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念念无忧

[原创] 每天每夜,等待那个对的人(更新PART 8,第13-14集)

  [复制链接]

0

主题

290

回帖

270

积分

支柱会员

积分
270
QQ
发表于 2008-7-26 14:2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不错啦,支持一下吧!

1

主题

18

回帖

19

积分

账号被盗用户

积分
19
 楼主| 发表于 2008-7-27 12:16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 5 ,第10集

        夜,近似无限透明的深蓝。
       楚姬的眼泪一颗一颗落下。手里攥着父亲的过境记录,照片上的父亲和自己记忆中,还是一模一样。
       一直以来,尽管全世界的人都认为那个曾经威名赫赫的铁锹将军已经不在人世,她都固执地让自己相信,父亲还活着。这个信念,在七年之后终于实现。
       对父亲,曾经有过那么多的怨和恨。送走了妈妈,让自己被说成小偷的女儿,因为怕他被抓走成天过着提心吊胆的日子,还有,有一天忽然消失,再也不见。
       这些怨恨埋在心底很久很久,像一杯水在空气中慢慢挥发,最后只剩下淡淡痕迹。乌文寺山顶清灵灵的风,也听到过那个虔诚的愿望。
       眼泪,原来可以这么汹涌得肆无忌惮。
       而这一切,仿佛神迹出现。

       金范相静静把她拥入怀中,一下一下轻拍她的背。
       其实许楚姬,只不过是一个寂寞的孩子,在如织的人群里慢慢前行,学会遗忘,学会原谅。

       回到家的楚姬,忽然觉得从来没有像这样心疼自己的弟弟。这个在比自己更小的年纪上就失去了父母的孩子,是怎样度过了那些无处安放的童年时光。
       “可是峻啊,我还是希望他一定要活着,可以有机会让我对他说,我有多恨他。
       所以,这次一定要找到爸爸”

       楚姬和金范相开始照着名单寻找所有认识父亲的人,名单一条一条划去,依旧一无所获。也曾找到和父亲一起被关押过的人,可是除了听说父亲当时说过一出狱就要回到他们身边的话,还是找不到一点线索。

       金范相把失落的楚姬“骗”进了自己爷爷奶奶的家。质朴到有些可爱的爷爷奶奶看上去很喜欢这个孙子带回来的姑娘,甚至愉悦地称赞楚姬应该挺能生孩子。金范相一本正经地解释着“我们只是同事”关系,眼角眉梢却尽是藏也藏不住的笑意盈盈。
       忍不住问爷爷,“怎么样?”
       听爷爷说“那眼神挺好”,就兴奋起来,“看上去很满意啊”
       听爷爷说“可是好像有阴影”,又瞬间心急地追上去,“到底满意不满意?”

       话题的主人公正怡然地翻看着金范相小时候的日记,却忽然发现了一个在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父母的孩子,用稚嫩的笔迹,写下的思念和祝福。
       原来那个总是谈笑晏晏的金范相,也曾经和自己一样茫然痛苦,
       原来那个让自己终于放下阴霾的乌文寺,是金范相的父母所在的地方。
       原来他说的在乌文寺顶许愿就能实现,是因为小小的金范相,曾经在那里许下真切愿望,希望爸爸,还有妈妈,在他再也看不见的地方幸福喜乐。
       这算什么,金范相?
       这些,你从未提起。

       回去的车里,金范相得知姜班长正在调查他的事。微微的愤怒涌上。
       一心担心着的楚姬毫不察觉金范相略带愠色的神情,兀自替姜班长说话。

       满脑子都是楚姬说着“姜班长”的声音,金范相的愤怒终于爆发。
       “你真的很过分啊,那么理解姜班长的心思,有试着理解过我的么?”
       “不,那个,我不是这个意思……”
       “行了,把你喜欢姜班长的事,给忘了。”

       的确是忘了。忘了她喜欢的人,是那个忠厚纯良的姜班长。
       忘了她看他时羞涩的神情,
       忘了她被拒绝后独自坐在树下的落寞,
       也忘了她曾经那么不顾一切地替他挡住下坠的木箱。

