玲的声音:“你知道吗?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你和我都在哭泣,也许爱情就是这样吧,总是笑着开始哭着结束,一旦学会了爱的太多眼泪也就会越多。现在的我并不后悔,你给了我比我梦想中还要美丽的爱情,能够爱上这样的你我真的非常幸福。来,现在笑着拍张照吧,就像世界上唯一的这张照片,你对我来说也是唯一的人。我爱你,比我能用言语表达的还要。。。。。。更爱你。”
" V. J& l, i' H$ X而此时正要步入登机口苔玲突然一阵心慌蓦然间感到无法呼吸,手中的小红猪也随之抖落在地,等她慢慢捡起小红猪搂在胸口,心脏却再已无任何异样之处,但不知为何,她开始觉得心口仿佛被割掉一块般空空的。她再次不舍地回头望望,眼底的一簇火苗透露出她内心的奢望。最终,还是闭紧双唇走进登机口。
( w9 ^; ]5 _5 w7 |3 Q: y5 ~而机场门口,
- K9 h7 k% w5 m; A刺耳的救护车声中。。。。。。
3 n9 t. D, b/ M9 ]  |! x医务人员的奔跑中。。。。。。( c$ f; E  V5 c/ _" \3 Q' w) R1 i
家人焦急的等待中。。。。。。
4 @0 C& ?/ o* ~4 ^; V0 i
: Y8 X" o1 }4 t3 I* m0 k1 i/ a
. C+ u5 P2 Q: b7 B! a- W& p二年后2 A) ~8 Z& d( f$ Q+ K
“虽然这二年以来,人们一直在不断地把我过去补充完整,可无论我怎样拼凑总好似少了些什么。就象一幅绝奂美伦的风景拼图少了最重要的一块,结果看起来只象一幅舞台看板了无生气。可,少了的那一块会是什么呢?为什么我的心会总是觉得空荡荡的好象有所期盼?虽然那么想知道答案可面对父亲和姐姐却怎么也无法问出来。每次姐姐面带笑容,目光中却分明有一丝忧伤,而一直在为新车研发忙碌的父亲背影更是憔悴。既然最爱我的亲人选择了对我隐瞒,相信一切只是为了我出发,又何必逼问呢。但有时真想到不再去追问过去时。。。。。。”启柱习惯性地抚摸胸口,心口又有一丝隐隐做痛,他接着写道:“自从车祸好了以后,总是不时地会感到心痛。但这种情况从不会发生在我繁忙时、专心处理公务时甚至运动时,却反而经常是在一些安静的时候、夜深人静我遥望窗外的时候,甚至是当我想要放弃找回记忆的时候它就会不期而至。这时的我会蓦地感到心脏猛地一缩,心底仿似最柔软的一处被远方莫名地扯动,耳边似乎又能听到喃喃的耳语声,声音低沉却又无法分辨。我知道,是真的听见,虽然它只是偶尔出现,却是这二年来唯一能陪伴我让我能听得到的声音。但不管我怎么努力仍始终听不清在说些什么。所以自从第一次有了这种声音我就开始写下了我的第一篇日记,我要留下我所能记得和所能感觉得到的点点滴滴。我已经失去了记忆,不想再失去回忆,即便只是短短二年的回忆。”
. m  j9 t$ ]0 t5 x启柱合上日记本捏捏略为发胀的额头,走出房间。犹疑了一下推开修赫的房门。虽然已经二年无人居住,但房间内仍窗明几净,可见每天打扫人的苦心。启柱摆弄着床边打架子鼓的鼓槌,看到床头那张他办公桌上也有的同样的两人合影,想像着帅气的修赫打鼓的模样。虽然脑中已不复存在修赫的记忆,但心中仍觉得亲热温暖。“最爱的侄子。”他想到,承俊甚至还说修赫从小就是他的小跟班呢,“但为什么感情这么好会两年都没有丝毫讯息?有什么变故吗?”他微蹙双眉陷入沉思。
: I$ [. P% S- v: ~2 O& P他不知道,同一片韩国的夜空下,此时的修赫也正在想念着他。。。。。。
: b% ~( I/ ]6 _0 S7 T# [
; w6 E2 o% A, r; ^酒吧内修赫帅气地演奏完便毫不理会周遭的尖叫声径直来到吧台,要了杯啤酒独酌。可这种这行我素的个性不仅没有减少他的吸引力反而更增强了对美女们的杀伤力。立时有两个美女过来聊天:“帅哥,过来聊两句吧。”
- \6 ?) z; x8 N# c5 i' c“我还有约会。”说完,修赫就这样酷酷地走开了。今夜的他,有些心绪不宁,实在不想应付这些人。