       可是这样的话我又将置于何地?茫然到连眉心都在疼痛的雨夜,是你在前方默默执伞守候。那时候两颗心曾经贴得那么近,几乎以为全世界只有我们相依相偎不离不弃。
       你给了我一瞥温柔眼神,我就真的念念不忘,
       你给了我一伞平静温暖,我就把那,当成是我最光华的纪念。
       现在想起,你没有错,我没有错,
       只是我从没有这样希望你欺骗我。

       许楚姬。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我喜欢你。
       我可不可以理解为,我已经太过喜欢你。

       楚姬看着这样的金范相,忽然间说不出话。
       还能解释什么呢?
       于是只剩沉默。
       沉默着下车,
       沉默着离开。

       回到家的楚姬,不安地喃喃自语,难道,是我太过分了么?

       这一夜,好像特别漫长。

       尽管第二天楚姬留下的录音笔里孩子气的道歉让他瞬间就恢复了好心情,但楚姬的心情又荡到了谷底。熙熙攘攘的地下铁,呼啸而过之前她看见了爸爸,呼啸而过之后却发现却又不是爸爸。怎么会,残忍至此。
       喝了酒,跌跌撞撞。说着不知所云的话,抿着嘴唇艰难地笑。
       然后眼泪汹涌而至。七年里,仿佛只有现在,近乎绝望。

       出租车的后座,哭得虚脱的楚姬靠在金范相身上沉沉睡去。静静看着她睡梦中的眉眼,心疼得无以复加。是你的眼泪都落进我心里了么?怎么此刻你不再哭,我的心却像大雨将至,那么潮湿。
       也许生活是白色的吧,那么温情又锐利的颜色,像没有遮掩的伤口,赤裸裸的,所以疼痛。
       但痛总好过麻木。流血的伤口,也总有愈合的时候。
       是不是?即使生活苍白无奈,至少我们还不孤单,还像现在这样,互相依靠,不离不弃。

       楚姬醒来的时候,阳光已经灿烂耀眼。床头放着金范相留下的录音笔。
       “我生气了,你哭了,我们就算打平了。
       早晨起来可别哭啦,你不适合哭,你不是多产型体格么。其实仔细想想,醉酒后的许楚姬也有可爱的一面。不用不好意思,再见。”
       楚姬有点嫌弃地瞪了录音笔一眼,“真是的,什么啊”,嘴角却忍不住向上扬起。不过是短短的几句话,怎么心情忽然就豁然开朗。也没错,昨天,已经过去。
       金范相,你生气了,我哭了,我们就算打平了。
       还有,谢谢你。

       另一边,博物馆里乱成一团。一尊青瓷像嵌梅洲文瓶被人用快递送到了博物馆。至此,三样文物,都从张会长家转移到了博物馆。和张会长有过节的金范相成了头号嫌疑人,只有楚姬知道,这三样东西,全都是父亲当年所第一个所偷的。
       姜班长单刀直入地质问金范相是不是昨晚把文物送到博物馆的人。楚姬却忽然现身。
        “没有那个必要了,班长。真正的洪吉童是铁锹将军许太洙。我爸爸。”
       终于明白一切。原来父亲正在实践他的诺言。把所有偷过的东西都还回去,他才会回家。从现在起不需要再隐瞒,不需要再自卑,因为我从来没有如此想念和自豪。
       我的父亲,正在竭尽全力地弥补他的过错。仅此一点,就足以让我平静地说出真相。

       至于之后的事,那真的要之后才知道了。

       想起一些事。春天的时候,宿舍楼下到处是粉红色的樱花。纷纷扬扬,开开落落。
       樱花是寿命很短的花,常常一夜之间突如其来,绽放得势不可挡。然后风一起就坠落毫不留连。可是看那枝头上,依旧是很满很满,流光闪烁。
       也许每个人都有一些疼痛,但是能忘就忘了吧。至少我们还有音乐,色彩,爱我们的和我们爱的人。
   
       那些人就在身边,注定要长久陪伴。温情而安慰地,一起等哪一天,尘埃落定,云淡风清。

6

主题

722

回帖

736

积分

黄金长老

积分
736
发表于 2008-7-27 12:19 | 显示全部楼层
这里也要顶的。。。白兔来了...