6 R  ]. \! H! h* U$ A. t酒保两手一摊表示也毫无办法。自从修赫到这里演奏开始,他就是这里最独特地一个人。心情好时热情爽快,但经常却也转眼间就变得任性抓狂。张扬的个性要命的作风任谁也吃不消,但偏偏客人就愿吃这一套。而且他精湛的演奏帅气的外表永远是这个酒吧里最受欢迎的一位。
; ^2 }" u' B+ e1 ]: ~/ s修赫跨上摩托又一路飞奔来到海边。四周已经笼罩在黑夜之中,只听见海浪不断拍打海岸的声音。两年了,自从留下那封信便不告而别后,这两年来他一直在不断地流浪,从一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从一个酒吧到另一个酒吧,他觉得自己就象死去般,无声无息地独自蜷缩在一个潮湿阴暗的角落里疗伤,就这样沉沉睡去。可无论他走到哪里,他的心却始终挂念着首尔,挂念着妈妈挂念着启柱和苔玲。5 m8 d% b! c+ E
这两年来,他虽未曾跟家有过任何联系,却从各个关于GD汽车的报道中收集着片言只语关于他们的消息。可说也奇怪,GD公司的报道虽是挺多,但讲到个人方面的却少之又少,只能在一些正式大型的活动中才能在报上看见启柱的身影,平时就都由承俊和一班理事们出面了。以往的GD汽车处事虽说也并不张扬但也从不曾如此低调过。( I9 j! G8 _! c! b6 d
“经过那么多波折才能在一起,一定是不想浪费掉任何能跟苔玲相处的时间。”修赫如此琢磨着。想到苔玲他胸口一紧,空茫的眼睛里又闪现出说不出的复杂情愫。他知道,他还是割舍不掉那份感情,它总是沉沉地压在心上,不能对她忘情。从来没有这样地欢喜过谁。可那又怎么样。“苔玲,苔玲,你跟舅舅,不,跟哥哥一定要幸福哦。”4 z2 u. r+ C7 w! ?& i$ Y: \$ ]9 d) O
平时帅气无比,对什么都毫不在乎的修赫在此时、此刻、此地,眺望大海的他眼神却是那般的茫然,如此地悲欣交集。
$ Z; |3 P) R* w( r- b( o; A+ Q/ x0 @; N0 F, m( x, Q9 n: T* Y, ]
苔玲疲倦地爬上自己的小阁楼,一打开门说栽倒在床上,她贪婪地用力搂紧被子,嘟囔着说:“累死了,床的感觉真好。”6 p, U" h# h$ i0 |0 q, O( @$ E3 N
今天的她可真的是累坏了。白天下课后到广告公司去学习,这家公司是她的导师介绍的,主要先去了解下拍摄的一些手法,晚上又到咖啡馆去上班。今天是周末,忙得她是不亦乐乎,仿佛全巴黎的人都来喝咖啡了。这两年,她就是这样不停地在学习工作学习工作中,不停地在充实自己。
' y) W8 C, R/ {  b$ I! b“为什么这么多人来喝咖啡啊,把我的宝贝儿累着了。”启柱知道了一定会这么说吧,苔玲翻过身望着天花板想到。她忍着眼泪笑着,此时的心房就象长满了衰草,风一拂过哗哗地颤响,回荡着全部都是一个人的名字:韩启柱。头痛了一天,也思念了一天。她时刻幻想着,如果此时启柱就在她的身边,那么头是不是就不会难么痛了?应该是的,因为光是想到启柱,就已经不是那么痛了。她爬起来站到窗口,望着塞纳河畔的万千灯火,可每盏灯火都仿佛闪烁着他的笑容,真怀念那钻石也不换的笑容。她拿起录音机说:“已经两年没有见到他了。我终于考上了大学,还是跟以前一样交不上房租,有时候还会流着泪睡觉,见到他我会说出来吗?……就象以前一样在一个咖啡馆工作,每个月赔打碎杯子的钱是我工资的一半。……有时候会想像在巴黎的某个街头跟启柱巧遇的情形,但是想像往往就是没有答案的问号,我们真的会再见面吗?oppa,每当我辛苦难过时,你的笑容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4 O# w- x9 o1 c, y2 m* r5 |) {那般明亮的眼眸里闪烁着思念的影子。她怔怔望着窗外,咬住了唇,拚命地让目光不能模糊。其实她所期待的,从来都不是锦衣玉食,不是富贵荣华,只是一个能沉默地握住她的手的人,却为什么这么的难。