樱花是寿命很短的花,常常一夜之间突如其来,绽放得势不可挡。然后风一起就坠落毫不留连。可是看那枝头上,依旧是很满很满,流光闪烁。  

也许每个人都有一些疼痛,但是能忘就忘了吧。至少我们还有音乐,色彩,爱我们的和我们爱的人。


好美。。。那个错过的、忘记的人就留在我们心中吧~~~

2

主题

381

回帖

396

积分

青铜长老

积分
396
发表于 2008-7-27 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在帖吧里见了,感动的无言以对啊!
小才女,念念!
心思细腻至此,才手绘出如此精彩绝伦的文采!
真太爱你了.看这文的美好比过每天每夜的美好捏!
继续加油!!!
总有一天你会成就大才女的哦!这是姐姐的美好期盼!!!

0

主题

88

回帖

158

积分

支柱会员

积分
158
发表于 2008-7-27 14:00 | 显示全部楼层
每天的期待是看这个韩剧和楼主的美文,很期待的呢!!谢谢了!!要加油哦!!也希望大家能不离不弃的看万这部韩剧,哪怕收视率再差也要看万呢!!

4

主题

1213

回帖

1344

积分

白金长老

积分
1344
发表于 2008-7-27 14:16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喜欢李东健在里面的角色,是一个很帅气很有担当很聪明的男人。

1

主题

89

回帖

103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103
发表于 2008-7-27 22:18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喜欢,哈哈

2

主题

1829

回帖

1917

积分

白金长老

积分
1917
发表于 2008-7-27 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喜欢喜欢,先占个楼
一会慢慢看,
谢谢楼主,因为本人也很喜欢这个剧
先支持一下

1

主题

18

回帖

19

积分

账号被盗用户

积分
19
 楼主| 发表于 2008-7-28 09:2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stszasuna 于 2008-7-27 13:48 发表
在帖吧里见了,感动的无言以对啊!
小才女,念念!
心思细腻至此,才手绘出如此精彩绝伦的文采!
真太爱你了.看这文的美好比过每天每夜的美好捏!
继续加油!!!
总有一天你会成就大才女的哦!这是姐姐的美好 ...


姐姐你总是很夸奖我,挖哈哈~~~(高兴呐~~)

我会努力沿着姐姐的希望前进哒!

2

主题

381

回帖

396

积分

青铜长老

积分
396
发表于 2008-7-29 13:3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念念无忧 于 2008-7-28 09:27 发表


姐姐你总是很夸奖我,挖哈哈~~~(高兴呐~~)

我会努力沿着姐姐的希望前进哒!


念念表客气,偶只是实话实说,真的好棒哦!!!
十一集中字,天使也快出来了吧!到时再等念念更新啊,美的偶素口水直淌... 哈哈

0

主题

111

回帖

114

积分

高级会员

积分
114
发表于 2008-7-29 14:09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很好哦,看LZ的文好像又回味了一遍每天每夜

0

主题

446

回帖

557

积分

青铜长老

积分
557
发表于 2008-7-29 14:2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边看剧,一边看楼主的文,两边都不能落下~~~~
看了这新文,又感动了一把~~~~

2

主题

381

回帖

396

积分

青铜长老

积分
396
发表于 2008-7-31 1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念念 这两天MS米啥声音吗!! 还在构思着呢!吼吼!不急不急!慢慢来 哈
偶会一直在这里等到你的出现!!!!!!!!!!!!!!!!!!!!!!!!!!!!!!!!!!!!!!!!!!!!!!!!!!!!!!!!!!!!!!!!!!

1

主题

744

回帖

752

积分

黄金长老

积分
752
发表于 2008-7-31 16:2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加油!

1

主题

18

回帖

19

积分

账号被盗用户

积分
19
 楼主| 发表于 2008-7-31 17:10 | 显示全部楼层
PART 6 ,第11集

        姜班长终于知道了楚姬的父亲是铁锹将军许太洙的事实,惊讶之情溢于言表。
        为了爸爸的安全,楚姬要求对父亲进行公开搜捕。姜班长立刻阻止,看向楚姬的眼神里是抹都抹不掉的担心和忧虑。一旦公开搜捕,楚姬是许太洙女儿的身份就会公开,那时候楚姬的立场会怎样的难堪呢?
        楚姬却微笑得一脸云淡风清。
        “我无所谓的,就算因为爸爸被管制组开除,都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爸爸,现在有危险。”

        走出办公室的姜班长,忍不住回头,看见楚姬那样沉默隐忍的表情,那一刻心里忽然扬起一阵一阵霾雪,凛冽而疼痛。

        楚姬走进会议室,承认了自己是许太洙女儿的事实。然后扬起唇角,微微鞠躬。
        她俯身的那一霎那,没有看见姜班长和金范相,同时露出心疼神色,表情复杂。
        这三个人,终于似掌心纹路一般,纠缠在一起。

        卢班长和姜班长对酌,缓缓道出楚姬身世。讲到那个很久很久以前的小姑娘,是怎样在自己和她父亲的身后嚎啕大哭,又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再落泪,只是隐忍地目送远离。
        “怎么没告诉我呢?我什么都不知道,还在许主任面前口无遮拦地谈论铁锹将军。那时候她该多难过啊”
        想到这女孩子,有着和窗外的云一样柔软平和的笑容,和自己身边处处走过的单纯幸福的人们并无不同,却不知道心里千疮百孔都是结了疤的或是没结疤的伤。
        怎么会这样。
        卢班长平静得好像什么都知道,“早知道你这么喜欢她,我就告诉你了。牵不到喜欢的人的手的话,就很难再去牵了。你,去牵她的手吧。”
        姜班长沉默下来,不说话。
        是自己先放开了楚姬伸过来的手,还能不能,重新握紧它?

        那一边楚姬正在拒绝金范相继续帮自己找父亲。金范相赌气地离开。
        楚姬慌张地在身后喊着,“你生气了?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走到门外的金范相,眉眼忽然染上落寞的颜色。
        你真的看不出来么?不是生气,是伤心啊。
        我只是想在你最需要的时候陪在你身边,就像你曾经给予我的宽容安慰一样保护你,在我面前不必忍住眼泪,不必假装坚强。仅此而已。
        可是这样你也不明白吗,
        我难过的是你,居然还是要把我推离身旁。

       楚姬不解地一路嘟囔着回家,头一抬却发现姜班长,着一身白衣,独自在门前守候。
       怎么会有如此好看的男人,即使简简单单的衬衣牛仔裤,依然英挺得好像有神气微茫。扬手呼唤一声“许主任”,亦如空气般亲切温暖。
       “有什么事么?”
       “没什么,只是,来看看许主任。”
       两人互相注视着,不约而同地露出笑意。这么深的夜,忽然变得暧昧。
       “没有对你说爸爸的事,是因为我没有勇气……”
       “我也有没有对许主任说的话,以后,再告诉你吧。以后,等找到许主任的爸爸,再告诉你。”
       再扬手告别,在楚姬的疑惑里离开。
       我要对你说的话,即使你现在不明白也没关系。因为连我自己,都还不知道应该怎么说。有些事情,过去了很久,久到我已经渐渐忘记遗忘的感觉。温存迷醉,浅笑清醒,好在还有你提醒我记起。
       这样就已经很好。
       从此后或喜或悲,都是新鲜空气。

       第二天正和姜班长准备去吃饭的楚姬接到弟弟的电话,匆忙离开。一心以为是赴黄叔叔的约,却被弟弟骗进了金范相的同学会现场。
       看着台上情侣合唱,楚姬忽然想起父亲。
       “我爸爸,真的很会唱歌。不过他一喝酒就很搞笑,总是唱赞美颂。他说赞美颂这歌很好,歌曲很善良。”这么说着的楚姬,嘴角边好像有百合花,忽然之间绽放。
       金范相蓦然起身上台,
       “今天我有和一定想要一起唱歌的人,希望那位朋友,仅在今晚忘记所有辛苦的事,能够暂时在这里享受一下幸福。”
       虽然很嫌弃地想要起身离开,但被掌声拉到了台上的楚姬,还是像个小孩子一样规规矩矩地捧起了话筒。
       “每个清晨你睁开双眼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我总希望,是我,
       每次你遇到开心的事,想要一起分享的人,我也希望,是我……”