2

主题

1039

帖子

1023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023
 楼主| 发表于 2007-1-3 15:02 | 显示全部楼层

1 g+ F! n0 }, x6 o“今天GD汽车的新车型终于亮相了。首先我向付出辛勤劳动的员工和有关人士表示感谢。这辆汽车对我来说有着特别的意义。这是我作为社长的第一个作品,而且在汽车房成型过程中,始终有两个人与我相伴。虽然这是我的个人感情,如果大家能够给我以理解,我想借此机会向我心中的这两个人表达我的谢意。好!下面向大家介绍GD汽车的倾心力作。”辛苦了这么久新车终于可以上市了,启柱象是了桩了个心事般,感觉内心轻松许多。8 F& b' v% w% w
感到手机在振动,上面显示是修赫的电话,觉得有些意外,他按下唇语模式。电话那头传来俊朗的声音,“好久不见,舅舅。”
9 S; C' `7 u& ^5 Z8 w* t/ W“修赫啊,你在哪儿,现在,干什么呢?”4 ]! A8 ~) a& ^& J3 k9 f7 A6 y
“我正在和一个淳朴的乡下姑娘热恋呢。。。。。。。苔玲好吗?”
5 @7 M( J; @' D" }9 a' u. u: J“谁?”电话的那头一下停顿下来。“修赫,快点回来吧,姐很想你。”他收线正好看见启慧走了过来,“修赫的电话,他说他很好。这小子终于记得要打电话回来了。”- X" A+ w0 p& u
修赫挂上电话,心头大大地感到不妙。他本来是看见报上说今天GD汽车自己设计的新车上市才忍不住拨了电话过去,却没料到启柱听到苔玲的名字时会是这个反应,他陷入狂乱中:为什么会这样?可以感觉得到内心有什么东西在翻涌着,似乎要从极力平定的胸臆中挣扎出来,他看看电话,终于还是拨出了承俊的号码。$ D- ]9 z( z7 X8 l/ m/ B
而启柱步入会场,此时已散会的场馆里显得空荡荡的,就象他此刻的心。他凝视着展示台上那辆新款车型,这是他倾注了两年的心血,可为什么看到它却不再激动,只觉得了却一件宿愿般。空茫的眼睛里闪现着某种说不出的情愫,感觉得到现在内心有什么在悄悄地探头,似乎是一直在压抑住的期待。不,不是期待销量,不是期待反响,而是想要去寻找什么充实他空荡已久的心。
( U, l( Z/ P; G* b. K前来道贺的盛英远远的看到这一切,自从两年前苔玲消失,而他又失忆,以为一切可以重新开始时,他的眼里竟还是看不到她。她才真正明白原来他始终都不会属于她,而她也才真正放下,去寻找自己的幸福。此时此刻,这个睥睨天下的男子站在空旷的大厅当中他的背影却显得如此的孤单,韩启柱终于圆梦了。又看看一旁的新车,故意开玩笑地说,好酷哦。5 V, e# Z( }. Y: c0 i- y
是说我很酷?明白盛英的心意故意配合的说。这个善解人意,聪慧洒脱的女子总是让他觉得如朋友般亲近。不,不是如而是真的把她当做知心的朋友,所以她也是唯一知道他失忆的外人。0 |' [$ l; E6 O" E* O
不是说你,是说这部车。盛英笑笑,我还有约会要先走了。我怎么样?4 j# b% P3 h/ ?4 o
我觉得很不错,不过在别人眼里也要觉得不错才行。看着她有些幸福有些紧张的面色,你恋爱了?虽然有些意外,但眼里更多的是关怀与放心。% {: A7 D8 ~: H/ K6 D: _
不想被说是某某人的前妻,在意对方的口味更胜过我的口味,听到对方说想念你一把年纪还会心跳。如果这叫恋爱,那我就是了。
$ y: Y# d9 a- n- n! T+ N7 C& X
6 C2 @7 r% |0 D2 O+ y; J
& q' u$ H7 D) |“这两年发生了很多事。”此时修赫承俊终于坐在一起,“你走的那天姜苔玲小姐也走了。”
7 k7 C; M* T- Z; {; I- m! _; {2 x1 G“苔玲走了?为什么?她去了哪里?”& D4 n5 ]4 Y- w, a0 r% `* c9 n( [
“应该是巴黎。当时社长开车去机场却发生了车祸。苏醒以后发现什么也不记得了。而且,还双耳神经性失聪。”
- b# |, s1 b! I% {* G) P1 m“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从不见报道过?”
1 A8 r. e+ N) I“全被会长压下来了。要知道那时才发生了罢免社长事情不久,如果再传出这些事,后果不可预料,会牵扯到整个GD汽车的运转。”承俊接着说,“这两年,他付出了旁人难以想像的艰辛。不光是要适应失忆失聪带来的总总身体心理不便,还要学习过去所有的东西,一切都要重新活过。。。。。。真的很不容易。修赫,会长和启柱哥现在都很需要你,回到公司吧。”
6 y8 x9 `- o; F0 p. X5 C2 T“他真的什么也不记得?甚至。。。。。。”4 _3 k2 ?) D( w, E8 j1 v$ L) }
“甚至包括姜苔玲小姐。”承俊替他把话说完。“而且,既然情况已经如此,会长也不希望让社长知道苔玲小姐的存在,在那种情况下他无法去冒这个险。”这时承俊的手机响起,他看了看沉思中的修赫说,“我不方便离开太久,先走了。我的提议你好好考虑下吧。”% p$ z+ g* @; M$ b
+ o9 F/ ]$ Z9 L- c; P5 j
" P! P# [  _# f2 P, ]

; K* l/ N9 D+ f2 c“今天有什么事吗?”7 d: g+ O1 M$ J) }; M! \
“刚才大韩银行的来电话想跟您碰个面谈合作的事。”承俊愤愤地说:“当初他们落井下石,如今看到我们新车上市后反响好,而J汽车却遥遥无期,又开始。。。。。。”
% W& x% o  b1 r. _! @& D+ T启柱摆摆手,“还记得《行销法则》第二十条吗?记住,商场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你跟他们约时间吧。还有什么吗?”两人边说边走向会长办公室。
5 ^( A+ w0 ?, v4 Q9 Z“巴黎那边来电好象新车上市方面出了点小状况。而且,上次跟鲍埃狄社长签的合同也要到期了。”6 N" ]' j, F3 K( y$ x: n
“唔。”不知为何,听到巴黎这两个字,他仿佛心跳漏跳几拍,有些悸动,仿佛有只无形的手拨动了心中一根看不见的弦。
( n  J( D) }3 [5 ~# E启柱推开门进去。“舅舅。”一个帅帅的男人大步走了过来。2 L& {, X2 m, U  N7 b; N4 R
虽然不记得过去的种种,但此时心口却自然而然地温暖起来,“你不是忙着跟乡下姑娘在谈恋爱吗,怎么舍得回来了?”
7 q1 \+ p. ]$ ~+ U“她爸爸对我太满意,非要我娶她,我只好逃走了。”
6 V( @3 h. c% e9 F+ y% y“真是的,两人说得象话吗。”会长发话了,他可是一个老派的男人,最反感这种玩笑。& b" y( R  T; Z6 K
“爸,他们只是开开玩笑。”一直坐在沙发上的启慧说。她含泪看着自己最优秀的两个孩子,为他们骄傲。
7 ~+ r3 J) E- z- n“已经浪费了两年工夫,要抓紧把工夫补回来才行。”% e/ C$ Q0 L* {6 x
“知道了,外公。我先出去。”修赫走出办公室,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渐渐淡去,浮之上来的是一种心痛的表情。" Q8 K" V8 D$ I, a; |" k; T4 M
“启柱,巴黎方面你知道了吗?”
, q4 Y) s4 F8 q8 m1 A4 m“嗯。”还不待仔细想,话已经冲口而出,“我想去趟巴黎。”真奇怪,为什么刚才一直悸动的心变得平静下来?/ N& j$ S4 X2 Y4 u$ A
“不行。”启慧首先反对起来。现在的情况已经够糟了,再让启柱一个人到离开她那么远的地方,她怎能放心。可会长却说:“也好。这次虽说问题不大,但主要是去看看那边对于新车型的反响。”
# H; j" {- t9 a2 z* v“爸!”启慧急叫。* ]* f3 @: ]. e2 C  ^: i1 _$ p
“姐,你放心吧。有承俊跟着我呢。爸,我先出去准备一下。”
& P2 S) Z. t" I0 a/ _4 q" K- E. ~等启柱出了门,启慧又说:“爸,你怎么能同意他去巴黎那么远的地方。”不待她说完,会长就说:“我知道你,可是比起天天在首尔对着媒体,远处的巴黎只有更安全。何况有承俊跟着他你放心吧。”许久,他叹口气,“唉,真是让人操心的孩子啊。”9 w/ C: C* L: s1 O/ n. M
此时走在过道中的启柱却满心喜悦,他摸摸胸口,那里正强而有力地跳动着,好像是终于达成了一个盼了许久的心愿,他有些奇怪这种感觉,觉得冥冥中有股力量牵扯着他去巴黎。( T8 [( m/ `$ K9 v9 R
# V- c* A* t* x5 m0 l
周末。! Z; P; a4 n6 I  W3 d0 h& ^
启柱收拾好准备带往巴黎的资料,有些心绪不宁,不管他如何努力让思绪恢复到正常状态,仍是无法集中精神。不明白为什么自从决定要到巴黎那天起,就总是会有神游太空的情况出现,总好像有一些星星点点在脑海中若隐若现,仿佛是水中的一棵浮草,等他试图从水中抓住看清楚时,却又缓缓地荡开,只剩下不停波动的水纹。6 s" e3 h/ g% s/ Y" L. ]/ R3 I! a
他抓起钥匙敲开修赫的门。自从修赫决定回来那天就已经搬回了家。“修赫,做一天我的耳朵吧。”
- {( l- D7 t, |$ p5 j+ f修赫错愕。5 t2 ~% E5 w& |7 R  n2 ]

8 l" F- c8 {$ y1 v; T/ H“噢,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是什么呢。怎么,想去哪里?”修赫笑着看着专注驾驶的启柱。
' D: ]' h) e( I“随便兜兜罢了,两年没碰车都生疏了。”启柱挂上档,漫无目的的开着,想介着微风理顺那凌乱的思绪。( g1 N  V/ X% b4 O) b
突然,车辆偏离正在行驶的主干线折入一条小路,路两旁林立着各色各样的特色小吃店、精品店。修赫不解地望向启柱,却见他习惯地微蹙眉头神情慢慢凝重起来。他不停地环顾四周,车速逐渐减慢,一种熟悉的感觉滋长出来。耳边仿佛又听见了一直回响的那个微小模糊的声音,那声音缥缈而温柔,将他层层叠叠的包裹,渐渐飘近,这次竟一点点地变得略微清晰:他可能没有在小猪扑满里存过钱,他可能没有在路边吃过炒年糕或糯米肠,他可能没有在别人面前放声的哭过......他仔细辨认着每一句话,车子早已不知不觉的停在马路当中,车后响起了刺耳的喇叭声。(韩国应该没有不准鸣笛的说法吧。)
" H7 @' @- K# \" u1 V0 x6 ]1 m8 z“舅舅,怎么了?”修赫担心地问,把启柱从沉思中唤醒。他赶紧把车靠向一旁,再想凝神去听时那声音却已消失得无影无踪。不知该怎么对修赫说出刚才的感受,半晌,竟然说出一句:“我们去吃炒年糕吧。”# k* Y' o- f* J; H
(⊙o⊙) 7 }& l" z% @1 {
(°ο°)~ @
/ t( l! c  L+ i* r+ U  o
" t& N& G- Q9 B# I1 J! \/ V[ 本帖最后由 飘阳过海 于 2007-1-14 13:27 编辑 ]