       玻璃般的旋律掉在地上,就有过往的痕迹清澈地飞溅开来。

       找到匪榭堂集的晚上,那个感激的拥抱;
       在兜风的船上,执起对方手臂,一如在泰坦尼克号的甲板上,Jack和Rose心心相印的温暖;
       乌文寺湛蓝的天空,有暖风清灵灵地在头发里穿梭;
       病房的夜晚,轻轻给楚姬掖好的被角;
       金范相失落得仿佛被全世界遗忘的雨夜,那守候的伞下平静安慰。
       怎么此刻,全都想起。
       这些一点一滴的回忆,原来被我们反反复复,擦拭地好清晰。

       “许楚姬,这回是事先郑重地拜托你,嘴唇借我一下吧。”
       然后轻轻吻上。

       闭上眼睛。不用看彼此的脸。因着已经那么熟悉地,在心里细细描画过。这一刻只要紧紧依偎在对方怀里,于是心里就像铺满了雪白的棉,柔软平和。
       想起那个古老的童话故事。前面说公主被囚禁在城堡,中间说王子策马前来。可结果去了哪里?结果却不见了。可现在这样多么好,不是童话,依旧温暖而真实。
       周围的暮气似乎一下子浓郁起来,袅袅的,旋出浅冰蓝色的旋涡。

       楚姬却再一次遭受打击。父亲出狱后曾去见过的朋友说出了父亲被追杀的往事。回到管制组的地下停车库,楚姬几乎连下车的力气都没有了。
       “班长,我为什么这么不安我也不知道。只是,担心爸爸会出事。”故作镇定地说着这些话,楚姬的眼里慢慢浮上了泪光。
       姜班长看着好似崩溃的楚姬,上前把她置于自己怀抱。
       楚姬。楚姬。
       你说,班长,为什么会这样呢。然后你哭了,我却说不出话。我只能拍拍你的背,一遍一遍地说,没事的,会没事的。
       可是我感觉到你微微的抽噎,于是一颗心,疼痛得无以复加。

       楚姬忽然抽身离开,朝出口处跑去。因为看见金范相,发现这一幕,决然转身离开。
       “金范相,我们谈谈吧。你现在,好像有什么误会,我和班长,我们…”
       “行了,不想听。昨天在我怀里,今天在姜班长怀里,你不觉得你很可笑么?”
       是因为看见的那一幕实在让自己受到伤害,所以固执地说着伤人的话,眼见楚姬的眼神迅速黯淡下去,转身就走,再不停留。

       倚在转角处的姜班长神情黯然。楚姬忽然跑离,担心地跟着她来到这里,却听到原来是要追上金范相解释。
       心底一片凛冽。也许早就知道很多事情,在挪开眼神的时候就已经天各一方,还是暗暗原谅自己,只不过明白得太晚。舍不得那温言软语,照亮一纸寂寞。
       但你毫不犹豫从我身边跑向另一个人,这意味着什么,是不是我终究还是,失去了你。

       尽管这样,更心疼的是无力解释的楚姬。姜班长还是告诉了金范相实情。
       “许主任今天,听到父亲被人追杀的事受到了打击。觉得她太辛苦了所以抱了她。金老师对许主任的感情到底是怎样的,两个人不是真心的话……”
       “如果是真心的话呢?姜班长为什么问这些,还有姜班长的感情,我都懂了。希望姜班长也能明白,我也是真心的。”
       两个男人一个走一个留,心事千转百回。
       三个人,各自受到伤害。

       总是太过复杂的爱情,在涟漪岁月里缓缓潜行。

       想起曾经的自己。很不快乐的时候。在草稿纸上用粉色荧光笔写大段大段的歌词。沉默下来把脸埋在胳膊里,会忽然害怕自己再也笑不出来。后来开始重新拿起画笔,那些画满明媚笑脸的画纸上有时会有墨水氤氲开去的痕迹,它们像飞不过沧海的蝴蝶落满我三年的回忆。
       可是时间总是一晃一荡,就这样跑开了;年华总是一深一浅,就这样过去了。
       只是那些残存在心底柔软某处的温暖,一直不曾改变。

       所以什么都不必担心。
       我们,都会好好的,安然望见幸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联系我们|手机版|小黑屋|韩剧社区 ( 蜀ICP备14001718号 )

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JS of wanmeiff.com and vcpic.com Please keep this copyright information, respect of, thank you!

GMT+8, 2024-7-24 11:46 , Processed in 0.053161 second(s), 18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5

© 2001-2024 Discuz! Tea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