2

主题

1039

帖子

1023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023
 楼主| 发表于 2007-1-10 23:08 | 显示全部楼层

/ V1 i  b$ {, l0 w3 S- N  T
7 h2 a- L4 W: G8 V. y3 [# Z* G! M启柱站在市政厅广场上,看着四周惬意的游人四溅的喷泉,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他站在宽阔的广场上静静地凝视着天边那一抹落霞,无法忽略掉心中不舍的情愫。真是奇怪,虽然那么地渴望立刻飞往巴黎,但对首尔却仍是充满了眷恋之情。
6 S6 G$ i0 L' W& p! _) l今日跟大韩银行行长碰面回家时途经市政厅,不知为何,看到这座文艺复兴样式的钢筋凝土建筑,目光就再也不舍得离开,而让司机坐在车里远远地跟着,自己就独个儿跑到广场当中伫立着,仿佛在期待着什么。这一霎那,时空交错,他眼中仿似看到一个一袭白色西装的身影。可,不就是他自己吗?他能感受得到这个身影此时正自信却又有些不安的等待心情。
8 Y. l2 Q: k% E2 u0 D$ H时空变幻,两个时空中同一个身影等待的又会是谁呢?( m* R( L. }' c( ?& C0 a  ?' O
8 C5 t4 ^  Q; d/ W6 g
茫然间他全然没有注意到正站在市政大厅门口的J汽车社长朴正鹤。% Y6 b& G& F  M
可朴正鹤却显然已注意到启柱很久,眼里明显露出疑惑的神色。韩启柱的霸气在商场上是出了名的标志,可今天的样子却显得那么迷茫,是外人从不曾见过的。) C5 Q; c. p! z+ l+ j& j
虽然犹记得上次被痛打的情景,可想到听闻大韩银行又要与GD汽车携手合作的消息就恨得牙痒痒的。两年前靠修赫那小子得到了与大韩银行合作的机会,可惜两年过去了始终拿不出一张令对方满意的成绩单,银行方面已经大为不满,透露出想要终止合作的意思。如今更传闻银行单方面抛出橄榄枝寻求与GD公司的再次合作,怎能不叫他气得肺炸。在这焦头烂额的情况下竟在这看到韩启柱独自一人失意的样怎不叫人意外?
' o% d! ^- K5 [! s1 ~# Q“工作吗?”朴正鹤寻思着,“不可能。”从读书时期起就不曾见过韩启柱会为学习工作这种事烦恼过,不知为何,他总能找到化解的方法。唯一一次失态就是那次。。。。。。“你打不过我的,过去33年你赢不了我,就算再过60年你也赢不了我。我真想干脆折断你的手指头,看在我女人的面子上我就放过你一马。以后千万不要再让我看到你。”想到这,他不由自主地又去摸摸被揍过的嘴角。想到这两年他的低调,和从未在公众面前露面的未婚妻,朴正鹤的鼻端似乎嗅出什么。8 \  }$ v- A6 u* k
“哎呀,这不是启柱吗?没想到在这儿见到你。”虽然胆怯,但还是走了上去。) \# i$ U" n$ I* m% [8 D
被打断思绪的启柱警惕地望着朴正鹤,礼节性地弯弯腰。听承俊提过这个人是曾经的校友,也曾在酒会中偶遇过几次,但因为不大欣赏他的为人处事故从没有过交谈,今天怎么会主动来打招呼?而且,眼神里竟还闪烁着一丝忌惮的神色。  u# l- P% p/ {7 h2 w. P, m% x% f
可对于朴正鹤来讲,这已是大大的意外。前几次因为都是在公众场合,故早已料到碰面时不至于太令人难堪。但今天,只剩下他俩,他的反应竟还是冷淡而疏远就太令人费解了,依照他一贯的强硬作风应该早已。。。。。。可这却更增添了朴正鹤的怀疑。
2 w% w) e+ t3 B1 F0 t+ H% ^“到这办事吗?怎么承俊跟班今天没看到呢?”6 q. y# m$ ?$ F0 r  n
看到朴正鹤一脸打探的样子就厌恶,而且对启柱而言,承俊是最好的学弟、朋友,可他竟说承俊是跟班,真是不知好歹。启柱知道大韩银行与J汽车的关系,故意说:“噢,刚刚跟大韩银行行长碰面回来。他们好似对J汽车有太多的跟班却没有管理者而不满呢。”看着神色一滞的朴正鹤,启柱不再理会他转身上车奔驰而去。
) v2 k5 u! d4 i2 ^( ?7 i( v0 ]留下朴正鹤一人恨恨地站在广场上,他看着远去的车子不怀好意地自言自语道:“哼,韩启柱,你最好别让我找到把柄。”' ?: X1 c1 \: a; a0 t

; ?0 T3 I' ?. i6 T8 u
1 Z, X$ [% j) n/ l: i: |
# K' e3 Q/ N& z. N" _, v飞机上。
6 K6 A0 C. z! d6 ^' W启柱放下刚刚翻看的文件,闭上眼睛假寐。从外表看来他平静得与周遭的人并无不同,可从他一直在不停跳动的眼皮可以发现他此时的心绪的絮乱。
% r- H: k' t/ H: ]0 g' U“他可能没有在小猪扑满里存过钱,他可能没有在路边吃过炒年糕或糯米肠,他可能没有在别人面前放声的哭过......”他心里一遍遍地复述那天隐约“听”到的话,字字如针刺般插进心房,痛得无法言语,整个声音如同厚实的茧一般把他围得密不透风,心头涌起从不曾有过的迷茫。忘记从前的一切,对他来说一直就象是一个很大的阴影把他笼罩在里面,四周漆黑一片,。而他就独自一人在里面跌跌撞撞,却不管如何努力都始终徒劳无功。他的意志不断地在跟他的记忆抗战,可每次都是挫败。$ V6 c; A! J1 s( T; }
而此时,坐在一旁的承俊却也心乱如麻。他回想起临走前会长对他私下说的话:“承俊,上次你就陪社长去过巴黎情况也都知道。这次你多提醒他一下。。。。。。还有,上次住的‘拉德芳斯’那的房子不要再去了。”他看着会长望着他的眼神明白的点点头。他又能如何呢?他一向都是最好的秘书最体贴的助理最领会上司心意的下属。5 c) I5 O% N* ~) u' c
承俊望望一旁假寐中的启柱,平日的那层冷锐表情依旧停留在眼角眉梢,忽然觉得他是那么的可怜。虽然管理着上万名员工,有点风吹草动都可以影响国内的经济,可是,幸福呢?对他而言永远是遥不可及。会长的苦衷承俊不是不明白,也不得不照办,可这样,启柱哥唯一可能幸福的机会却也被剥夺了。他真想只做启柱身边的学弟和朋友。
! W0 ?# p1 q) W9 q& j+ h9 j; J“姜苔玲小姐,社长到巴黎来了,你会出现吗?”
0 U2 K) ?: K; J! e7 F: d  b! U& Y( w
苔玲睡意朦胧的坐在公交车上,已经熬了两夜的她实在有些快坚持不住。她学习的广告公司最近正为GD公司的新车宣传拍摄广告片。虽然从未坦言过曾在GD汽车工作,但公司的人都讶异于她对汽车的理论知识与GD公司背景的熟知,因此让只是个实习生的她由始至终的参与这个广告的制作。从当初一开始几家公司竞投,后来的胜出,到现在的开拍,她也付出了全部的热情,连公司的人都戏称她比导演更投入。但她知道只有这样她才可以感觉得到离启柱很近很近。: f! P+ ~$ T3 i- z; P; y) Z2 R: }
因为现在全世界都在流行亚洲文化,就连广告片中也想要加入些东方元素,所以导演差使她满巴黎的找那些“越东方越古朴的东西。”今天更是跑到机场附近的几家韩国小店来寻找。每天这样不停地跑还要应付日益沉重的学业,真把她累坏了。2 {* h+ I, b% z' G$ y; W+ J5 ^
可是,可是,古朴跟汽车怎么关联?真是难以想像。苔玲纳闷地搔搔头,无论如何也无法将这两样并列联系在一起。终于还是放弃,睁开双眼无意识地看看窗外打个呵欠,准备继续投入睡眠中。6 W# c& T; v, I, A6 |3 ~
忽然苔玲一下清醒过来,猛地掉转头看向车外。可那辆因红灯而并排停靠的汽车已起步疾驰而去。苔玲看着已然左转的小车呆呆地怔在那里,心中早已转过千百个念头:是他吗?那个惊鸿一瞥的身影是他吗?
" {3 b7 f+ O; C' i4 q0 w5 [9 m" v) o# k- G( i; u( p
夜已渐深,一直呆坐在许愿池旁的苔玲终于站起来,叫道:“是你吗?”她掏出一枚硬币满怀希望地抛入池中,“让我尽快地看到他好吗?”; k" y/ n* c6 _" d8 ]0 J: j
她骑上自行车留恋地四周望望,可是并没有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深埋在心底两年的思念一经释放像吸足了水分的植物,疯狂地在心底缠绕,膨胀,生长,象要把整颗心胀裂般。她知道。他在她是生命里唯一空前绝后爱过的男人,这辈子也许值得记忆的人很多,但只会有这个人让她无论什么时候想起都会觉得心疼而甜蜜。
2 S' k3 X  o1 ~0 Y. ~他到底在哪呢?她知道他如果来到巴黎首要的一定是会到这个许愿池来。因此从机场回来后她就一直守在这里,可他并没有出现,难道只是她的幻觉?难道她真的看错了?
3 _. Q" P- L6 f  @( c5 d5 l3 |  ~8 u% O1 X1 P  {
[ 本帖最后由 飘阳过海 于 2007-1-10 23:10 编辑 ]

20

主题

4223

帖子

4326

积分

社区元老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26
发表于 2007-1-11 08:51 | 显示全部楼层
呀,比劇集的匆忙改寫的結局,還來得豐滿.
% A# {9 y/ T1 G8 E
) V$ g* M$ ?# f6 |* y0 W4 {& M) d很期待你的續篇.

9

主题

1002

帖子

1198

积分

账号被盗用户

Rank: 1

积分
1198
发表于 2007-1-12 01: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亲,您强!

才[新手上路]就让偶----漂洋过海---来看你----$ W. L# _( F: {5 l, e
bajia! 加油! do your best! 頑張って!
- \% c/ Y* X$ L! }6 Z0 _- I. O: L4 L( N: \4 a
[ 本帖最后由 zjsissi1 于 2007-1-12 01:06 编辑 ]

0

主题

444

帖子

731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5

积分
731
发表于 2007-1-12 20:48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精彩啊!期待下文!

0

主题

17

帖子

17

积分

新手上路

积分
17
QQ
发表于 2007-1-12 23:38 | 显示全部楼层
接下去会怎么样啊。很期待啊,加油更新。

2

主题

1039

帖子

1023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023
 楼主| 发表于 2007-1-14 13:31 | 显示全部楼层
" {3 Y& M' J' a1 i
2 Z1 m5 I" y3 X  _4 f+ d# L% p1 Q
阳光一丝丝爬上窗台,启柱习惯性地摩挲着下巴。落地窗外,纵惯了整个“帕西区”的塞纳河上投映着蓝天与白云,两岸建筑林立,风格各异,充满着艺术气息,不远的对岸,静伫着艾菲尔铁塔。3 y! u$ U7 m7 G& Q. W
“在民主政治初期,塞纳河左岸聚集着廉价住宅区和咖啡馆,是激进青年知识分子聚集的地区;而右岸则是巴黎的高尚住宅区,都是些达官显贵。如今这种情况虽已不甚明显,却也还隐约可见。”看着窗外呈S型穿越巴黎市区的塞纳河,总好象触动着心底的心弦。为了掩饰这种不安,启柱故意如此说道。
5 {" b7 ?4 y6 v( @8 \$ a. |# ^“啊?”承俊瞪大眼,不解话题为什么会突然从新车的问题转到了巴黎的历史。! r0 t! L9 m: L& v7 r% U7 O
“啊什么,走吧。”启柱笑着拍拍承俊肩膀。. d2 ?( e9 D2 {
两人坐上车,一会儿便驶入AvenueMozart。这条大街以“莫扎特”命名,宽敞而有些冷清。因为两边多是些高档的私人宅邸,因此临街并没什么大商场,只是随处可见一些价格不菲的精品小店。车子继续驶往塞纳河北岸,没多久进入对奥诺雷大街,马路上逐渐热闹起来,两旁都是美仑美奂的橱窗,陈列着世界顶级名牌的时装:迪奥、香奈尔、卡地亚。。。。。。
! B: ^0 y  ]. K启柱无意识地看着这些,却想起昨晚看的那部电影:两个人,一个生活在波兰,一个生活在法国,谁也不知彼此的存在,但又都感到生命中有另外一个自己存在在别处。她们生活在各自的轨道上,冥冥中却又息息相连。她们触觉相通,一个被火灼伤另一个也会痛;一个在心爱的舞台上倒下死去另一个就忽然感到丢失了最重要的,并在情人怀抱中流下眼泪。; N0 A& }  ]5 i. |( B
(PS:嘿嘿,这段话基本照抄看过的一本小说,借鉴一下。)( e, C* x& `: D6 l$ e
而他,就有如此的感觉,他知道他一定丢失了最重要的,曾经存在的自己。“可我遗忘的到底是什么呢?此时的他感觉生命就象个恶魔,手指粗硬,指节稍稍用力地弯曲便有裂帛一样的声音传出来,独自奋战他已在这场斗争中被撕裂成片。他忽然恐惧着,在这阳光下,在这人潮汹涌的车流中,他只觉得心底荒凉,完全被把握不了任何东西的单薄感所占据。
8 x" |( s. J* i7 m4 L5 z身处繁华热闹的大街上启柱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与无助。  D( G6 [& `& T9 n9 Q
“承俊,到了公司你叫丹尼尔把资料拿下来,让他送我去就行了。”看到承俊担心的眼神,“放心吧,没事的。昨天讲的紧接着下来一系列的宣传工作你要先整理出来,等会儿我回来要开会。”6 o; r- Z/ e# K5 ?% y* h
“那我先上去了。”车到了公司门口卡然而止。
: a$ \! G4 L- c! J1 K启柱看着承俊进了公司,也跨出车子,饶有兴趣地看着旁边一支正在拍片的摄制组,却全然不知苔玲就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
2 T4 E& j: c8 P- F8 X3 k% A5 i# h1 D) a9 q
9 S) C0 R- p9 T7 ]! ^苔玲小心翼翼地从车上抱下大半个人高的木雕,有些吃力地搬着,嘴里还嘟囔着:“早知这么重多叫个人来帮忙就好了。”! \' L% j( B* i
她仰起头,眯着眼望着阳光下高耸的办公楼,她知道这是GD汽车在巴黎的分公司,而今天就是在为他们公司的新车拍摄宣传片,想到前两天的身影,神色有些暗淡,她努力打起精神,“韩社长,知道你一直都在努力,可我也没有偷懒噢,只是偶尔会发发呆,嘿嘿。好想念你,真的。对你的思念是如影随形,无时无刻不在身边。远方的你,是否也如此思念着我呢?我想,我是永远不会忘记你的,因为对你的记忆是如此的深刻,即使忘记了自己,还是会记得你。你知道我现在正在想你吗?那么,你是否也有在想念着我呢?”想到在她心中那钻石也不换的笑容她有些耀眼有些眩晕。
) d; R( f* p# @7 E) E- j她抿起双唇暗暗道:“A~~~LZ!”也不知是想加油努力搬此重物还是努力克制住对启柱的思念。
! ~5 O  P9 M# a启柱有些焦急地看看表,终于看到丹尼尔走出来。他急忙转身朝车子走去,却不防有个人正抱着庞然大物般的木雕在他身后。# a4 v) P! o( H3 B
本身已经很是吃重的苔玲猛受这一击,终于还是再也把持不住,只听“哗啦”一下,刚刚还是古色古香的木雕已经顷刻之间变成了一堆碎片。苔玲低头看着地上刚刚还可称之为艺术品的那堆破烂,直冒怒火:“这是怎么回事?哪个家伙干的好事?”  f+ m2 \8 o" h6 j1 X. r
启柱看着地上那摊自己的“杰作”,虽然因对面的女人一直低头而无法读出唇语,却也明白一定不会是好言好语,论起来自己也的确有不是之处。可现在时间紧迫,需要急等着到市政府去商谈新车的问题,“我赔你吧,应该多少钱?”
' x' S  y3 {+ J  W0 N1 u8 F$ ?) f+ D “哎呀呀,很讨厌的一句。。。。。。”,听到这熟悉低沉的声音,苔玲的心跳仿似停止半拍,说了一半的话也卡然而止。突如其来的惊讶使身体都僵住了,她张大了嘴抬头看:浓浓的眉毛和一双生动的眼睛首先映入眼底。。。。。。看着这张魂牵梦萦的脸庞她整个人都呆住,再也说不出话来,泪水渐渐涌上眼眶。) n  r! m3 E: B7 f8 c" B9 F) `
看到对面女人这个非哭非笑的表情启柱有些奇怪,若有所思地眼光看着苔玲,心脏也开始不规则地跳动。内心深处有股强大的力量不停地往上顶,简直要把他攫起来,在那漫长的、无法计算的一瞬间,两个人就这么相互望着。
0 L9 N9 W2 c' e. U4 c! y“社长,什么事?”丹尼尔走过来打断启柱的思路。
+ }8 E% {1 `% r% I“啊!”启柱回过神来,想起还有更重要的事做,掏出一张名片递给苔玲,“这是我的名片,”又指指地上这堆曾经的艺术品,“这个我会赔偿的,具体费用到时报给我就行了。我现在还有急事。”说完就急忙上车,车子急驰而去。  ^3 S. v, u, ?6 y
“启柱。”苔玲大叫一声,却见启柱头也未回地就此而去。这时摄制组的人逐渐围了上来,在一旁叽叽喳喳都不知出了什么事。只有遭遇此变故的苔玲如五雷轰顶般呆呆地站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原来那日看到的真的就是他,心中想念盼望了千遍万遍的人没想到今日却是这样的相见,而且,而且。。。。。。' H% A8 i4 \. r/ X8 s
坐在车中的启柱恍惚中隐约听到有人叫他一般,可怎么可能听到呢,他摇摇头,从刚才开始就一直不规则跳动的心脏越绞越紧,整个里面疼得绞成一团。。。。。。痛楚得麻木,麻木中却又混着尖锐的痛楚,他按捺住仿佛马上要爆炸的胸口,无法呼吸。可这时一直回响在耳边的那个声音意外地再次出现,这次竟格外清晰:他可能没有在小猪扑满里存过钱,他可能没有在路边吃过炒年糕或糯米肠,他可能没有在别人面前放声的哭过,他有很多记忆却没有回忆,除了GD汽车的社长外从来没有考虑过其它身分,他或许连自己的影子是什么样的都不知道,因为他可能从来没有低着头走过路。

2

主题

1039

帖子

1023

积分

白金长老

Rank: 6Rank: 6

积分
1023
 楼主| 发表于 2007-1-14 13:34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各位的鼓励,让我有接下去的勇气。6 f5 l7 f0 ?* g: C& A! ~, [3 X
因为实在是太喜欢《巴黎恋人》,无时无刻地不做着美梦,幻想着~~~~~~

20

主题

4223

帖子

4326

积分

社区元老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4326
发表于 2007-1-14 16:24 | 显示全部楼层
多謝更新,8 i- A; W8 U0 F3 R' d& o: V, G) j
兩個相愛的人總會相遇,
: L9 p) a( Q: H- Y1 ?這兩個人不要再錯過了.

0

主题

444

帖子

731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5

积分
731
发表于 2007-1-14 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终于相遇了!

0

主题

37

帖子

47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1

积分
47
QQ
发表于 2007-1-15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请问你是百度朴信阳吧里的75同志吗,你是原创吗?

2

主题

3024

帖子

3055

积分

社区元老

Rank: 7Rank: 7Rank: 7

积分
3055
发表于 2007-1-15 20:0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啊~希望快快更新!呵呵

0

主题

444

帖子

731

积分

黄金长老

Rank: 5

积分
731
发表于 2007-1-17 20:41 | 显示全部楼层
啥时候更新呢!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小黑屋|手机版|韩剧社区 ( 蜀ICP备14001718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19-12-16 02:41 , Processed in 0.046628 second(s), 14 queries , Gzip On, X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